大慶好醫生錢厚民被迫害含冤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五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大慶法輪功學員錢厚民醫生,在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被綁架、非法關押、酷刑折磨、判刑七年、強制洗腦等殘酷迫害,身心遭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和摧殘,於二零一四年十月二日深夜十一點多帶著遺憾含冤離世,終年六十歲。

錢厚民生前照片
錢厚民生前照片

「醫院的醫生都煉法輪功就好了」

錢厚民於一九五五年七月七日出生,畢業於大慶市職工醫學院,生前是黑龍江省大慶管理局薩中二醫院(油田井下醫院)外科醫生。作為醫生的他卻治不了自己的病,在修煉法輪功之前,錢厚民身患腎結石、腎囊腫、肝囊腫,高血壓,心臟病、冠心病、頸椎等多種疾病。由於病痛折磨使他脾氣暴躁易怒,經常發火。隨著社會的道德下滑,他曾利用職務之便接受患者家屬的吃請和紅包(錢)收禮,染上抽煙、喝酒等不良習好。

自從一九九六年一月份修煉法輪功後,錢厚民按照真、善、忍的大法法理嚴格要求自己做好人,使他的世界觀發上了根本的變化,他所有的病都神奇般的好了,身體健壯,脾氣不但變好了,整個人變得善良、寬容、忍讓。在單位工作兢兢業業,且醫術求精,提升了醫生的職業道德,不再受賄收禮,誠懇、熱心為患者服務。還自覺的打掃醫院衛生,天天拖地(以前領導叫他掃雪不掃,表示不是他份內的工作)。

一九九八年一月份,有個病人腦瘤手術後,家屬為了感謝錢厚民醫生,兩次送他五百元的紅包和服裝,都被他真誠的婉言謝絕,他自豪的告訴病人家屬:「我是個法輪大法修煉者,我師父讓我們做真正的好人,我不會要你的紅包和東西」。而且每次他給患者做完手術後,對請吃、送禮的人一一謝絕,醫院領導和同事常說:「錢大夫煉法輪功後完全變了一個人」。患者說:「醫院的醫生都煉法輪功就好了」。因此,錢厚民醫生曾連續被單位評為先進個人。

講真相遭受種種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出於小人妒忌,凌駕於憲法之上,濫用職權發動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誹謗法輪功,並設立指使非法組織「610辦公室」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群體實施「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滅絕政策。像錢厚民這樣的一位好人,好醫生,也慘遭迫害。

一、多次非法關押、騷擾,被迫流離失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操縱中共媒體喉舌鋪天蓋地的誣陷法輪功。錢厚民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鳴冤,單位人到處找他,他從北京回來後,被謊言矇蔽的醫院領導知道他去北京上訪,非法罰款他一千五百元。

同年十月六日,大慶市讓胡路區勤儉派出所(讓胡路龍崗分局前稱)片警盧東宇到錢厚民家逼寫放棄修煉法輪功的保證,被錢厚民嚴詞拒絕後,就把他綁架到讓胡路區獨立屯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三月,已被迫買斷工齡的錢厚民醫生正在家裏。大年正月十三晚上,片警盧東宇以中共開兩會為由到他家,讓他明天到派出所「有點事」。

善良的錢厚民不知道是騙局,第二天(正月十四)早八點鐘到了派出所,結果就不讓他回家了,逼迫他寫不煉法輪功的保證,他不助紂為虐,被迫鎖在鐵椅子上,不許吃飯,不讓上廁所。晚上五點鐘家屬去派出所時,看到他在鐵椅子上鎖著,再三請求警察把人放下來,這才勉強的給打開鎖去廁所,從上午九點鐘到下午五點鐘錢厚民被鎖在鐵椅子上長達八個小時。

於當晚六點多又被送到讓胡路區獨立屯拘留所關押,半個月後又轉到大慶市看守所關押,在看守所錢厚民幾次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迫害。由於長期關押和監室潮濕,他患上奇癢的疥瘡很痛苦,看守所怕傳染其他人,於二零零零年七月被放回家。

錢厚民回家後,片警盧東宇多次打電話騷擾,要求錢厚民每天向他彙報一次,盧東宇不分白天黑夜攪得家人不得安寧,甚至有時到家砸門,野蠻的砸門聲攪得四鄰不安。錢厚民為了不使受矇蔽的警察對大法犯罪而遭天譴。

在被迫無奈的情況下,為避免再被綁架,就流離失所在外,過著動盪不安的日子,有家不能回。而派出所多次騷擾逼迫其家人尋找錢厚民的下落,並夥同醫院向家人施加壓力,強行剋扣家人工資三千多元(後要回)和兩個月的獎金,致使家人在精神上和經濟上造成極度緊張。

二、酷刑折磨、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錢厚民在肇東市講法輪功被迫害真相,被肇東市公安局警察綁架,他的皮帶、手錶、傳呼機及七百多元現金等個人物品被搶劫一空,合計價值一千多元。

不法警察對錢厚民酷刑逼供,沒得到他們所需要的信息,就把錢厚民劫持到哈爾濱市公安七處進行更慘烈的酷刑迫害:上大掛、灌辣椒水、坐老虎凳、把人吊起用棒子打腿、塑料袋套頭令他窒息,殘忍的折磨了一個多星期。錢厚民憑著對法輪大法的正信,使惡徒的邪惡陰謀落空,同樣沒獲得所要的,無計可施,就把錢厚民從公安七處又送回肇東市看守所關押。

二零零二年八月份被秘密非法判刑七年,十月上旬被送進黑龍江省呼蘭監獄繼續非法關押迫害。從錢厚民在肇東市被綁架到非法判刑送進呼蘭監獄,他的家人一概不知,沒接到任何人的通知。對他的下落不明,家人經過多方打聽查找,十一月中旬得知他被關進呼蘭監獄。

家人趕到監獄看望他時,他的身體已被折磨得瘦骨嶙嶙,幾乎認不出來,但仍未改變的只有他對法輪大法堅定的心和被酷刑折磨歷經七個月時間、還清楚可見手腕上被手銬勒得深深的印痕。

錢厚民當時被非法關押在呼蘭監獄集訓隊,吃飯時間只給三分鐘,超過時間就挨棒打,稍不留神就也會遭打,換衣服、刷牙時間都不給,致使他身上長滿了蝨子。集訓隊對不寫「三書」的法輪功學員打得死去活來,錢厚民因反迫害被關小號,多次被打罵。

為了強迫錢厚民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逼迫他寫所謂的「三書」,實行精神和肉體上的摧殘,惡人接連一個一個的來對他酷刑折磨,不許睡覺、不給飯吃,拳打腳踢。惡警曾經指使犯人頭七天七夜不讓其睡覺。二零零四年一月份,錢厚民被關入小號,他在小號絕食十八天,每日遭灌食、插鼻管迫害。

二零零五年元月份錢厚民、劉宇、馬宗林等法輪功學員被戴刑具上地環(手銬和腳鐐鏈一起鎖在地環上)蹲小號,只能長期蹲著坐著,不能站立,十分痛苦,他們絕食抵制酷刑迫害。劉宇二零零五年四月七日被迫害致死;錢厚民再次被關入小號。二零零五年下半年,錢厚民因與同修說話,被毒打;十月十二日因看大法書,被惡獄警姜印毒打,雙腿被打壞不能行走,一段時間生活不能自理,後來有人看到他步履艱難的扶著牆走。

在呼蘭監獄錢厚民多次被關進小號,多次絕食抗議迫害,多次遭受野蠻插鼻管灌食的痛苦折磨,多次遭受人格侮辱和毒打。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九日,錢厚民冤獄期滿,七年的時間,二千五百多個日日夜夜,使他身心飽受摧殘,被折磨得傷痕累累的回到了家。回家以後,有兩三次不明的連拉帶吐,在呼蘭監獄曾經吐的全身都出現黃疸。

三、在五常洗腦班遭受折磨

錢厚民拖著傷痕累累的身軀從呼蘭監獄回到家以後,創傷還未完全恢復好,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大慶油田公司「610」和大慶油田礦區事業部「610」的不法人員,把錢厚民非法劫持到臭名昭著的黑龍江省五常「洗腦班」(為了掩蓋其罪惡,對外掛牌是「五常市法制教育培訓中心」)。

全國所有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根本就不存在甚麼「春風化雨」,全是惡煞般的彪形大漢和女人暗藏刁鑽的假意偽善,而且限制一切人身自由,整天逼看誣蔑法輪大法的邪惡錄像及宣傳材料,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就用各種酷刑迫害。錢厚民在這裏多次遭受各種折磨,致使血壓高一百八十,腿腳有一根筋沒知覺,就這樣洗腦班的殘忍幫兇又把他弄到整天黑暗不見光的「裏屋」,不給飯吃,雙手反銬在暖氣管上,使他站不起、蹲不下,痛苦不堪,身體的不支和心靈的一次次摧殘,導致他承受不住迫害違心的寫了「三書」才給放下來。

錢厚民心裏明知道法輪大法好,大法師父好,由於身心屢遭折磨,此次因承受極限,他違心的寫了給自己十幾年修煉路抹黑的所謂「三書」後,他感到人格的恥辱與剜心痛苦的難受,對不起偉大師父的慈悲苦度。他被折磨的迷迷糊糊的失去了理性,做出了違背法輪大法禁止殺生和自殺的法理,一頭撞在「洗腦班」的玻璃上。中共邪黨對法輪功學員的所謂「轉化」,就是把好人變成說謊話的壞人,就是人格侮辱的逼迫學員違心的做對不起自己良心的事,讓人在痛苦中自責,讓人消沉、生不如死。

錢厚民在「洗腦班」被迫害了一個多月,致使他身心遭受到極大的凌辱和摧殘,回家後情緒一直非常低落,在痛苦中雖然學法煉功,加之在恐怖中、驚嚇中艱難度日,使身體狀況難以恢復健康,有時出現不適狀態,於二零一四年十月二日深夜十一點多突發心梗,帶著滿腔的遺憾含冤離世,終年六十歲。

法輪功已經被迫害十六年,據法輪大法明慧網站不完全統計,目前已有三千八百七十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以上錢厚民所遭遇的迫害經歷,也只是千千萬萬個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之中的冰山一角。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不准民眾按「真善忍」做好人,對法輪功學員折磨、虐殺甚至活摘器官,同時以貪污腐敗收買各級官吏幫助它迫害好人,導致中國社會道德與司法正義淪喪,國已不國。在這種情況下,法輪功學員已有十二萬多之眾紛紛向中國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江澤民,要求追究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刑事責任,把這個出賣國土、迫害人民的元凶繩之以法,送上歷史的審判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