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被害死 兒媳遭冤獄 退休幹部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二日】2015年8月13日,陝西省漢中市退休幹部彭文治和妻子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

今年71歲的彭文治、妻子李俊英、兒子彭東都因修煉法輪功而身心受益,可是他們卻遭到江澤民集團的迫害。彭文治曾被劫持入洗腦班迫害,彭東曾被非法勞教,彭東的妻子李青檬被非法判刑三年。彭東在勞教所、看守所、洗腦班連續遭受身心折磨,於2005年6月28日突然離世,口中流血,年僅29歲。

以下是彭文治在訴狀中陳述的事實與理由:

我過去患有冠心病、胃病、腰椎及頸椎增生等十多種病,常年服藥,嚴重時只能上半天班。老伴李俊英患腰椎增生和嚴重鼻炎。兒子彭東體弱,上高三時曾住過院。1996年我們一家三人走入大法修煉,煉功一月後,我滿身的疾病一掃而光,老伴的病在不知不覺中也全都好了。兒子也身體健康了。

修煉使我們道德昇華,變的更加真誠、善良、寬容。在工作中我盡心盡力、認真負責,在我主持單位工作期間,年終評選經常被局裏評為先進單位。過去我脾氣不好,在家裏愛發脾氣,修煉後也逐漸改了。老伴不怕髒累,任勞任怨、與姐姐輪流護理久病臥床的公婆,每位老人都長達半年,直至兩位老人先後去世。村裏人都說我們是孝子。

兒子工作兢兢業業,不但做好本職工作,還經常幫助其他科室抄寫材料,填寫表格。下鄉蹲點不怕吃苦,一次下鄉調查因時間緊,坐公共汽車下車後又冒雨步行二十里山路前往調查地點,及時完成了調查和撰寫材料的任務。他樂於助人,急人所急。一次出差從鎮巴縣返回時,他乘坐的漢中農校的車途中撞傷一位小孩,他立即協助司機將小孩送往城固縣醫院搶救,找大夫,自己花錢辦理交費手續,直至農校領導來後才離開。事後也未找花錢之事。一位與他偶然相識在漢中打工的農村青年,其父病故無錢辦理喪事,打電話問他借錢,他立即坐車又步行十里泥路將錢送到他手中,家人十分感動。這位青年有一次突發急性盲腸炎,需立即手術,無錢交住院費,打電話求助,他馬上把錢送去並幫助辦理交費手續,還幾次去醫院看望。單位同事的丈夫住院需做檢查,需要幫助,他背著病人上樓下樓做檢查,滿身是汗,毫無怨言。

江澤民在任職期間對法輪功信仰群體實施了滅絕政策,正是在他的策劃、指揮下,導致我和家人遭受到了如下迫害:

1、1999年7月20日後,隨著全國對法輪功抹黑宣傳愈演愈烈,漢台區政保科對原來法輪功煉功點的義務輔導員頻頻施壓,馬平安、徐國祿多次對我非法傳喚、審問、訓斥、逼寫認識、逼迫交書和收錄機等。老伴也被李正仁審問一天。漢中路辦事處、居委會多次電話騷擾,來家干擾,我家經常被監視,有時被跟蹤,前些年長期處於隨時可能被傳喚、被帶走、被抄家的恐怖氣氛中,我幾歲的小外孫目睹了被抄家、我被帶走的驚恐一幕。全家人都承受著巨大的精神壓力。

2、非法抄家四次。1999年下半年徐國祿抄家,抄走幾本大法書。2000年正月,馬平安、徐國祿又一次抄家。同年9月6日,馬平安等兩人抄家,另有辦事處副書記李自翔及李小萍參與。2006年2月,漢中市國安局五、六人抄家。抄走資料幾本、收音機、學生學習機各一個。僅僅因為修煉,想有一個好身體,卻遭受如此迫害。他們這種行為嚴重干擾了我們的正常生活,使我們全家受到巨大的精神打擊,給我家帶來不良的社會影響。多數親戚因怕受株連不敢來往,朋友關係疏遠了,鄰居們看我們的眼神都變了。

3、非法拘禁、關押、審訊。2000年1月至2月,我被關押在看守所一個月。2000年9月至2001年3月被關押在漢台看守所半年。期間遭到政保科人員多次審問、逼供。監室其他在押人員逼迫我「開飛機」(頭朝下彎腰、兩手臂後伸貼牆呈倒立飛機狀);罰我快速擦地板,用抹布下蹲擦地累的我心急速跳動,半小時緩不過勁。用不讓洗頭、洗澡等方式折磨。2004年11月,我被馬平安、李有志關押在糧食局招待所審問兩天。2006年春天,被市國安局非法關押審問六天,地點在民航站旁邊的天潤賓館,老伴也被關押四天。兒子彭東於2005年春天被政保科審問一天一夜。我和兒子在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89歲的老父親含冤離世,想見兒孫一面,卻未能如願。去世後,家人打電話找政保科,要求我們父子為老人送終,政保科推脫不予答覆。

4、非法勞教。兒子彭東於1999年12月30日騎自行車赴京上訪,想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在翻越秦嶺數座大山、穿越八百里秦川,歷盡艱辛,途經山西榆次時被攔截,關押於當地看守所。2000年元月18日送回漢台國保大隊遭受審問,當晚關押到漢台看守所。在漢台看守所遭受各種體罰折磨毒打。因拉肚子不讓上廁,遭到監室死刑犯暴打,上一次廁所打一頓,造成一週都翻不了身。關押8個月後,又被送去棗子河勞教所迫害兩年半,在勞教所遭受睡死人床等酷刑折磨和超負荷勞役迫害,扛一百多斤重的砂石袋,幹嚴重損害身體、接觸有害物質的加工活。

5、洗腦班迫害。2000年2月─3月,我從看守所出來,又被直接送到洗腦班迫害,在民兵訓練基地非法剝奪人身自由一月左右。主要負責人有:漢台區政法委副書記、漢台區黨校校長、政保科馬平安、徐國祿、劉德有等。2004年11月,我和兒子彭東又被綁架到洗腦班半月之久,地點在漢中市農幹校內,這次是省、市610辦的,省上來七、八人,還有漢中市610任玉平、姚建國、政保科馬平安、劉德有、市公安局王科長等。兒子彭東在洗腦班被嚴重迫害,被迫絕食、絕水五天,身體受到傷害。彭東在勞教所、看守所、洗腦班連續遭受身心折磨,於2005年6月28日突然離世,口中流血,年僅29歲。這對他新婚的妻子和我們老倆都是難以承受的巨大打擊。至今,我們也無從知道他在勞教所、看守所、洗腦班是否因受到過酷刑、超負荷勞役致內傷或其它形式迫害而導致後來含冤離世。

6、兒媳被冤判三年大刑。彭東因屢遭迫害變得沉默寡言,臉上流露著憂鬱的眼神。同事李青檬對彭東的迫害遭遇看在眼裏,深表同情,覺得這麼善良的小伙子應該受人尊敬,應該有一個幸福的家庭生活。2005年5月,李青檬和彭東結婚,成為我兒媳婦。本該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幸福生活,然而一月後彭東突然離世。讓我們承受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苦,兒媳李青檬也因走入法輪功修煉在2006年和2008年間遭受被抄家、拘留、冤獄三年的迫害。身心備受折磨。牽動著我們滴血的心。在冤獄中,李青檬被非法開除公職。刑滿回家後失去工作,無生活來源。單位以不是本單位工作人員為由讓其轉戶,不出示證明,造成無法辦理身份證。導致不能堂堂正正的應聘工作,居無定所,在艱難中度日。承受巨大的社會壓力。

7、經濟迫害。彭東去北京上訪後,被政保科李正仁勒索5000元,說是用於去北京的費用。從勞教所回來後被扣發工資5000元,我和彭東都少調一級工資。兒媳李青檬被非法開除公職並扣發工資四萬多元。

這場迫害,使我們家長期遭受辦事處、居委會的監視和騷擾,政保科、辦事處幾次去單位將正在上班的彭東綁架,而單位領導無人制止其惡行,同事無人敢說公道話。江澤民發動的這場迫害運動,造成人人自危,喪失道義原則。造成親戚朋友因恐懼,不敢與我往來,生怕被牽連。大家受電視上的宣傳毒害,也不願聽我講法輪功的真相和帶給大家的美好。大法叫人按真、善、忍做一個處處為別人考慮的好人。身邊的人們明知道法輪功學員是好人,但出於對迫害的恐懼,沒人敢說公道話。為了自己的利益不受損失而違心的說假話,造成社會風氣的迅速敗壞。使人們是非觀念顛倒。我們家庭這十六年來所遭受的迫害,只是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一個縮影。這場災難不僅是我家庭的災難,也是無數家庭的災難,也是中華民族的災難,其終極根源都是江澤民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