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的親人要起訴元凶江澤民

——這場迫害嚴重傷害了大法弟子的親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一日】我是來自黑龍江省佳木斯市的一名普通市民,我有三個姐姐和一個弟弟,父母身體健康,我大姐和大姐夫都是省直中專學校老師,有著體面的工作和穩定的收入,小康生活,一家人其樂融融。特別是我們這些姐妹兄弟都回到我父母家的時候,一大家子人和睦融洽,那種天倫之樂真是讓人羨慕。

我大姐以前身體一直不是很好,但自從修煉了法輪大法以來身體健康得到明顯改善,人的精神面貌也好了起來。

但也就是這時候,災難降臨到了我們這個普通的家庭。一九九九年起,江澤民,因嫉妒法輪功真善忍,利用其手中的權力,公然發動對法輪功信仰者的迫害,我大姐因為堅定自己的信仰,進京訴求,被開除了公職,關進看守所將近半年,後來絕食,看守所怕擔責任,就把我大姐放了,但是人也只剩下半條命。

因為大姐始終不放棄自己的信仰,開始了顛沛流離、四處逃亡的生活,原來家裏過日子的東西甚麼都有,後來因數次搬家,全都折騰沒了,甚至連住房都變賣了。大姐夫也因信仰法輪功不能正常上班至今。在這其間,大姐家的二女兒小寶降生在這個世間,因為大姐長期在外躲避公安、國安的追捕,孩子嚴重營養不足,看起來比同齡的孩子要小好多,面色蠟黃。大女兒笑笑,也是因為長期得不到正常的父母的關愛,從小就歷盡滄桑,比正常的孩子要早熟好多,太多的悲歡離合,太多的骨肉分離,讓她沒有了童年的歡樂。

有一天,大姐和大姐夫突然同時失蹤了,只剩下小寶在大道上哇哇大哭,後來好心鄰居收留小寶,從鄰居口中我們家人才知道,大白天警察就把我大姐和大姐夫同時抓走了。警察們將我大姐夫按倒,強行銬上手銬,套上黑頭罩,推進一輛白色小車裏,在五、六歲的、弱弱的孩子面前那麼野蠻,可想當時孩子會受到怎樣的驚嚇與傷害。作為一個正常的人有誰會想像到,就是因為執行江澤民的命令,使這些警察喪失了人僅有的良知、喪失了最起碼的人性。看著哭泣、可憐的小寶,我們家人心都碎了!一直過了一個星期以後,我們正式知道,大姐夫在樓下被長期蹲坑的國安強行綁架,大姐在去我三姐家返回來的路上就被跟蹤的多名安全局、公安局的人綁架了。其間國安沒有出示任何合法的抓捕手續,直接就那麼給綁架了,這得追溯於當時江澤民的命令。

後來我大姐被非法關押到佳木斯看守所,受盡折磨,不允許任何人接見,當時我托門子、找關係,才得以見到我大姐,見到大姐的時候我哭了,大姐的罪遭的就別提多大了,為甚麼一個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會受到罪犯都不如的待遇?!

我爸爸從來不吸煙不喝酒,身體是非常好的,就是因為擔心、想念我大姐,他長期休息不好,長期失眠,神經衰弱,患上了心臟病,最怕受到刺激。媽媽也同樣,見不到自己的女兒,得了嚴重的心臟病。

後來,我七十多歲的老父親多次去國安要人,他們才勉強釋放了我大姐夫,而我大姐卻被安上莫須有的罪名,被向陽區法院非法判刑五年。我媽媽因為長期惦記我大姐,在大姐被關進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的第四個月就帶著對女兒的無限思念離開了人世,終年六十六歲。從大姐被國安公然綁架到被關進監獄,十個月的時間,我媽媽到死一眼都沒看見她疼愛的大女兒。我永遠也忘不了媽媽在看守所牆外徒勞的翹首向高牆內,試圖看到自己的女兒!

我大姐同樣也沒有看見日思夜想的母親,從大姐被迫害、被關進監獄這些年當中,作為弟弟的我,也從來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睡不著。我在想我大姐在監獄會受到怎樣的痛苦和迫害,當我吃好的飯菜的時候,我就更加想念大姐能不能吃上?當一家人在一起過年過節,別人家都闔家團圓,而我的大姐卻在監獄裏回不來,看見我父母期盼的眼神;笑笑、小寶想念媽媽的眼神,我心如刀割!

因為大姐是法輪功修煉者,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受到無盡的迫害,她被迫和賣淫、吸毒、販毒、貪污犯、詐騙犯等罪犯關在一起受盡欺凌。殺人犯、販毒等都給減刑,就法輪功(學員)不可以,也不讓正常接見。我三姐為了我大姐,在這幾年間,花光了幾十萬的積蓄,找門路托關係,為的是不讓大姐在監獄裏受苦。後來大姐在監獄裏得知母親去世,悲痛萬分,如此的生離死別,就在當今的社會上演!

熬過了漫長的五年,我大姐出獄了,我爸爸不但沒鬆一口氣,反而還是擔驚受怕,怕我大姐再被抓,終因心臟病越來越嚴重,過早的去世了。我爸爸共姐弟六人,其他人身體都沒有我爸好,我大姑、我大爺都比我爸大,我大姑都八十多歲了還依然在,我大爺身體一直很差,今年也八十歲了,還活著。但是我爸僅七十六歲卻沒了,要是不經受我大姐這麼多年來的次次被關押迫害,特別是被非法判刑的這漫長的五年,那種長期的、難以忍受的精神折磨,他不會去世這麼早的,現在老人活個八十多歲很常見,但是我的父母卻都沒了。我父母的去世又給我們家人造成了沉重的精神打擊,真是雪上加霜!

江澤民,你造成了多少個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因為你的嫉妒,因為你的反人類,多少無辜的、善良的人遭受到如此的不公?江澤民,我代表我全家對你進行起訴,同時對江澤民個人索賠人民幣一億元,以賠償他對我們家所有人造成的精神和物質的損失,說一億元,好像很驚人,這也只是個數字形容,代表的是一種心情,一億元,能買回我爸我媽的命嗎?!能買回對我們全家的精神上的那種刻骨銘心的傷害嗎?!能買回我大姐全家十六年來遭的罪嗎?

希望正義的法庭能夠早日讓這個反人類的毒瘤能得到應有的懲罰,以告慰所有被他迫害的好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