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少敏被非法判七年半 鄰居舉報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一日】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三日法輪功學員魏少敏的鄰居、六十五歲的蔡偉實名向最高檢察院提交了為被誣判七年半的魏少敏請願的信,同時舉報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

魏少敏,法輪功學員,女,現年七十四歲,住遼寧省撫順市李石開發區,退休。曾因煉法輪功被多次迫害。

蔡偉在請命書中詳述了自己為魏少敏請命的理由和事實:

1、我是法輪功親身受益者

我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由於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大肆迫害,我於二零零零年沒法煉了。二零零七年我患嚴重糖尿病達到晚期,全身併發症一齊發作。當時我腦幹梗塞,皮膚潰爛(因為免疫力低),難以吞咽(已不會吞咽動作),呼吸困難(肺臟衰弱),靠鼻飼、氧氣等管子維持,下巴一天掉很多次,舌頭也爛,抽成一塊肉疙瘩,胳膊、腿都不聽使喚,臥床不起,小腿潰爛出膿血瘡,眼睛不會睜、合,口、唇都是血口,手沒皮露肉。內臟就別說了,都壞了。每天光內服藥就二十五次(按列表服用)。我被遼寧省權威(醫大)醫院及腦血栓專科醫院判了死刑,醫院不留我了。

回家後,我在一天下午看了兩小時《轉法輪》,第二天凌晨家人給我量血糖值時,我看到丈夫全身一振!喊到:這功神了──6.1!由我原來的血糖值30多降至血糖的標準值6.1!是神跡!就這麼神奇!誰修煉誰受益!請參見文章《讀四十頁書 重症糖尿病患者康復》。

是法輪功給了我又一次生命,我永遠感恩法輪大法與我慈悲偉大的師父。法輪功教人道德回升,健康人的身體!救人於苦難。現在人吃的毒米、毒面……誰能沒病?得了病都不好治。可真正修煉法輪功就能消災解難,對國家、人民有百利而無一害!江氏小人卻出於妒忌不擇手段的殘酷扼殺。

2、我對魏少敏道德與行為的巨變的見證

例一:初識魏少敏

我曾是魏少敏的老鄰居(過去的冤家對頭)。那是一九八八年或是一九八九年,大家都剛剛搬進新房,還沒認識就對她沒好印象。就發現這位鄰居太可惡了。那時候她每天也不上班(不知道她是因有病還是不缺錢),反正天天就坐在床邊(像一堆肉)拍著腿吼著唱,嗓門粗而大:評劇、京劇,老歌、新歌、秧歌各種唱,唱得很難聽。不管甚麼時候,她不困就唱,不管別人煩不煩。不好聽也得聽。她不高興就嚎啕大哭,連喊帶叫的。鄰里誰也不敢理她。她住五樓,我在四樓。

我家新裝修的房子,一上來就被她家洗澡水泡了。從浴池漏到餐廳,漏過餐廳漏至臥室,順樓板滴水。我上樓告訴她一下,沒想到她一點不客氣,站門口把臉一揚,白眼一翻,蹦出四個字:「那沒辦法!」哎,鄰居住著,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她不講理也沒法掰臉,他們家能注意點就行吧,忍氣吞聲吧。可是,他們家根本不注意,還是照樣漏(還不是洗淋浴,是大浴盆漏)。後來我找他們商量:「我出錢給你家衛生間重新做防水行不?」可她把頭一揚說:「不──行!」就這樣一晃幾年過去,三天兩頭漏,不滴頭上就將就吧。

例二:再識魏少敏

好像是一九九五年春,他們家不漏了!她也不吼唱了。我偶然見到她,她不那麼牛哄哄了,臃腫的一身贅肉(病態)也沒了,走路滿輕盈,腰板挺拔(五十多歲的人,頭頂著五十斤麵,手提十斤油一口氣上五樓!我沒看見,聽我們片警說的)。漸漸我發現她每天三~四點起早去東北方向,來來回回總是扛著把竹子大掃帚,就經常跟上去默默觀察。發現她天天起那麼早,原來是去把撫順石油三廠文化宮門前的整個活動場地清掃得乾乾淨淨。

當時石油三廠文化宮門前場地約有一千五百平方米,每天傍晚有扭秧歌的、跳舞的、看熱鬧的、做買做賣的、買賣燒烤的、方便盒面、湯湯水水油脂麻花、各種小吃……到第二天早地面髒得下不去腳,她每天打掃近兩小時。冬天下很厚的雪,也都是她一個人清掃。她這樣默默的一如既往的做著,天天如此。沒有誰曾在意過她──一個默默無聞、無私奉獻著自己,照亮著別人的老太!天亮了,人們絡繹不絕的來了,煉功、晨練,進行著各種活動,沒有人想到她。她的高尚品格與行為,我看在眼裏,感動在心上。她以單薄瘦小的身軀的付出,換得了諸多人們的受益。她的了不起是我當時做不到的。

我開始對她轉變看法了,開始和她搭話了(以前我們見面不說話)。通過溝通我知道她是修煉法輪功才改變了她。我發現她說話和氣、禮貌了,很仁義,她變善良了!心裏、眼裏有別人了。這是甚麼功啊?怎麼這麼厲害?竟把那樣一個橫行霸道的惡人改變成這樣一個超常優秀的好人!由此我也走入法輪大法修煉!那時撫順石油三廠文化宮煉法輪功的一百多人,甚至最多時近二百人,人人都受益多多。

直到一九九九年秋以後,直到有人用膠皮管子將冷水澆到我們身上,身上毛衣濕透,我們才因為不想惹執行人員(包括警察)生氣才離去。我們離開了石油三廠文化宮,從此這群尊崇「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被剝奪了合法的信仰權與自由活動等權利,這是江澤民集團滅絕政策的非法實施的初幕。這一晃就是血淚斑斑的十六年啊。

3、魏少敏多次被迫害的事實

1、二零零一年魏少敏因為修煉法輪功,被撫武家堡勞動教養院洗腦班關押三個月,進行迫害。

2、二零零七年,魏少敏因為對世人講真相被撫順新華派出所綁架,送馬三家教養院,非法關押迫害三年。在馬三家教養院三大隊五分隊遭到隊長張卓慧(三十歲左右)的毒打。不讓說話,限制上廁所。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一次在飯廳囚徒相麗華隨隨便便沒有任何原由把魏少敏的嘴捂住並按倒在地,欺侮她,獄警過來把魏少敏帶到樓上「收拾」,當時魏少敏血壓高達240mmHg!惡警張卓慧、張君還對她進行迫害,用開口器往她耳朵裏灌藥水。惡警罵師父和大法,魏少敏只能喊「法輪大法好」,惡警就用寬膠帶把她的嘴連帶鼻纏著,僥倖有一絲縫,否則差點憋死。惡警張君還拿大法師父的法像(框)打魏少敏,她嘴被打腫起老高,滿身多是藥水,膠帶已經拿不下來,用剪刀把頭髮剪掉才拿下來。平日裏迫害是經常的,這裏不細述。這是馬三家教養院的惡警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老人迫害的真相片段,這都是江澤民造的孽。

3、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一日,魏少敏在向路人講真相時遭人惡告,被李石派出所綁架,非法判刑四年(法輪功學員救人!有功無罪),因病被拒收「保外就醫」,被非法索去二萬元。

4、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日,撫順市順城、新撫等地區警察綁架十六名法輪功學員:其中包括魏少敏(與四人在屋裏看書被綁架)。順城分局國保支隊焦臣帶隊,已知搶劫物品折價至少值二萬五千元。其中人民幣近兩萬元,港幣將近一千二百元。魏少敏的工資折被搶走至今不能開資。當時被關押在撫順看守所。

二零一四年七月被順城區檢察院批捕,案號[2014](107),魏少敏老人被非法關押在南溝看守所(新女號203)。撫順市順城區法院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六日在撫順市南溝看守所第一審判室又開庭。上午九點三十分左右,六位法輪功學員戴著沉重的腳鐐、手銬被帶進審判室!連被關押半年的八十多歲的瘦小枯乾王家國老人都被戴上沉重的腳鐐、手銬;東北的冬天非常寒冷,零下三十多度,下了一夜的大雪。

七十四歲的魏少敏老人竟穿著露腳拖鞋被帶上「法庭」。當魏少敏回答律師問題時,話沒說完就被兩名法警強行拖走。人們啊,捫心自問她惹著你們誰了?她只是說真話告訴人們真相,是為人們平安而做,她沒有罪!

5、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九日,撫順市順城區法院對撫順市七位法輪功學員下達判決書,其中魏少敏判七年半,審判長是順城法院的車全忠法官。其中有學員上訴到撫順中級法院,最終中院維持原判。中級法院審判長:邱忠翠法官,於紅濱,趙威。

如今七十四歲的她患病了,頭上長了腫瘤加上血壓太高,醫院治不了監獄拒收。又被押回看守所;她連基本人權都沒有。形像:一個瘦骨嶙峋的小老太,滿臉皺紋,剃著光頭,頭上頂個腫瘤,天天在眾人面前,被人呦來呵去,真比讓死去都難!可是她犯了甚麼法?她只是在大災難發生前,為眾生平安啊。你可以不信(可這是真的),迫害為啥?法官大人您說?

江氏的犯罪給魏少敏的家人帶來了災難;她老伴江崑崙(不是修煉人)由於承受不住恐嚇、憂愁、驚嚇等各種打擊:突然離世,家破人亡。還沒一百天,魏少敏被綁架了,在開庭時。她九十四歲老父親得知大冬天女兒穿著露腳拖鞋被押上「法庭」後,老淚縱橫,傷心不已,呼:這個國家怎麼了?做好人都不行啊……

魏少敏在經濟、精神上都受到大的損失(人們看到她買來吃的胡蘿蔔只有小指粗,都買拔堆兒菜)。魏少敏聘請了正義律師上訴。據悉撫順中法通知律師,將對本案不開庭宣判,要求律師遞交辯護詞,對律師要求開庭的請求沒應。我為她發聲!請給她相信做好人沒錯的理由,她冤!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