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消沉懈怠的病業假相中走出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四日】

一、消沉懈怠的病業假相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一直走不出這種消沉、懈怠的病業假相修煉狀態,更難以進入那種法中修煉人的精進狀態。

表現在修煉方面:學法時緊時鬆,有時還不想學法,即使學法也很難入心;煉功也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即使煉功也不能做到五套功法一步到位,而是選一、三、四套功法煉,逃避二、五套功法,圖安逸、怕吃苦;全球每天四個整點發正念,很難做到一次不落,特別是夜間十二點發正念,也僅能保持在百分之五、六十,有時還會犯睏和倒掌。講真相救人也不能做到持之以恆,即使發資料、傳《九評》、送神韻、講真相、做三退,時有為完成任務的人心冒出來,做的消極被動。換句話說自己修煉中做的「三件事」就是在走形式、做樣子,好在同修面前證明自己還是個大法弟子。

長期以來一直處在消沉、懈怠的狀態中走不出來表現在身體方面:出現了常人糖尿病的病業假相狀態。身體明顯消瘦,左眼視力嚴重下降,幾盡失明。儘管我感覺身體並無大礙,且從思想深處和內心裏否定它、不承認它,可這種病業假相的身體狀態,一時給我煉功帶來了一定影響。當我煉第二套功法抱輪時,左臂膀疼痛的難以堅持,勉強堅持下來,動作已經變形;煉第五套靜功時,左大腿根部位十分疼痛、鬧心,每次只能堅持半小時,面對這種消沉、懈怠不正確的修煉狀態和病業假相的身體狀態,使我感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和修煉的嚴肅性。我意識到應站在師父正法的要求和修煉人的基點上,趕快在法中歸正自己,也許師父正是看到了我這顆想在法中歸正自己的心,就利用同修的一篇《差在哪裏》的體會文章點醒了我,我開始認真向內找自己,在修煉上從新揚帆啟程。

二、在做「三件事」中實修好自己

為了走好最後這段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之路,我開始按著大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

(一)在學法煉功中實修好自己

為了多學法,學好法,防止在學法時出現走形式、不入心、學法不得法。我堅持每天晨煉完五套功法,發完早六點正念後,靜心學習兩講《轉法輪》。因為這個時間段,家庭環境和外部環境最安靜,身心又處在一個剛煉完功和發完正念的輕鬆、清靜狀態中,十分利於學法。學法時如果出現看不進去犯迷糊,體悟不到現有層次法中的內涵時,我會立刻警覺起來,先找一找自己學法時的狀態是否正確,學法時思想有沒有溜號,心思有沒有完全集中在法上。如果不存在這個現象,我就利用十分鐘煉第一套功法,讓自己進入到那種身神合一的狀態之中,確保學法時精力旺盛、頭腦清醒、思想集中。

每天要求自己學法讀法時,要字字入目、句句入心。時時在法中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讓自己的行為符合法的標準,這樣堅持一段時間以後,我很快就突破了過去那種走形式、學法困、犯迷糊、不入心的消沉懈怠的學法狀態。

在這樣的學法狀態中,師父的法不斷在我現有的層次上給我展顯出新的內涵,使我在同化法的過程中,真正感受到了那種法中狀態的美妙和舒服。一次學法時突然《轉法輪》書中的字放大了好幾倍,呈現出墨跡變深,字跡放大,我激動不已,連聲說謝謝師父鼓勵、謝謝師父鼓勵!弟子一定好好學法,認真學法,在學法的過程中實修好自己。

我悟到學法的過程,不僅是自己直接接觸法、同化法的過程,也是一個在法中實修自己的過程,過程中使自己修去了消沉懈怠和不重視學法、不想學法的許多人心和雜念,直到現在,我都是這樣堅持學法,哪怕不吃不喝,也要保證天天學兩講《轉法輪》,真有一種離不開法的感受,所以每天我都不放棄和耽誤自己的學法時間。

為了紮紮實實的煉好五套功法,我每天堅持全球統一時間的晨煉,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為了保證煉功不晚點,我把鬧鐘鈴聲設置在凌晨三點四十分,鬧鐘一響立即起床。為防止出現以前關掉鬧鐘後,又被安逸心和困干擾繼續睡過去的事,我起床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把被子疊起來放好,離開拖著自己倒下入睡的魔床,走出臥室到客廳煉功,我就是要把煉功作為自己實修的一個開始,這一關過去,就是我心性的提高和昇華,只有這一關順利的過去,才能保證進入正常煉功的下一關。這次我下定決心,堅定正念,必須闖過這一關。

當你真正下決心去做的時候,其實那一關甚麼都不是,它在真正修煉人的面前會變得很小,簡直就是一躍而過。從那一刻起直到今天,我每天始終如一的堅持晨煉。過去一直逃避不願意煉的第二套和第五套功法,成了我要闖的第二關,我悟到甚麼是實修?甚麼是修心性?這就是對我實修和心性的最大挑戰。面對過關和考驗,我想我必須堅定正念,一次到位。第一天開始煉的時候,左臂疼痛難忍,動作有些變形,但我咬牙堅持,決不放棄。就這樣,在第三天早晨煉功時,我就突破了過去長期以來一直未能突破的這一關,從那一刻起直到今天,我每天都堅持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其實我悟到,不是有多難,不是做不到,就是自己想不想修,想不想做,有沒有決心做,只要橫下一條心去修去做的時候,甚麼都擋不住,就一定能做到。

正如師父講的:「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這一關過去之後,再煉第二套功法時,身體感覺就完全和以前不一樣了。真正感受到了「生慧增力,容心輕體」[2]的美妙。在每次煉功時,我嚴格按照師父的煉功音樂和口令煉功,規範自己的每一個煉功動作,確保自己的煉功動作與師父的口令保持一致。因為我悟到,如果自己的動作與師父的口令不協調,從小裏說是動作不規範、不正確,或是煉功不靜,思想溜號造成的;從大里說就是沒有聽師父的話,就是不敬師不敬法,因為功也是法的一部份。所以我每天晨煉時,嚴格要求自己的思想集中到煉功音樂和師父的口令上,最大限度的達到功法口訣要領中對煉功者的要求,認真煉好每一套功法和功法中的每一個動作,哪怕站姿、疊扣小腹、結印這些細小的動作都要按要求和標準做好、做到位,因為這些動作都是每套功法的一部份,缺哪一項都不是一套完整的功法,都會影響煉功的整體效果。

我悟到煉功的過程,不僅是直接修煉轉化本體過程,也是一個實修和提高自己心性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我修去了怕苦怕累的人心、惰性和安逸心。

(二)在發正念中實修好自己

我悟到能不能按照師父的要求發好正念,也是對自己實修過程的一個嚴格檢驗。為發好每個整點的正念,特別是白天三個整點的正念不受干擾,我首先站在師父正法需要的基點上,從思想上提起高度重視。其次把發正念這件事擺到一個重要位置;決心實修掉發正念與常人的事情發生衝突時,放下發正念去做常人的事,過後再補發的這個觀念和人心。始終堅持把發正念擺在第一位,常人中的所有事情都要往後推、往後放,不能因為常人的事干擾我發正念。即使是做大法的事更要按時發好正念。為了保證夜間十二點按時發好正念,我把鬧鐘設置到十一點五十分,為避免安逸心和睏魔干擾,鬧鐘鈴聲一響,我不再像過去那樣躺在床上等點兒,而是立即起床打起精神,調整好自己的狀態。時間一到立即進入發正念的狀態。過程中始終堅持做到念力集中、不迷糊、不倒掌。直到現在我都是每天四個整點一次不落的發正念。我這種發正念的狀態,有時夜間發完正念也沒有睏意,真正起到了清理自身和解體另外空間敗類異物的正念作用。

我悟到發正念的過程,不僅是直接清理自己空間場和另外空間場的敗類異物和一些壞東西,更是實修自己的一個過程。過程中使自己修去了安逸、懈怠、懶惰和不重視發正念的各種人心。

(三)在講清真相中實修好自己

我悟到能不能突破面對面講真相、手遞手送神韻、傳《九評》,是檢驗一名大法弟子實修是否到位、是否紮實。自己為了能夠突破這個過程,使自己的心性提高上來,達到法對自己的要求。

在做的過程中,我始終堅持專門時間出去講真相和利用一切機會、場合講真相相結合的辦法,把講真相救眾生貫穿在自己生活的每一件事中。因此,我在專門抽出時間外出發真相資料、送破網軟件、贈神韻光盤、傳送《九評》、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救眾生的基礎上,我還利用走親訪友、親朋聚會、婚喪嫁娶等各種機會和場合向世人講真相,勸三退。平時外出,身上裝著護身符,電動車後備箱裏裝著《九評》、神韻光盤,一有機會、一遇有緣人就發就講,利用一切機會和場合講真相、勸三退、救眾生。

一次一個同學家孫子滿月辦喜宴,我遇到了一位在縣法院上班的同學,聽他介紹說現在他被借調到縣政法委幹截訪工作。我悟到讓我遇上他絕非偶然,一是師父把他送到我面前讓我給他講真相救他,免得在這個崗位上幹壞事毀了自己,二是通過這件事檢驗檢驗我的心性和實修是否到位。面對這位同學,我想這是讓我提高心性,實修自己去怕心的好機會,我一定要抓住這次機會突破自我,修去這些怕被人說、怕沒面子、怕被迫害的人心,過好這次心性關。於是我不再猶豫,一邊在法中歸正著自己的狀態,一邊背誦著「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3],一邊對著他發正念,清除他背後阻礙他聽真相得救度的共產邪靈和黑手爛鬼,同時求師父加持。而後我挪動座位靠近他,在他耳邊對他開始講真相,他邊聽邊點頭,很認同和相信我說的,我告訴他在這個崗位上千萬別做迫害法輪功的事,迫害法輪功學員會害了自己的,他一再表示不會幹那個事,最後他同意我幫他做了三退(退出黨、團、隊)他一再對我表示感謝。

我看到一個生命得救了,我的許多怕心修去了,我的心性提高上來了,障礙我面對面講真相的關突破了,真正讓我感到欣慰的是,我又開始找回了修煉人那種殊勝美好的精進狀態。其實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只是有這個救人的願望,我再次感受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轉法輪》)的法中內涵。

我悟到講真相的過程,不僅是一個直接解體邪惡救度眾生的過程,更是一個考驗自己實修自己心性的過程。在講真相過程中,使自己修去了怕被人說、怕沒面子、怕被人瞧不起、怕邪惡迫害的怕這怕那的許許多多的人心、觀念和執著。

(四)在向內修中實修好自己

我按照師父的要求,注意從過去那些「不讓人說」和「喝酒」、「賭博」這些久拖未決的人心和惡習上入手實修自己。

一次鄉下老家來客人看我母親,中午在飯店陪著吃飯,其中一位是我小時候要好的朋友,現在村裏當了幹部。飯菜一上桌,他就開始對我勸酒,我禮貌的對他婉言謝絕,並說明自己已經戒酒了。可這位朋友當著全家人和其他幾位朋友的面,開始用一些刻薄的語言諷刺我說:「看不起鄉下人,到你們家來,你不喝酒,我們怎麼喝呀。」還說了些刺耳難聽的話。這要是在以往,我的爭鬥心一起,我不僅要和他鬥嘴,肯定要意氣用事、感情用事,破戒喝酒。

但是這次我沒有那樣做。因為我知道自己該實修了,我悟到這就是對著我的這顆心來的,是師父給我安排了提高心性的好機會,心想我一定要把握住這次實修的機會。此時,我一邊在心裏求師父加持自己,相信一切由師父安排,誰說了都不算;我一邊守住自己的心性不動搖。所以不管他說甚麼,我都不動心。當我的心性符合了這層法的標準時,師父很快就把這一關撤掉了。

這一關過去後,緊接著又來一關,飯後回到家中,我的這位朋友要求我與他們打麻將,我很鄭重的告訴他說「我已經戒賭了」,他一聽就又開始上話刺激我了,說「一個大男人戒煙、戒酒、戒賭這還是個正常人嗎」?我說「對,我是個修煉的人」。無論他怎麼說,我就是守住這顆心不動,很快師父就給我化解了這一關,這次使我真正體悟到了心去而難化的殊勝。

通過這些修心去執的過程,我在師父的呵護下,徹底修去了這個長期留在自己身上的癮好、惡習和擋在我面前的人心與執著。也在這個過程中實修掉了一大部份人情、面子、怨恨、委屈、爭鬥和不讓人說的人心,最關鍵的是通過實修,使自己的心性得到了提高,能夠真正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徹底的做到了戒酒、戒賭這些常人中的嗜好和惡習,直到今天無論在任何環境、場合下,我都沒有再喝過一次酒、賭過一次錢。在今後的修煉中,我還要注意實修自己在其它方面暴露出來的各種人心執著和觀念,做一名真正實修的大法弟子。

今天所取得的一切,都源自於師父的慈悲呵護,而自己所做的一切,卻距離師父的要求和精進的同修相差很遠。唯有精進實修,踏踏實實地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在法上提高自己,才對得起師父、對得起大法、對得起眾生、對得起自己,才配師父賦予給自己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這個光榮而偉大的稱號。

以上是現有層次所悟,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