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自己 否定「病業」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九日】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的老弟子,今年七十歲。剛一修煉,師父很快就把我的多種疾病,如腎結石、脊柱炎、腸炎、高血壓等都拿掉了,我無病一身輕。

否定「病業」 魔難

那是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早上,突然人不能動,一動就痛得要命,起不了床,睜不開眼,心裏不好受,上吐下瀉。心想可能是吃了剛打過農藥的白菜,中毒了。就要老伴同修請來醫生打針吃藥(能動了,可病沒真好,頭還暈),一個人不能出門,同修見了說:「那不是病,是師父給你清理身體消業,你沒把握好,以後還要翻出來的」。這不是師父借同修之口,點化我,沒過好「病業」關嗎?

我知道自己錯了,果真過了幾個月又來了,症狀和以前完全一樣。有了上次的教訓,念也正了,心想,我是一個修煉了五年的大法弟子,不是常人。師父早把我的身體清理乾淨了,沒有病了,這是上次沒有過好的關,還得過。法理清晰了,闖關的決心堅定了。這時兒子急得不行,說你不吃不喝四天了,還不上醫院甚麼時候好?我說:「明天就好」。

第二天早上真的就好了。又過了兩年,同樣的症狀又來了,睡了近半天。為甚麼反覆三次出現同樣「病業」?這是師父進一步給我淨化身體消業。我是修煉人,我沒病,我要起來。昨天我還答應要帶小侄孫去醫院檢查身體呢,於是到上午十一點,我硬是咬牙支撐著身體帶小侄孫上了醫院。因為快下班了,我便抱歉的對醫生說:「對不起,我來晚了,因為頭有點暈」。醫生是熟人,很關心的說:「給你量量血壓。」結果血壓高達240,太高了,她嚇得不行,忙請來一位老專家來看。我說:「沒問題」。老專家說:「血壓這麼高還沒有問題?不過,我當了這麼多年醫生,還沒見過240的高壓,心肌還這麼穩」。我對老專家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有師父保護沒事。」回家後吐、拉了兩天血水,還聽到頭頂血管師父給清理得吱吱響,好舒服,就這樣好了。

九年過去了,我的血壓一直很穩定,遭了這三次罪,再也沒有高血壓的黑氣往出冒了。更重要的是,從此以後,我能站在修煉人的基點對待「病業」魔難,能順利的克服一個又一個的「病業」魔難了。

在幫助丈夫同修中向內找,提高自己

二零一零年三月,丈夫喉管上長了一個包,沒讓兒女知道,但越長越大,飯也吃不下,話也說不清了,孩子們知道了,小女婿見狀大聲說:「媽,這家裏的事情都是你說了算,但爸爸的事我管定了,明天去醫院。」

當晚,我急哭了。但我冷靜一想,我和丈夫都是修煉人,我的「病業」是假相,他的「病業」不也是假相嗎?這種現象出現在我面前肯定不是偶然的,細想我在對待丈夫 「病業」問題的處理上也有漏,讓邪惡鑽了空子:當丈夫開始長包時,我是盡力瞞著兒女,沒有及時採取否定「病業」魔難的有力措施;當丈夫「病業」嚴重,兒女要送他去醫院時,又急於想如何迴避住院,且缺乏對兒女耐心說明修煉人「病業」的問題;而為此急哭了,也難免有情的牽扯。這確實有漏啊,讓舊勢力有了可乘之機,我們正面臨正邪大戰,我還哭甚麼呢?

我對丈夫說:我們一定要正念對待「病業」 魔難,一起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排除邪惡干擾。接著我倆一起邊學法邊切磋,醫院的醫療技術是常人手段,能對神起甚麼作用?「病業」是假相,舊勢力的迫害。我們要否定它,排除它。

這樣學著說著,我們的一思一念都溶入了師父的法理之中,丈夫忽然感到自己喉管上的包小了,不疼了,想吃飯了,好了。

謝謝恩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