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同修病業問題也要向內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一天晚上,家人同修打來電話,話筒裏她幾乎說不出話來,痛苦的喘著氣。我放下電話就開始發正念,過了一會打過去,她還是很痛苦,我決定到她家去,近距離發正念。

到了同修家,家裏不修煉的常人親屬非常焦急,和我說她這一陣子都不大舒服,還吞吞吐吐的想商量要不要去醫院。我沒多說甚麼,進了同修的房間,看到同修面部腫脹、躺在床上眼窩都黑了的樣子,因為有親屬之情,心裏也是一驚。我們家五人得法,在迫害中已經離去了三人,再次看見家中的同修被病業擊倒在床上,我心裏一下難以平靜。

先給同修放師父的講法。因為我知道同修平時不大重視煉功,也沒多想,就煉了第一套功法,接下來默默的與造成同修痛苦的生命溝通,希望能夠善解,然後針對強加給同修病業迫害的因素發了正念。但是效果並不明顯。我坐下來,心裏很亂,默默的想:怎麼辦呢?我一直在怎樣對待病業當中的同修這個問題上很矛盾。一方面我明白不應該承認舊勢力的迫害,另一方面,我又經常感到力不從心,我有時候想是不是我對同修太不寬容,還是我沒有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我到底是甚麼地方上法理不清呢?到底我有甚麼樣的人心與執著在擋著同修呢?我還有擔心常人家屬不理解的執著,其他家人同修的離世問題上,曾經引起過常人家屬的不理解。

坐在那裏,我想這個問題不是自己的,不好把握啊。忽然我明白了,我把眼前這一切假相當成同修的問題了。師父說:「他的事就是你的事」[1]。這件事就是我的事,是我的事就該向內找,我有甚麼問題?我的問題就是同修貪玩的問題我也有,只是程度不同而已,讓我看見就是提醒我也要去掉這個人心;我的問題就是太擔心同修出現病業了,缺乏堅定相信師父、大法威力的心,缺乏相信同修戰勝魔難的心;我的問題就是沒有意識到我也能承擔好自己該盡的責任,在舊勢力的迫害面前、在同修痛苦的時候,我否定和清理舊勢力一樣有效;我的問題還有不夠注重好好發正念,清理好自己的空間場,以至於沒能承擔好自己應該清理的宇宙範疇,以至於也給同修帶來了麻煩等等。

當我從內心深處把整件事當作是自己的事,自己的責任,自己在正法修煉中所必需面對的問題,真正的向內找時,突然感覺心裏平靜祥和,眼前同修的痛苦真的只是暫時的假相。

我又短時間的煉了第五套功法,然後再次發正念。發完正念,我心裏非常踏實,同修的臉色也恢復了正常。過了幾分鐘,同修睜開眼睛,對我說:「我感覺好多了。」 聲音正常了。常人家屬也看到了大法的神奇。

我和同修切磋了一下,鼓勵她突破有漏之處,同時不要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但我內心卻認識到了自己長久以來那種察覺不到的頑固的為私為我的物質是該去掉了。

感謝師父的慈悲。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