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真相中實修、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三十日】近幾年來我們幾乎每天都走出去,面對面的發資料、講真相,做著救度世人的事。經常有人對我們說:「天氣這麼熱」(在冬天說天氣這麼冷),這麼大歲數了還出來給人家講這個……說一些不理解的話。我們都得給他們講清楚,講到我們是在救人他們不理解,還要把怎麼算救人的道理給他們說清楚。他們明白了真相,也就答應了三退。

當初,每天騎自行車往返幾十里路,在嚴寒酷暑中、冰天雪地中、颳風下雨中走街串巷,期間經歷了種種磨難,確實感到了修煉的苦。特別是在社會上走,遇到各種人:鄙視、譏笑你甚至於辱罵,或者是對大法,對師父出言不遜,更感到救人的艱難。常人指責我們還好說一點,可誹謗師父和大法是決不能容忍的,真是氣就不打一處來,馬上就跟人家幹起來,知道自己是修煉人,應該高姿態,可那時就是忍不住。有時遇到強辯者,也就與人家爭辯起來,總想把對方說服,顯示出自己很強的爭鬥心、好勝心,結果是誰也說服不了誰,也救不了人,對救人還造成了負面作用。老伴也多次對我進行批評,自己也知道應該改正。但是,經過了好長一段時間都不能杜絕,只是對自己多年來形成的不好的秉性而苦惱,總覺得是秉性難移。

有一次學法時,師父說:「作為一個煉功人,就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高標準要求自己。」「你和常人一樣去爭去鬥,你就是常人,你要比他來的更歡,你還不如他那個常人了。」[1]這段法突然觸動了我的心,感到師父這就是在說我自己。向內找,感到自己實在是太差勁了,深深的感到對不起師父。和常人去爭去鬥,給講真相造成了負面的影響,想到這裏實在是感到無地自容,下決心必須改正。

怎麼改正呢?我在以後的講真相中遵照師父的教導去做好,有了很大的改觀。但是,舊毛病有時還犯,有一天我學習《轉法輪》,師父講到關於抽煙問題說:「有人也知道不好,就是戒不了。其實我告訴大家,他是沒有一個正確的思想作指導,就想那麼戒不太容易。作為一個修煉人,你今天把它當作一個執著心去一去,你看看你能不能戒的了。」[1]這段法對我有很大的啟發。改不了自己的缺點,就是沒有把自己當作真正的大法弟子,我一方面反覆的學《轉法輪》提高心性,堅決去掉這些不好的執著心,後來《洪吟三》發表了,我就把「如遇強辯勿爭言 向內找因是修煉 越想解釋心越重 坦蕩無執出明見」[2] 這段背下來。遇到這些問題,這段詩詞就縈回在我的腦海,立即就想到守住心性,這樣就控制住自己了,慢慢就徹底杜絕了自己不好的毛病。

在這麼多年講真相救度眾生的實際魔煉中,修去了自己怕吃苦 求安逸心、好勝心、爭鬥心,在培育著自己的慈悲心。現在我感到好痛快啊。

我和老伴兒是二零零五年開始面對面講真相的。在初期怕心是比較重的,在講真相中總是忐忑不安的。經過多學法,逐步提高了認識,增強了正念,懂得了講真相救度眾生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是我們必須完成的使命,是在兌現自己史前的誓約。否則,就達不到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標準。每個人背後都代表著宇宙龐大的生命群。可見講真相救眾生意義之偉大。在剛走入大法時,我們就知道要做好人、辦好事,那救度眾生不就是做最大的好人好事嗎?所以在講真相中我總覺的是做著最正、最偉大的事,因此就堂堂正正的去做好,也知道師父在時刻保護著弟子。正念一強,心就沒有一點怕意了,怕的物質也就不存在了。所以幾年來講真相救人也就這麼平穩地走過來了,當然也有過關和考驗。

在二零一一年一月份,我們到一個村裏發真相年曆,在大街上發人們都搶著要,我繼續往前走的時候,有一人向我走來,我拿了一張年曆就給他送去,走到跟前才看清是縣國保大隊(原政保科)的某惡警,我很鎮定的說:「啊,是你呀,送給你一個年曆。」他鐵青著臉沒說話,就奪去我的資料包。我直截了當的說:「這是在你村,你別造影響了。」他反說是我造影響。我對他說:「你在社會上你覺得是個人物,可在你村不是老少爺們就是鄉親,人們可不一定買你的賬,不信我把人們喊過來。」他說:「你別胡來,等我打個電話再說。」他就打電話,我在一旁發正念,並求師父保護。他打完電話還給我包,說:「你走吧,不能在這發了。」我也就走開了,轉到他村北部發完年曆回家了。

在二零一三年四月份,我與老伴到較遠的一個集市去講真相,這裏是鄉政府所在地,我給一個幹部模樣的中年人講真相,並給他一本小冊子和一個翻牆小光盤,他都接受了,只說:考慮考慮再退。我走後,他卻給派出所打電話,派出所來了兩個年輕人,一來就給我們照相,我把相機推到一邊,說:「你隨便給人照相是違法的。」不一會兒,派出所長和鄉里一名女幹部來了,所長一來氣勢洶洶的就把我們的資料包奪過去,說:你們是哪兒來的,來這兒幹甚麼?看起來很嚴肅。這時那個女幹部從包裏拿出一份資料看起來,我說:「你們看看吧,這材料對你們真有好處」。我開始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一邊聽著,還不斷的提著反面問題,我都給他們一一解答。所長給縣六一零和公安局打了電話。後來六一零和公安局的人都來了,還有我們單位辦公室主任也來了。他們來後沒有多說話,讓老伴兒坐在他們車上,就往縣城返。一路上老伴兒給他們講真相,我一人開著自己的老年代步車走在前邊,我一路不斷的發正念,解體他們背後一切邪惡,並求師父保護。當走回縣城時,六一零的對公安那兩個人說:「這事就讓他們單位去處理吧。」回頭對我們說:「快十二點了,你們就先回家去吧」。我和老伴就回家了,事情也就這麼結束了。這件事自始至終,我們就沒有感到害怕,總是正念十足堂堂正正的,這樣邪惡就惡不起來,不敢迫害了。

在最後的有限時間裏,一如既往的做好三件事,用修煉如初的熱情投入救眾生中去,在實修中去掉各種執著心,多救人,走好自己的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少辯〉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