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兒感悟:和親人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娘家是一個大家庭:大姐、三姐、我及我的丈夫都修煉法輪大法,然而,家中常人大哥、二姐、二姐夫、三姐夫卻對我們總是氣哼哼的。

三姐夫為了阻止三姐修煉,甚至使用暴力,因此,三姐一直獨自一人修煉,不能和同修接觸,偷偷找機會出去講真相,修煉狀態時好時壞。幾天前,我和三姐約好,我們一起回娘家(大哥家),她想好好的和我交流一下,幫幫她找找漏。

於是,在前天,我和丈夫同修一起去了一個很遠的集市發真相掛曆和資料,然後回娘家。結果,我們在集市上碰到了三姐夫,在我到娘家之前,三姐夫就把電話打給了三姐,他以為三姐也和我們在一起發資料呢。三姐事前並不知道我去趕集,她接到電話說,自己在大哥家的炕上坐著呢,三姐夫不信,讓三姐把電話給大哥,以印證三姐是否在撒謊,大哥接了電話,於是,三姐夫告了我一狀:「老妹倆口子又去幹閒事兒去了!」大哥氣哼哼的說:「我都不管了,你管個啥勁,吃飽了撐的?!」

我到了家,和三姐在法上交流了幾句,大哥進來沉著臉說:「你們就沒別的了,只會說這個?我看你們連正常人的話都不會說了!」我和三姐說:「我們說的都是最正的事兒啦!」大哥「哼」了一聲,不再理我們,一整天都拉著臉。

下午,三姐的小女兒打來電話,說她爸爸(三姐夫)明天要去打工(其實是在撒謊,騙三姐回家),讓媽媽回家。三姐說:「明天你二姨賣棉花,媽媽要去幫忙,明天下午,媽媽再回去。」大哥在一邊說:「回去得了!」我和三姐對望一眼,苦笑:我倆成了不受歡迎的人!

第二天,我倆去二姐家幫忙,空閒時,我倆去屋裏暖和暖和,又說起二姐家的那個二姐夫,當寶貝似的供著的毛魔塑像。三姐說,拿給二姐的孫子,摔了它。二姐聽到了,竟然朝我倆吼起來:「我家的事兒你們別管!」三姐說:「為你好!」「不用!」二姐吼道:「你們還有別的嗎?整天都是你們那點事兒!以前咱姐妹到一起,說說家長裏短的,嘮點兒閒嗑,現在可好,你們都不會說正常人的話了!」

三姐和二姐爭辯起來,我在一邊靜靜的聽著,陷入了深思!過了一會兒,我喊了一聲「停!」我對三姐說:「你犟啥呀,二姐說的就是有理!」一句話,姐倆有些打愣,二姐想不到我會幫著她說話!三姐還要辯解,我說:「二姐說的對,咱們太過了,我們可以自己去交流,不要在二姐他們面前,他們不理解,就會煩哪!」

到了外面,我對三姐說:「咱們是修煉人,要處處為別人著想,可是我們只想到自己的感受,高談闊論的,忘了二姐他們是常人,他們理解不了的。而且常人有怕心,我們只顧自己了,隔三差五的姐倆或姐仨(大姐也是同修)一起來聚會交流,沒考慮哥哥的感受,他們是常人,有怕心,擔心我們出事,又害怕連累自己,多辛苦啊!」三姐點頭:「唉,真是,難怪,他們越來越討厭咱們!」

中午吃飯,二姐和我們姐倆訴說著她的煩惱,我倆靜靜的聽著。其實二姐是很認同大法的,只是沒和我們一起修煉,她說:「我們是親姐妹,你們是不會騙我的。」我知道是我們沒做好。

收拾完碗筷,我倆回哥哥家發正念。我想起昨晚我讀《轉法輪》〈第八講〉「歡喜心」一節時,和三姐說起這個村曾經煉功點的小媳婦,買的活魚放到死再吃,外出不鎖門,說是師父給看家,一百元的鈔票當書籤等等,被村裏人說成是神神叨叨的,後來迫害後,被丈夫一家人摧殘致瘋,前些日子據傳已去世,還不到四十歲!我說:「她咋學的法呢?師父的法講的多清楚啊,咋就看不到呢!汗顏哪!」自己還在笑話同修呢,師父的法天天讀,自己不也是不悟嗎?還在怪家人不理解自己呢!

我對三姐說:「咱們這也是歡喜心,行為跟正常人不一樣啦!還怪常人層次低,卻不知道自己已經偏離了法!法天天學,兩年啦,還不知道向內找!咋學的法呀?對得起師父嗎?!」

找到了執著,法理清晰了,發正念清除干擾,心裏亮堂了,那種不被家人理解的委屈也沒了,環境也變了。

三姐下午回家,我也想回家,第二天是集日,想去趕集講真相,大哥說:「別走了,明天我用摩托車帶你去趕集!」

這兩天的經歷讓我悟到,和家人講真相,不能過於急迫,多聽聽他們的嘮叨。放下情,用慈悲心去理解包容他們,處處為他們著想,讓他們感受到我們還是他們的親人,只是大法讓我們變得更加親切、更加親近,更加值得信賴,潛移默化中讓他們感受大法的美好!

因為學法時間短,層次低,悟性又差,說出來是想給同修提個醒,有不妥之處,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