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魔難看全盤否定舊勢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七日】前些日子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被綁架,在抵制邪惡過程中惡警打我,我就喊:「師父,它打我。」該惡警聽見後嚇的左右四處張望後說:你師父在哪呢?我說:「師父就在我身邊」。後來他們就不打我了,我知道是師父給我做主了,接著又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救我。」惡警們聽見後極度恐慌,更怕別人聽見,嚇的趕緊把窗戶和門都關上了。他們見我不配合就抬著把我綁架到了公安分局並非法詢問我:法輪大法好不好?

我剛想脫口而出:「好」,突然轉念一想:「不對呀,現在是惡警非法詢問,說的每一個字都被記錄在詢問記錄上面,此時回答他們的問題豈不是配合他們了嗎?我是大法徒,他們不配審訊我,我可以在其它任何環境與情況下主動證實法,講真相時堂堂正正的說大法好,而不是在他們的非法詢問下回答他們。」他們見我不吱聲,都十分詫異,氣急敗壞的說:問你法輪大法好不好你也不說?我看著他們的表情知道悟對了。剩下的時間,無論他們問甚麼我都一語不發,讓我寫「法輪大法好」,我也不寫。其實不法警察是想讓我們留下筆跡,作為迫害我們的所謂「證據」,寫了也是配合邪惡了。

整個過程,我心中一直在背:「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1]。最後他們放棄了,連夜把我送到黑窩。

在黑窩裏,前思後想剛才的過程覺的喊「法輪大法好」時雖然讓惡警極度恐慌,但總覺的欠缺點甚麼。向內找發現剛剛喊時是為了讓自己免於被迫害,是為私,並非完全在無私無我的前提下就是為了證實大法而喊,想到此心中愧疚無比。

師父說:「了卻人心惡自敗」[2],「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3]我想:既來之,則安之,如果惡沒敗就說明我還有人心,那就向內找去人心吧,甚麼都不想了,我的生命是師父造就的,除了師父誰也不配管我,除了師父安排的一切我都不承認,師父讓我甚麼時候回家我就甚麼時候回家,只有師父說了算,誰也沒有師父大,師父就在我身邊。

被非法關押後我能深切體會到來自外面同修的加持,幫我清理空間場(幫受迫害同修清理他的空間場太重要了),在我正念不足時真真切切感受到同修輸送給我的能量使我正念變強。從到黑窩的第一天開始,師父就不斷的點化我有哪些執著心,我就順著師父的點化一個執著一個執著的修掉,師父點我有妒嫉心,我就向內找去妒嫉心;師父再點我還有爭鬥心,我就向內找去爭鬥心。一天夜裏師尊點化我這次被邪惡鑽空子的根本原因是情和色慾上犯錯了。回想這些年修煉路上曾經在男女問題上犯過一次錯誤,雖及時改過沒再犯,但被邪魔帶動的太兇時看過色情的東西,每次看過後都痛苦萬分,就在師父法像前懺悔表示不再犯,結果又犯,這樣好多次反反復復的。一次次向師父保證改過,一次次的再犯也是不敬師不敬法的大罪呀,這次被綁架就是舊勢力抓住了我在色慾上的過錯和不敬師敬法的大漏,抓住了迫害我的最大把柄,警醒後真是覺的懊悔萬分,自己真是太不爭氣了。下決心徹底去掉這些邪魔時卻不知從何下手,我就背法。《轉法輪》中〈煉功招魔〉那段關於色魔的講法有一個自然段可以背下來,那就反反復復的背這段;還背《精進要旨》〈修者忌〉:「執著於色,則與惡者無別,口念經文賊眼相看,與道甚遠,此乃邪惡常人。」這兩段法也不知背了多少遍,情和色慾被急速的銷毀著,我知道成功了,其實都是師父為我承擔了。隨著背法,深刻的體悟到情就是魔,是為三界而存在的,男女之間的事對於修煉人來說是錯誤的,早晚都得放下,否則就不夠標準。除此之外,每天腦中都有一些不正的念頭打進來:你將被判刑,在監獄被酷刑折磨,你將失去甚麼等等,念頭出現後第一時間做了否定,並極力的滅掉這些念頭,並對自己說:「師父安排的一定是最好的。」有幾次感到自己正念不足時,無力承受時心中想:「師父就在我身邊」念一出,淚水滾滾而下,感覺身體充滿了力量,變的正念十足,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所以我無所畏懼。

過了幾天,惡警又派人對我搞非法提審,我仍舊一個字沒說,他們無奈下灰溜溜的走了。一日,師父點我只有無私無我才能全盤否定舊勢力,我感到這是最後一道題了,心想:無私無我的法涵蓋的法理太大了,那麼現階段對於我來說應該做到甚麼呢?

我人在黑窩裏,那麼在邪惡的環境下是不是也應該不想自己會怎麼樣,而先想到別人呢?在任何環境下都要先想到別人,沒有自己。舊宇宙的生命是為私的,新宇宙的生命是為他的,做到無私無我才是新宇宙生命的標準,就不屬於舊宇宙了,也就全盤否定舊勢力了。

半月後,我走出了黑窩的大門,在外迎接我的是本地的眾多同修,我的心中暖暖的,我深知沒有師父的看護加持和海內外同修的幫助我是不可能闖出來的。

幾天後曾經誣告我的幾人見到我說:「你這個事出現後各個地方全是你們貼的粘貼,貼的到處都是,這些天我們的手機二十四小時就沒停過,彩信、短信、國內和海外電話一個接一個,電話不接都不行,彩信一條接一條不看都不行,鋪天蓋地,信息的開頭全是我們的名字,點名寫給我看的(說著坐到我身邊打開彩信讓我看)還有外地郵寄來的信件,通過這事我發現你們法輪功真的很強大。」我心中久久迴盪著一句話:「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4]。

寫下此文,一則感恩師尊無時無刻的看護,弟子唯有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走好以後路來回報浩蕩師恩之萬一,也希望同修在任何魔難中或心性過關中第一念要想到師尊,把一切交給師尊來安排,記住師尊就在我們身邊。再則,此次在與邪惡交鋒中有些體悟與大家切磋:除了我們主動給警察等講真相、證實法之外,其它情況下萬萬不能配合、回答邪惡的詢問、命令、指使,這點很重要,這也是全盤否定它們的一個重要環節。

個人淺悟,意在切磋,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