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好家庭關 堅定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四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以前我的身體很差,有胃病、腰疼、肩周炎,尤其是我手上長了東西。我到醫院治療六次,也沒有治好,反而是越來越重。那時我才三十五歲,還有一個一歲半的孩子。

這時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和我談起法輪功能祛病健身,當我把《轉法輪》這本寶書看完時,我手上的東西慢慢見好。我想這功法肯定很好,一定要把動作也學會。當我真正學法輪功時,家裏的干擾非常大。當我堅定修煉的心時,我的胃、腰、肩周炎、手基本好了,我更加堅定了學法的信心,家裏一切也就平靜了。

過家庭關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非法打壓法輪功時,我的心也有過動搖,但一想起一九九九年三月份的一天,我突然看到了無色的法輪在旋轉,每個圖案都在旋轉、正轉、反轉,真的和老師說的相同。當時我的心非常激動,以後不管別人說甚麼,我對大法對師父都是堅信的。

可是我的丈夫聽信了中共對大法的栽贓陷害的謊言,我一看書就搶,一煉功就和我打,有一次我打坐煉功,他突然把我掀過去,頭朝下,這時我聽到脖子「喀」的一下,我想這是他幫我消業。可是我起來後,感覺脖子不能動,一動就疼的我掉淚,而且手不能提東西,後頸馬上腫了起來。

這時我想到了師父的講法,我還是堅持煉功,可我丈夫害怕了,要我去醫院看,我堅決不去,這樣過了三天,脖子基本上不腫了,手也能提東西了,大約半月完全好了。

還有一次,我剛要煉靜功盤腿,他氣憤的走過來說:「你不是煉功嗎?我給你把腿盤上。」他猛的把我的腿往上一扳,只聽到「喀」的一聲,我感到腿疼的厲害,把腿放下來,不能站地,更不能走路。當時,我想我是煉功人,我要煉功,我有師父保護。我丈夫又一次害怕了,讓我去醫院,我還是堅定的說不。他就這樣看著我慢慢挪動,慢慢活動。到下午我能走動,甚至能騎上自行車。以後我丈夫嘴上說不讓我煉功,可心裏默許了。

在去爭鬥心時,我的心波動特別大。我與婆婆長期住在一起,常常為了一點小事鬥幾句,與丈夫更是如此,甚至大打出手。與婆婆發生矛盾,丈夫總是給婆婆爭理,我總是氣憤不平,甚至想到離婚。煉法輪大法後,遇到矛盾師父叫我們找自己的不足,向內找,這樣婆婆與丈夫對我的看法都改變了。

在利益面前不動心

我是在一九九四年承包了一個小店賣衣服,生意不是很好,碰上刁蠻的顧客就心煩,如顧客不買,我就說幾句難聽的。如果顧客要退換時,我也不讓他那麼痛快的退,換也得多拿錢。

我修煉法輪功後,顧客不管怎樣試穿、挑選我都不煩,不合適的都給人家退換,換時按合理的價位讓顧客滿意,生意反而比以前甚至好幾倍。

有一天,有個買衣服的女孩,選好衣服付款時,拿三百當二百的給我,因為是新百元她沒有捻開,我發現後馬上給了她,看到她很感動連說謝謝,我說你不用謝,我是煉法輪功的,這也是我們煉功人必須做到的。不一會兒,又有個買衣服的也是同樣如此。今天這事怎麼了?我想這不是師父在考驗我麼?我們決不讓師父失望。

有一次我給一個同行發光碟、做三退時,因為我的幹事心重,只求三退數量,沒有講清講明,雖然她退了,可心裏有疑慮。過後,我和我丈夫說了,丈夫知道後大吵大罵起來,甚至想起二零零零年我上北京證實法的事,因為那時孩子才五歲,正是臘月(賣衣服的好季節),父親因病還在輸氧,我離開家去北京,他顯的十分的不理解,新事舊事讓他罵了我三天。最後我說:「不管你怎樣,我堅定的學法、煉功、救人,誰也別想動了我的心。」他一愣,氣憤的一摔門睡覺去了。

通過這次,我吸取了教訓,救人講三退,必須學法,心一定要正,講真相,勸三退一定要到位,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早日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