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解與婆家怨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九八年喜得大法,十六年來,在偉大師尊的慈悲呵護下,身心受益匪淺。下面我將善解與婆家怨緣中修煉提高的故事與大家分享,不足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與婆家人的怨緣

我婆家有公婆、丈夫兄弟三人、兩個妹妹,都已成家,各有一子女,均在一個城市居住,每逢年節聚齊十七口人很熱鬧。丈夫排行老二,我和丈夫都比較誠實善良,上學時被邪黨文化大革命所害,沒能上大學。七二年初中畢業分配基建大集體工作。因雙方家庭經濟都困難,掙錢都交給了父母,到八一年結婚時一無所有,結婚打家具、辦婚禮的錢。是公婆讓丈夫向同事借的,說收禮後還,可結婚收禮後只把禮單給我們,讓我們還禮,卻不給錢,說沒錢了,卻把錢給小叔子買了新自行車。我們婚後因要還錢,在公婆家吃飯交的伙食費少些,公公脾氣暴躁倔強,常無理取鬧的打罵丈夫,蜜月裏曾將我們趕出家門,只好在火車站熬了一宿。婚後我生了兒子,妯娌三個只我生的男孩,卻遭不公平的待遇,公婆偏心其他兒女。

特別是公公經常家裏家外的打仗、罵人、惹是生非,在外惹了事就讓我丈夫去求人花錢擺平,總給找麻煩。丈夫常挨打受罵,我也跟著挨罵遭罪,我雖能忍氣吞聲不與公婆頂嘴,但卻心存怨恨、委屈無法釋懷,經常心煩氣躁和丈夫發洩怨恨。婚後一年多我們就搬到娘家給的房子住,離婆家比其他兒女都遠。但婆家還是有啥操心挨累花錢的事都找我們負擔,好事沒我們的份,只是一味的付出。丈夫說公公從小就看不上他,經常打罵他,而丈夫卻很孝順,很少抱怨。我修煉後明白了凡事都不是無緣無故的,這是我和丈夫與公婆家在前世結下的怨緣啊!

喜得大法獲新生

我結婚時住在婆家一個不見陽光,僅八平方米的簡易平房裏,冬天牆上結冰霜,夏天潮濕的被子長黑毛。生孩子在月子裏落下了風濕病,腰腿、後背疼痛難忍,嚴重時疼的直不起腰走不了路,每到春天頭和臉受風長紅疙瘩奇癢無比。又長期在這家庭惡劣環境下,整天精神鬱悶、委曲求全和經濟困難,吃不好睡不好的痛苦生活,導致患上了腦血管神經性偏頭痛、神經衰弱症、鼻竇炎、扁桃體炎、胃腸炎、乳腺小葉增生、婦科病等十多種頑固性疾病。尤其是偏頭痛,幾乎每天都吃去痛片等藥緩解劇痛,經常痛的心煩意亂寢食難安,難忍時痛的撞牆,時而痛的神經錯亂又哭又笑,多方治療不見好轉。鼻竇炎使我整天鼻塞不透氣,睡覺需張嘴喘氣,嗓子乾疼,常年口腔潰瘍。感冒如家常便飯,扁桃體經常發炎,高燒多日腫痛的無法吃飯,使我整天痛苦不堪,真是生不如死。

九八年五月初,在母親勸說下,我修煉了法輪大法,母親那時已修煉一年多,她修煉前患嚴重的心臟病、高血壓、動脈硬化、哮喘等多種疾病,修煉後都很快痊癒了。我看到了在母親身上發生的奇蹟和大法的美好超常。那段時間我很精進,早起晨煉,白天自己抓緊學法,晚上參加集體學法,有時還參加洪法活動,心情無比喜悅。在日常生活中,能按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遇事向內找,世界觀發生了很大的轉變,對名利也看淡了,感到身心受益很大,學法中明白了許多法理。我悟到:以前我總是抱怨丈夫和婆家人,與他結婚後讓我患上那麼多病,遭那麼多罪,其實都是自己欠下的業債造成的,又能怨誰呢,得病吃苦遭罪是還業債,這不是好事嗎?這罪也沒白遭啊,我因此能得到大法是多麼幸運啊,多麼值得珍惜啊,付出多大都值得。

隨著心性的提高,層次不斷突破,我感到每天都在飛升,體會到是師父在快速的給弟子往上推。不斷的給我淨化身體,多次瀉肚都是黑綠色的髒東西,原來生冷涼東西不敢吃喝,而後甚麼都能吃喝了,修煉後不久,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飛,無病一身輕,身心感到無比幸福美好。

善解與婆家怨緣

修煉後隨著心性的提高,我和婆家人的關係也不斷改善,遇到矛盾向內找,寬容忍讓,善待家人,在利益上也不去爭了。儘量多孝敬公婆。我們妯娌三個、兩個小姑及家人之間相處和睦,婆婆常誇我變好了,像變了個人。我經常給他們講真相,講大法的美好,送真相資料、光盤、護身符等,他們都明白了真相,知道「法輪大法好」,按「真善忍」做好人,並做「三退」保平安。我兒子兒媳也做了「三退」,並支持我修大法。大嫂和弟妹還幫助勸自己的娘家人做了「三退」保平安,都得了福報。大嫂的姑爺還用我給起的退黨化名作為微博戶名,三十多歲就提升副處長。大嫂已看了《轉法輪》也想修煉。

婆婆八十五歲了,九八年患重感冒發燒幾天不退,接來我家,我給她讀了一遍《轉法輪》,她很願意聽,病很快好了,多年的老年病也好多了。現在她經常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公公脾氣倔強,老倆口都沒文化,一輩子鬥嘴打罵。現在公公發脾氣時,婆婆就念「真善忍」,能忍讓寬容了,一般不和公公爭鬥了。

我和公婆家的矛盾也是經歷幾次大的魔難才得以善解的。主要針對去我的怨恨心、名利情來的。起因是家庭財產繼承問題,我公婆現住房四十多平米,是原平房動遷給的,其中十平米是我丈夫將舊拌棚修後找人辦的房照,寫我丈夫的名字,而我們結婚住的房子讓給了小叔子,動遷他得到一套三十多平米房子。婆婆多次說過,公婆現住房以後給我們和大伯哥兩家分,不給兩個小姑子,她倆也不給養老費。養老費、老人看病、大事小情等費用都是哥三個負擔。我和兩個小姑子一直相處比較和氣,從沒爭吵過。可她們對金錢看得較重,對分房子有怨言,背後和公婆不免說三道四挑撥是非。其實我在修煉中,已經把利益看的很淡。所以我沒有怪罪兩個小姑子,在與她們的言談中,我已表明放棄繼承房產,你們誰分都行。她倆很高興,也很尊重佩服我的無私大度。

丈夫是常人不想放棄,但在我的勸說下,也不想太計較。但是,公公本來就看我丈夫不順眼,就更加無事生非的挑毛病、挑事,經常在過年節全家聚會時,不知哪陣風哪陣雨就鬧的全家不得安寧。我丈夫已近六十的人,他還是又打又罵的,我丈夫有時不服就頂撞他幾句,他就更來氣。有幾次都是我好言勸說,讓公公別生氣要保重身體,都是我們不好。可卻遭到公公無理訓罵。我都平和的說:您罵我也不生氣,您別生氣就好。因為我平時多學法背法,保持祥和的心態,遇事有緩和餘地,能向內找自己哪做的不好,用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善解矛盾。

去年春天的一次矛盾更加激烈,是因我婆婆患腰疼(慢性病),正趕上我丈夫要出差,臨走說回來就帶婆婆去看病。而那時大伯哥嫂都退休在家,大嫂還是大夫,小叔子幹基建也放假在家,可公公就非等著我丈夫回來帶婆婆去看病。丈夫回來第二天我們就去了婆婆家,跟婆婆定好明天去看病。可吃飯時,公公就生氣的嘮叨說我丈夫不孝順,不給婆婆看病,還想要房子,養老費也嫌給的少等等。丈夫酒喝多了,脾氣也上來了,覺的自己沒少花錢出力,任勞任怨一片孝心,心裏不服就頂撞了他。公公就又動手打罵他,還掄起啤酒瓶子打他。丈夫招架式的推了公公兩下,公公就像瘋了似的打的不可開交。我與婆婆和大伯哥嫂都拉不住,公公還是不依不饒的蹦高叫罵。我力勸丈夫,你不是學弟子規要孝敬老人嗎?快給老人賠禮道歉,他給公公跪地磕三個頭才算消點火。我也不斷善言勸說公公別氣壞身體,他又衝我罵上了。面對他的無理謾罵,覺的他挺可憐,心想大法的慈悲與威嚴同在,不能縱容他的魔性,使其造業而毀了他。我便嚴肅的對他說:「爸,您罵我,我並不生氣,可這樣真的對您不好,有甚麼要求好好說,這房子我們也不想要,但養老費我們照給,孝敬老人是應該的,嫌少您說個數,我們雖掙的少,但儘量滿足您,希望您以後不要用打罵的方法來解決問題了,我是真心為您好。」聽了我的話,他有些震驚,立刻消停了。

經過多次與婆家之間家庭魔難的考驗,也是我向內找提高心性,修好自己去各種執著心的過程。雖然表面顯的自己高姿態,寬容忍讓。其實不然,有時心裏覺的不平衡,憑甚麼對我這樣?與丈夫發洩委屈抱怨,那個怨恨心會往外返。我就靜心多學師父有關講法。

師父的法理讓我從中悟到:這一次次的魔難,都是師父給我安排提高心性的機會,都是大好事啊!而自己承受的微不足道,大部份業力都是慈悲的師父替弟子承受了啊!謝謝師尊的慈悲呵護!

通過向內找,找到了許多人心執著,如爭鬥心、怨恨心、顯示心、妒嫉心、名利情等執著心。覺的很慚愧,自己修的還不夠純淨慈悲善良。於是我加強多發正念,清除這些不好的執著心,發出純正的一念:真心慈悲的善解與我有怨緣和對不起的生命與因素,讓他們得到大法的救度,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我立刻覺的全身發熱舒暢,所有的細胞都感到震動。境由心轉,生活中我多為公婆家人著想,多關心照顧尊重善待他們,經濟上我們自己節省些,多給公婆些養老費,給婆婆看病做了全面檢查花一千多元我們也自己負擔,看到婆家排煙罩、爐罩和電飯煲舊的不太好使了,就讓丈夫買了新的送去,常用的生活用品、食品和公公愛喝的茶葉也隨時買些送去,婆婆給錢也不要,去婆家時我也多幹些活。公婆及家人看到我的善心和誠意都很感動。

現在家庭環境發生了可喜的轉變,氣氛祥和。婆家人都很尊重我,笑臉相迎,進門婆婆問寒問暖,誇我去了就跑著猛幹活,公公趕快倒上茶水讓我喝,笑呵呵的順著我說話,我講大法真相他也贊同了,那個惡言惡語的公公簡直換了個人。全家人都誇我做的好,心眼好使,特別是大伯哥嫂讚不絕口,因他們親眼目睹了多次家庭矛盾魔難的經歷,也看過大法書,明白些法理。對我的善良忍讓、寬容大度很是佩服,多次在家人和公開場合稱讚我。家人還誇我長的年輕健康快樂,紅光滿面無皺紋,精氣神十足。這確實展現了大法弟子美好超常的精神風貌,也讓家人見證了大法的美好神奇!所以我們修好自己,就是在證實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