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法輪大法的快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六日】我今年六十多歲,從小就在黨文化中長大,在名利情仇慾望中掙扎。婚後丈夫外出上班,我一個人撫養一雙兒女,種七畝地,在重壓下,身心疲勞,各種病上身,肺膿腫造成常年吐血,當我住院醫治後回家時,醫生對丈夫說:別幹重活、別感冒發燒,多吃營養的東西。緊接著肩周炎、骨質增生、婦科病都來了,在遭罪時想:人來世間幹甚麼?難道就為了在人世中掙扎幾年嗎?

一九九七年三月的一天,我回娘家探親犯病了,已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親戚大哥再一次催促我回縣城後一定找法輪功。大哥坐下煉了一遍第五套功法,我看呆了,就覺得一股熱量通透全身,好像在很久遠生命深處與這個功法似曾相識。

回家後女兒陪我到煉功點,三天後有幸參加了法輪大法學員在影劇院舉辦的交流會。在這次交流會上,我聽到、看到大法修煉者的許多神奇的事:幾乎癱瘓的股骨頭壞死者好了;近七十歲一字不識的老大姐一覺醒來就能通讀大法書;肝腹水醫院不收的大姐修煉一段時間不治而癒;夫妻反目、婆媳有矛盾都通過學法向內找,把矛盾化解,家庭美滿幸福。那天我得到了寶書《轉法輪》

回家後一口氣把寶書連續看了兩遍,知道了怎樣做人,雖然那時對修煉還是似懂非懂,一股力量促使我在修煉的路上嚴格要求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到學法洪法中。全身的病不翼而飛,心情舒暢,身體輕鬆,來學法的人越來越多,人人重德不傷害別人,遇事向內找道德在回升。

因為學法的人太多,市區分成多個煉功點,就設在派出所和警備區門口,每天早晚兩次煉功。我們常到警備區向他們洪法,給他們講真相,把《轉法輪》給他們,一個軍官看了以後說這本書真好,以後我也煉。你們放心在這煉吧,你們不吵不鬧,周圍的衛生乾乾淨淨的,音樂也好聽。

隨著大法的深入人心,我們的煉功點迅速擴大,每天都有來學法的新學員。一個得法不久的新學員說:所有的煉功的人都被紅光罩著,周圍看熱鬧不煉功的人就不在其中,太好看了。

丈夫受益

學法小組在我家,丈夫看著我和同修的變化也得法了。他白天上班,晚上學法。得法不長時間師父就管他了,挺能喝酒的他突然不能喝了,不是味了。緊接著給他淨化身體,得法前他也是滿身的病,腦血管供血不足,鼻竇炎常年聞不到味,這次來的挺猛,吃不下飯,肚子發脹,迷迷糊糊,全身金桔色。

我每天給他讀法,師父說:「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1]。他說:我明白了我是在消業。晚上學法小組經過學法切磋認識到,這是在還生生世世欠下的業債,也是師父給安排的共同提高的好機會。他和大家一塊學法,到第十四個晚上突然爬起來要喝水,又說又笑了,大家都覺的這太神奇了,師父太慈悲了。

第二天他去洗澡,整個退了一層皮,十四天沒吃飯的人竟能很輕鬆的步行五、六里地。從那以後所有的病都好了。

學法修心寬容別人

得法前,我是個爭強好勝妒嫉心很強的人,總怕受傷害,極力的保護自己和自己的家庭。修煉大法一段時間,努力照真、善、忍要求做人,不爭不鬥,遇事向內找,看淡名利,為別人著想,寬容別人。

以前在老家蓋房子時,為了一些小事不知和鄰居鬧了多少次,本來鄰居在村裏就出名的不講理,她常在我家門口蹦高罵人,一罵就是大半天,誰勸罵誰,罵的都是些沒影的事。十幾年來,兩家的大人孩子像仇人一樣。

九八年我們同修幾個回老家洪法,她丈夫也來學法,我主動和他談心,教他動作,送他一本《轉法輪》和師父的其他講法。當時在場的本村人都豎起大拇指,大法真是了不起,您能做到這一步真是不簡單,這大法真是能改變人心。他得法,我高興還來不及呢,師父叫我們對誰都好,處處做個好人,這點事過不去怎麼能是大法修煉者呢?後來我幾次看見她和她打招呼她都不理不睬。今年的一天我回家迎面碰到她笑著和她打招呼,她終於露出了笑臉。

從法中我也明白了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丈夫弟兄三個,大哥、二哥都不在世了,大嫂家的三個姪子結婚沒房子住,托人向我買房子,我聽到後馬上回家找到大嫂和三個孩子說:我的房子你隨便住,房子周圍的大樹小樹都歸你們,反正我也沒用,你們好好孝順你媽就行了。大嫂一直在我家住著,二嫂知道後不平衡了,她也想要一份。我知道後,找到二嫂說:我還有塊菜園,四週都是樹,我走時大隊要收回,我已經交錢留下,你留著吧,後來二嫂把菜園租出去,到現在還收費呢。家裏的家具、生活用具,連櫃子、大缸、小缸,別說小的東西了都跑到嫂子和姪子家去了。丈夫回家看到了心裏氣的慌,開始我心裏也不平衡,怎麼不聲不響就拿走呢?師父在法中教導我們:「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我對丈夫說:是你的嗎?它認識你嗎?你的怎麼會在這呢?在這就不是你的。

女兒受益

女兒是和我一塊學功的,開始斷斷續續的在學法小組學了幾次,後來因為去外地上學加上邪黨的迫害就放下了。畢竟她學過法,知道大法好。二零零零年我被非法關押,邪惡到她學校去「調查」,老師和同學都用奇異的眼光看著她,她承受著一切:她高高的昂著頭,瞇著眼看著那些嘀嘀咕咕的人們。

二零零七年我被綁架到外地洗腦班,女兒想辦法找到我,當我們剛單獨在一起時,被關押在這裏的一個當地同修趁惡人剛走,一進我們屋子趕快說:小妹妹幫我打電話,女兒把電話撥通,剛把信息發出去,惡人就回來了,當時我的心咚咚的跳。這樣避免了一場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下午惡人抓人抓空了,互相埋怨誰走了風聲。當然這都是師父的慈悲呵護安排,她為此也得了福報,幹甚麼事都很順利,做買賣也很順心。她每次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把她買的好吃的東西擺到師父法像前。

二零一一年十月,女兒生下一個活潑可愛的男孩,孩子生下來左眼一直出眼屎,大大的,而且紅腫,兩隻眼睛大小不一樣,醫生說鼻淚管不通,建議去大醫院做手術。百日來家後,孩子的眼睛仍然這樣。我對女兒說不應該這樣啊!女兒低著頭說:我錯了,你沒看見我今天都不敢給師父上供了,我沒臉見師父,我對不起師父,我的誓約沒兌現。我向師父要求的每件事都如願以償,但我對師父說過的要好好學法煉功卻沒做到,我現在沒時間。我對她說:師父慈悲,既然認識到錯了改過來就是了,你能悟到這些也挺不簡單的。你就按照師父教導的真善忍宇宙法理去做,修心性,把你的壞脾氣改改,多看別人優點,少挑別人毛病,孝敬公婆,做個好媳婦。等有時間再說,永遠記住,甚麼時候都要證實大法,不給大法起負面作用。

下午三點多鐘家中來客人了,問這孩子眼睛怎麼還不好?女兒說都滴一百多天藥水了,也不見好。說著她轉身出去,等我給孩子拿奶瓶餵奶時,驚奇的發現,孩子的兩隻眼睛大大的、亮亮的一點毛病也沒有。我拍了一下剛坐下的女兒,你和師父說甚麼了?你看孩子的眼睛一瞬間好了。她說:我剛剛向師父承認錯誤了,啊,真的好了!謝謝師父!大法太神了,師父太偉大了!她立刻打電話給外地的公婆和丈夫,他們都不太相信。回去後,女兒給他們講了這件神奇的事情,女婿由原來的不理解,現在也戴上了大法真相護身符,而且對他的朋友們說:去聽聽你嫂子和我兒子的神奇事,咱們也改改觀念。

明真相的出租車司機

今年二月過生日,這天我和女兒出去買東西,我們打了三次出租車。第一輛上車後,和司機打聲招呼,抓緊時間拿出神韻光盤遞給坐在前座的女兒,女兒搶著說:大哥給你個法輪功的光盤,很好看的,法輪功這群人還真不簡單,在美國有幾個大型藝術團,而且夠專業的。司機問:這都演的甚麼呀?我說:大部份是五千年的神傳文化、傳統文化,像西遊記裏的孫悟空、宋代的穆桂英掛帥呀,可好了,好好看看吧,看完了送給親朋好友。他說:其實法輪功挺好的,共產黨太壞了,盡幹些不得人心的事,迫害這些好人幹啥,我看它快完了。

第二輛和第三輛的司機都看過二零一一年的神韻光盤,他們都說太好了,比春晚強多了,春晚除了吹就是鬥,除了欺騙就是逗人傻笑,沒幾個人愛看的,還不如睡會覺呢。神韻就不一般,雖然有的看不太懂,內涵很深,就像神話故事。他對共產黨無理智的迫害法輪功非常氣憤,特別是第二輛車司機是一個三十八歲的小伙子,非常清醒,他的話讓我至今感動。神韻光盤一拿出,他說是法輪功的吧?二零一二年的我還沒看過,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明白著呢,只是我擔心這麼好的光盤看後怎麼辦。我趕緊說可以放在家裏多看幾遍,有空就看,內涵大著呢。也可以給親朋好友同事看,那你還做大善事呢。他說:我能做到,我支持你們,佩服你們大法弟子,敬佩你們的師父,你們師父了不起!你們十幾年來在這樣邪惡的環境下走過來,不是一般的勇氣,我支持真善忍,如果人人都按真善忍做,那社會多穩定呀,多和諧啊!你看:他指著廣場上打著紅旗學雷鋒的隊伍說,前幾天唱紅歌,這不又學雷鋒,搞假大空,全是形式。如果都學法輪功那社會不就穩定了嗎?還用得著學雷鋒嗎?法輪大法、真善忍早晚一天會被認識的。快下車時他說:我經常收到你們發的彩信、短信、語音電話,我最喜歡了。

我沒說甚麼話,心裏萬分感恩,感恩佛光普照,師父慈悲,大法威德,喚醒了眾生覺醒,得到大法的救度。我眼含熱淚,真誠的對司機說:謝謝你!謝謝你對我們的理解與支持!車走了,我仍站在那裏。女兒說:媽,今天是你的生日,多好的生日禮物啊怎麼哭了呢?當然我很高興,出租車司機說出了世人的心聲,眾生都在覺悟清醒。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