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正重病消 救度身邊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二日】我是九九年皇曆一月開始修煉大法的。「七二零」之後,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我也被迫害的很厲害。有一次,我記得有十五名大法弟子被劫持到鄉派出所,問一些情況都叫回家了,唯獨我一個人啥也不知道,也沒有說,惡人又把我弄到縣公安局,一直到晚上八點,才讓家人接我回家。

這些年來,家人都很支持我修煉,在他們心情好時,我會潛移默化的使他們認識到大法的美好和神奇,丈夫、兒子、兒媳等相繼走入大法修煉,和我一起擔起救度眾生的責任。

一、正念重病消 救度身邊人

二零一零年八月,女兒來了,看到她爸的身體不太好,就說讓我們兩個人都辦個醫療卡,治病可報銷一部份。我當時就說:「我是煉功人,也不用吃藥、打針,我不辦。」我又說丈夫,你有高血壓,腦血栓,頸椎病,吃藥打針一輩子也不好使,你也煉功吧?他當時猶豫了一會兒才說:「我也不辦,我也不吃藥,不打針,我也學煉功。」就這一句話,他真的堅持下來了,兩年過去了,從沒有說哪兒不舒服,時不時的跪在師父法像前懺悔。可能師父看到他信師信法的心,就一下把他的病給拿掉了。

丈夫自己受益了,有時還給別人講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效。有一次,給他的一個科級領導講真相時,這位科長說:「你的膽子可真不小,敢給我講這事,現在機關禁止這個事的。」丈夫說:「我這不是為你好嗎?你看看書吧。」這位科長就真的接了書,第二天把書還給了丈夫,說:「這書我看了,也沒寫啥不好的東西呀,現在的社會真的變壞了,太黑暗了。就拿我來說吧,上邊想讓我提幹,說出來讓我送禮十萬元,我就想,要提不了幹,這十萬元不白扔了嗎?還是算了吧,我每月的工資六千多元,也夠花了。」

打那以後,我又找了神韻光盤、《我們告訴未來》、《明慧十方》、《九評》和小冊子讓丈夫給他看,後來他自己問有沒有煉功的?丈夫就給他找了師父的教功帶,問這位科長:「看了這些之後,明白了啥東西?」他說:「不就是退黨保平安嗎?」我就趁熱打鐵,寫了三個化名讓丈夫給他,當時他就把自己的姓和要退的黨填上了,也寫上了妻子和兒子的姓和要退出的團、隊,一家三口明白真相得救了。

八月二十六日,還是丈夫的單位,有一位年輕小伙子在那呆不到一年時間,要走了。丈夫看他人品不錯,到他走那一天,讓我給他找一些資料,我就給找了神韻光盤和兩本小冊子,轉給了他。回來後,丈夫說他高興的接著了,並讓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還說家裏有影碟機,回去讓家人看看。

二、未做手術 肺病痊癒

二零一四年正月初六,大過年的本來是高興的時候,兒子有點咳嗽還有點吐血,他就到醫院檢查了一下,結果大夫說是肺上有問題,第二天就需要住醫院做手術。當時,我心裏一震:「有那麼嚴重?大過年的做甚麼手術啊?真的要做手術也得等過了年,至少也得過十五吧,不能去,過罷年再說。」就這樣,兒子放不下有病那顆心,盼著年快過去,天天看日曆,真的像是度日如年的樣子。在那樣情況下,我說啥,他也不愛聽。

有一天,他又在看日曆,剛下晚班的兒媳婦正在吃飯,見他看著日曆犯愁的樣子,說:「你咋光想著去醫院做手術,醫院是啥好地方,好好的人,肚子割開跑了氣,人不就完了。」小孫子從床上跑過來也說:「爸爸,你這不是正念。」我知道這是師父慈悲,用家人的嘴在點化他。

我說:「如果不知道有這麼好的功法,我們必須去醫院做手術,那是唯一的辦法。但是現在咱們知道有更好的辦法,為甚麼不試一試呢?」

從那天開始,兒子就開始看書煉功,聽師父的講法錄音。也沒有拿藥,也沒有打針,煉了不足一個月,自己不聲不響的又去醫院做了檢查,結果是有好轉。他當時是在自己的房間裏煉,沒有和我們在一起煉,不好意思。

因為他的心放不下,老想著那個病,又過了段時間,快三個月了,他又去做CT檢查,兒媳婦陪著去的。醫生還是要求做手術。兒媳婦說:「你這本來就好啦,也不咳,也不吐血了,你住院試試,沒病也得住出病來。」

瞬間,兒子如夢方醒:「我再也不上醫院來了。」師父說:「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1]心放下了,甚麼事也沒有了,兒子的病也就徹底的好了。

兒媳婦有時間也看看書,煉煉功。她經常上夜班,容易上火,嘴爛是她的常見事。自從煉功後,就沒有那種現象了。她說這功太神奇了,看起來得好好學呢。

女兒也很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時也看看《轉法輪》和大法資料,一家人都很相信,我的親家公也很相信,還散過真相資料等。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給家人淨化身體,我們家人得了重病、大病,本應該花去很多藥費的,可一分錢沒花全好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