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親歷的神奇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七日】我在法輪大法中修煉十幾年來,深深體會到身在法中的生命是如此安寧和美妙,感受師尊在弟子身邊時時刻刻的慈悲呵護與點化,見證了大法中無數的超常神跡。大法的殊勝,其實是人言難盡的!在這裏回顧自己在修煉路上證實法、救眾生的一些親身經歷,以謝師恩!

一、字不褪色的電線桿

幾年前我應邀去表姐家做客,順便帶了兩瓶油漆。那晚,我請表姐帶路到一條人多的路上。看到一排排的電線桿矗立在黑夜中,我準備噴字。可是,只見黑影看不清電線桿無法噴。抬頭看著黑漆漆的天,求師父幫助我,哪怕給我兩顆星星,我就能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噴上去了。

想完剛一低頭,就發現已經能看清楚電線桿了,看到夜空中果真師父安排給了我正好兩顆星星,心中萬分感激師父的加持幫助!在噴字前,我給電線桿講真相,並告訴它們一定保護好我在它們身上噴的每一個字,不許邪惡因素抹掉。並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的每一個字打進每一位來往者的心裏。

第二天,我和山裏的一個明白真相的親戚看到了昨晚噴的字,有紅色的,白色,藍色的,那個字漂亮的無法形容,我們心裏也高興的無法表達。

七、八年過去了,我又一次來到了那裏。看到當年寫字的電桿歷盡風霜卻是每一個字都完好無損。與我同路的是個常人,他看著電線桿脫口而出「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我突然想著那夜師父給的星星,心裏說不出來的感恩!

二、夜如白晝

有一次我與同修香姐相約,到農村發真相資料救人。我們帶了很多資料,有各種真相的光碟,真相小冊子,真相粘貼,真相單張,各種彩色油漆等。因為農村的山路不熟,就到了表哥家裏請他幫忙帶路。表哥是明白真相的,所以非常高興給我們帶路。

吃完飯,七點多,我們和表哥及他的女兒一同出門。出門才知道我們沒有走過山路的人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山路深一腳,淺一腳的艱難。這怎麼發資料呢?香姐說,不怕,師父會幫助我們的。不一會,天上出現了月亮,並且月亮越來越大,形成幾層很大的光環,照得山裏的路和村莊如同白晝!我們把方圓幾十里的地方,上下村莊全部做到了。

等我們快做完的時候,天上有一種哨尾音的響聲。我們同時抬頭看天上落下一串五顏六色的東西,慢慢從我們頭頂落到山下看不見的位置。香姐說,好事啊,發正念中看到清除邪惡時有這個景象,是我們的舉動清除了另外空間的邪惡了。表哥說,我活幾十歲的人了,我這一輩子也沒看到今晚這麼大的月亮,和天上拋下的這麼個東西啊,真是神了。

我們把帶去的資料全部做完快到第二天的五點了。這個時候月亮才開始慢慢的暗淡到沒有了!當我們搭乘六點車返程時,看到很多的人拿著我們發的資料三五成群的議論著,心裏默默的祝願這些眾生趕快得救!

十幾天以後,也是在那片居住的親戚大哥來到我家。他說,你是不是回去了?我說,怎麼這麼問?他說,都十幾天了,家家戶戶都還在議論法輪功的事,到處都是的。我問,那些人怎麼說呢?他說,人家都看了自然是大部份都說法輪功好,只有少部份人抬槓!人家還說,你們法輪功的人嫌貧愛富!我一聽急了,這怎麼可能啊?大哥說,你們發碟子,有樓房的就發,沒樓房的就不給,人家當然要這樣說了!我一想,的確是我們做的不對!被觀念障礙了,總覺得有樓房的可能家裏會有影碟機,沒樓房的可能不會有影碟機。怕浪費了真相資料,所以才沒給。這次通過大哥的嘴提醒了自己,其實眾生都急著等我們發真相資料,應該無分別的對待,以後發資料就不會這樣了。

三、正念走出牢獄

二零零零年時,我常聽同修說,對於邪惡生命的迫害,她敢於面對一切!我聽後很懊惱自己,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為何沒有生出同修那種為了維護大法而敢於面對一切的心?沒過多久,一天在和另一個同修的交流中,突然意識到自己也有了敢於面對一切的心!正在這時,我地相隔市區幾個小時路程的山區傳來消息。那邊縣城僅有的兩個大法弟子被綁架了。我與同修相約帶了很多的資料去山裏發放真相資料。

山路崎嶇,對於我們兩個沒有走慣山路的同修來說覺的異常的艱難。有的山裏人家的房屋建築在山頂和半山腰上,很少有平路可走。走這樣的路,帶著的幾個饅頭都成了累贅。為了減輕負擔,只得把帶著的饅頭送給明瞭真相的山裏人。晚上找不到方向,只有找了家簡易旅社住了。這才發現,我們兩個人的腳趾頭和腳趾甲全是烏紫的。顧不上疼痛,天微亮我們就又開始發放真相資料。

到中午時,就剩下不多了。這時遠處傳來警車的嘶鳴,我們估計是被人告了。正好我們發放真相資料已到了公路邊,就準備在路上攔個車走人。這時,迎面來了一輛黑車,我們感覺有些不對勁,就往山上走。可是面對眼前要翻越的大山,腳痛的實在抬不動。帶著僥倖又折回路上,誰知那個黑車也返回來了,原來真的是警察的車,於是我們倆被綁架到車上。沿路我們發現許多的武警在查路過的大小車輛,抓我們的人往外面打了個電話說「抓到了我們才撤離了。」我暗自好笑,我們就兩個人,至於動用武警部隊的人嗎?

我們被綁架了,我才想起我們要來此地的頭天晚上我做了一非常清晰的夢,有邪惡追我們,我們後來便繞道往山上走脫了。自己真笨,這不是師父點化讓我們從山上離開嗎?我竟然沒當回事。要是我們不怕吃苦的話,剛才從山上是可以走脫的。在牢裏,我很著急外面的情況,大家都被關著,怎麼講真相呢?就對同修說,「你出去吧,都關著不是個事」同修問怎麼走?我說,「你就說是我帶你來的吧,邪惡一直就想抓我,苦於沒有把柄,這次不會輕易放了我的,出去一個是一個,都關著怎麼講真相救人呢?」說了半天,同修同意了我的建議。最後,我強烈要求,放我回家,一切我師父說了算!同修對舉報的人很不理解,有些怨言。我說,「別怨他們,他們是最可憐的生命。如果他們知道了真相,你打死他們,他們都不會出賣我們的。」話一說完,我突然間感覺全身很舒服的一種美妙。一下子明白了,密勒日巴佛明明知道別人送給他的是一碗毒藥,他也要喝下去的那種心境。我心想,這是甚麼感覺,怎麼這麼舒服,這種感覺一下就沒了。

那晚,我做了個夢。夢到師父在空中看著我笑的很開心,下面人山人海,我朝著師父在的方向狂奔。有人喊我說,你幹嘛去?我說,我要和師父合影。那個聲音說,這不是執著嗎?我說「去,去,去,這也叫執著?」我一扭頭,師父笑的更開心了。接著就轉了個畫面,省城的同修站在我家門前對我說,快看,看完快傳!我一下醒了,明白了自己的路師父另有安排!告訴同修我們準備回家。師父給我安排的路不是在牢裏,我們都會沒事的。

九天後,我們堂堂正正的從牢裏出來!走出監獄大門的那一刻,我從心底裏發出一個聲音。從今往後,別再妄想讓我踏進牢獄一步!當時,真的有感覺自己微觀的細胞都在震撼!我時時都在師父的呵護中,我怕甚麼!只要我們有一點的正念,師父都會為我們做主的!

四、師尊為弟子除毒藥

有一天,我準備好真相資料想去鄉下。早上正準備出門的時候同修來了,說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跟我說一下,但怎麼都想不起來了。我說那等我回來想起來再說吧,現在有人等我,我要去乘車了。

來到鄉下,我看到親戚家院子裏面的白菜綠油油的,露珠還沾在上面,順手扯了一大把,親戚就洗了洗炒給我吃了。早上吃過後,大家都知道我喜歡吃白菜,中午的時候做了我又吃了一盤子白菜,和我一起吃飯的親戚們誰也不吃這個白菜,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我面前的盤子。到了下午兩點過後,我開始很難受,想吐又吐不出來,肚子裏胃部火燒火燎的,那個難受的症狀感覺是來要命的了。我開始發正念,但是對難受的感覺不起作用,根本無法清理。我火了,大聲說:「我一開始得法,就把自己交給我師父了,我的一切我師父說了算。我就跟我師父走定了,想要我的命門都沒有!」說完好多了。我看到有人從門口路過,就趕緊叫這人幫忙叫和我一同來的同修過來。

這下驚動了村裏人,大家都來看是怎麼回事。這時候這個親戚才突然想起來說:「她(指我)早上和中午就吃了白菜,那個白菜一打完農藥都沒乾她就吃了。」村裏人都埋怨他,你打了藥為甚麼不說呢?打的甚麼藥啊?親戚說不知道為甚麼我就想不起來告訴她呀,是甲銨磷。我一聽,這不是劇毒嗎?心裏一慌,結果胃就開始劇痛,心裏馬上求師父救我,我貪吃白菜的執著被邪惡鑽空子了!旁邊這個同修被迫害了三年,剛從監獄回來,還不知道如何發正念,只知道拿著《轉法輪》大聲讀。村裏人都說快去醫院吧,幾個小時了這樣不行的,性命攸關不是開玩笑的。我和同修都說沒事,大家都回去吧,師父會管我的。這時,天空中電閃雷鳴夾著暴雨彷彿要把天撕破一樣。

村裏人商量著打電話叫兩里外的醫生過來,電話打了幾遍沒有人接。我們又讓他們回去,他們無奈又怕我出事,就悄悄的站在屋簷下的窗邊看著。我以為他們都走了,就開始發正念鏟除想要我命的一切干擾因素。看到好幾個生命都想要我死!我說,你們妄想!我的命是要留著助師正法,救度世人的,想要我的命,你們不配!除了我的師父,誰也別想要我的命,我不會給的!最後折騰了好一陣,一波波的痛不斷襲來,難受的我眼淚直流,真後悔怎麼對白菜執著呢。一直到凌晨四點,我突然感覺好了。可是兩隻手的手臂不能動了!我和同修一看,兩隻小臂和雙手全是黑的。一陣陣的涼氣從指甲處往外冒,這就是在向外排毒呢,我和同修當時高興極了,都說弟子感謝師父又救了我一命!

第二天一大早,村裏人看到我真的沒事了,都說這法輪功是真的呀,還真夠神奇的。後來,我給他們村裏很多人都做了三退。我回到家裏,前面那個說有事想不起來的同修急急忙忙的來了說:「我才想起來,你要注意安全!我看到兩個穿黑衣服的人,從山上下來,邊走邊指著你說,不信這次抓不住她的漏,不信這次弄不死她」。我才明白,原來親戚想不起來告訴我白菜打了農藥,在餐桌上只看著我吃的那個怪異樣,和同修想不起來提醒我的事,都是被邪惡抑制了,這次邪惡是來要弟子的命來了!弟子感謝師尊保護弟子、幫助弟子化解了一切災難!

在我的修煉過程中,道不盡師尊的偉大與慈悲。弟子唯有精進不怠,做好三件事。才不枉師尊對我修煉中的一路呵護!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