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飛來的錢財不動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四日】

面對飛來的錢財不動心

二零零八年,當局以我修煉大法為由關押迫害我,我的養老金存摺也被扣押。從看守所出來後,我先掛失我的存摺,之後我去郵政儲蓄銀行取錢,銀行職員問我取多少,我說全取。她給我一萬四千九百元。我當時也沒想太多,拿起錢就走。可是在路上我反應過來:「怎麼這麼多?我應該只有幾千塊錢啊!」急忙打開存摺一看,名字搞錯了。我就趕忙跑回去告訴那個銀行職員名字搞錯了。

我的退休金每月才九百多快,面對這白白給的錢,我一點沒動心,因為我剛剛從看守所出來,有顧慮和怕心,沒有開口講真相。我就寫了一個條子,遞給那個銀行職員,我告訴她我是修煉法輪功的,不貪不佔,因為師父教我們處處為別人著想。

放下怨恨心 不計前嫌

修煉法輪功之前,我和我丈夫仇恨很深,他經常對我大打出手,把我的肋骨都打斷了兩根。以至於看見他,我就不自覺的渾身發抖。我們已分居很多年了。學大法後我明白,也許是我以前欠他太多,生生世世的業力輪報所致,再說我是修煉人,不能抱著仇恨心。

二零一零年初,醫院診斷他得了肺癌晚期。孩子們開始不敢叫我去照顧他,後來膽突突地問我:「我爸病了,你有時間來照顧他嗎?」我說:「有時間,有時間。」如果沒有學大法,我是不會去的。兒女們很感激,我和孩子輪流照顧他,可他還是時不時罵我。後來,醫院覺得沒必要治了,讓他辦理出院。為了方便照顧他,我帶他來昆明,在火車上,他的脖子都抬不起,本地話叫「脖項倒」,就是人離死亡不久了,看那樣子好像兩、三天都活不了。

到昆明後,我問他:「我把師父的講法放給你看,好不好?你願意看,願意聽,才起作用」。他說:「好」。在看師父講法錄像期間,他身體一天一個樣。到九講講法錄像看完,他可以吃兩碗飯,是他前幾天飯量的十多倍了。菜、魚都能吃,還去民族村去玩,逛街。

兒子問他走得動嗎?他很自豪地說:「走得動」。氣色都非常好,不是以前黑紫色了。

可是丈夫回老家後,就放鬆自己,不看師父講法了,天天打麻將。後來又有人告訴他,他得的是肺癌(他一直以為是肺積水,沒告訴他實情)。他馬上身體精神都垮了,很快就離世了。其實他早就到壽了,命是大法師父給延長的,他卻不珍惜。我更加體會到大法修煉的嚴肅。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