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入集體 找回「修煉如初」(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五日】(接上文

第二部份:在集體修煉環境中的快樂

四、實修自己,開創好家庭修煉環境

從走進集體到溶入集體,我努力的實修自己,找回了「修煉如初」的狀態。首先開創出了家庭修煉環境,真感覺是在幸福的修煉中。

1、歸正自己,擺脫困境

我這個三口之家,曾是人人羨慕過的,家庭非常和睦。在得法初期,我和丈夫都是企業機關裏廠級幹部,經濟較寬裕,有多少親戚朋友同事們都為之仰慕。 但是從我被非法勞教以後,工作失去了,丈夫一人的工資支撐了這個家。非常好的朋友,都離我而去。儘管如此,我們彼此互相照顧,互相惦念,表面上我們依然是 一個溫馨的家,但由於自己偏離了修煉的正路,深感仍被烏雲籠罩著。

在我回來的三年多時間裏,家中頻頻出現不測:先是八十多歲的老父親因胃癌去世,當初他也曾修煉過,但迫害發生後沒有堅持,這次發現得了癌症,又從新開始學習師尊的講法,身體在逐漸的好轉。我被抓後,在極度悲傷中,短短一年多,他就離開了人世。人人都稱脾氣好、性格好的丈夫,開車出門總是讓人不放心,誰要惹著他,不論用甚麼方式也要報復一番才算完事,火氣十足,我又氣又急又無奈。女兒經常看電視,上網,玩遊戲,弄的我實在沒辦法,穿的衣服也很喜歡那些怪異的,最後被師尊調理過的身體出現了重病。

家中的環境更是糟糕,陽台的頂子下雨時稀里嘩啦的漏;房頂大片掉牆灰;地磚無緣無故的崩裂;水管多次漏水;家中蟑螂遍地。我被牢牢的禁錮在這些困擾中。經過一段時間的集體學法,我才意識到,這些問題的出現都和自己的修煉狀態有關,要擺脫困境,首先要在法中歸正自己。隨著正念漸漸增強,很多撓頭的事情,竟意想不到的發生了轉變。 這裏僅舉一例。二零零九年,我家居住地全樓滅蟑螂。當時家裏並沒有蟑螂,但由於沒有正念,我便按照送藥人的說法,把家中所有的角落都放上了蟑螂藥。不料這一放可招來了麻煩。家中蟑螂從一隻到多隻,又從多隻到一群。我接著按常人的辦法,噴藥、粘貼,都無濟於事。有一天蟑螂貼上竟爬滿了大大小小上百隻蟑螂,這可怎麼辦,直接扔了吧,聽說蟑螂繁殖最快,我便下樓拿火燒掉了蟑螂。這一燒麻煩更大了。家中桌子上、床上經常可見,多處地磚底下都是它們藏身的地方。與同修們交流後,一位同修給我帶來明慧網上的一篇文章,關於家中出現蟑螂對它善解的方法,我看後深受啟發。我想,修煉後自己曾殺過活魚,這一次又燒了蟑螂。表面看我很和善,但在修煉上看那是假善,這殺生的行為又何談慈悲呀,那是在黨文化中形成的假惡鬥的意識在作怪,我找到了自己採用善解的方法沒起作用的原因。師尊講「殺生這個問題很敏感,對煉功人來說,我們要求也比較嚴格,煉功人不能殺生。」「殺生不只是會產生重大業力,還涉及到一個慈悲心的問題。」[5]我的心都被震碎了,我是修煉人嗎?在不斷的向內找中,我的心性一點點昇華。一天晚上發完十二點正念,我感到了一股慈悲的力量帶動著我。我對著蟑螂經常出入的地方,用最慈悲的心,一字不差的背著師尊關於善解的法,用心與它們溝通。我的心在流淚,連續三天我都這樣進行了善解,一星期後蟑螂不見了,到現在再沒看到過蟑螂。在家人面前見證了大法超常的法力。

2、成立家庭學法小組

一直以來我與很多同修一樣,都有一個很強烈的願望,就是期盼著家人能夠得法,共同分享在大法修煉中得到的快樂,做大法的事情能夠得到家人的鼎力支持。我煉功後的身體變化家人非常清楚也很支持,但自從九九年邪惡迫害法輪功後,對有些事情特別是講真相就不理解了。隨著正法形勢的推進,我意識到,家人是最應該明白真相的人。所以在集體學法的同時,和姐姐(同修)商量,分別在各自家中,成立了兩人學法小組。丈夫和姐夫雖然還沒走入修煉,在我和姐姐的帶動下,每天或學法、或聽傳統文化、或看新唐人電視台節目,一直堅持到現在。開始,自己因帶著一顆讓他得法的心,念到哪句話都想讓他明白,所以在法理上沒有太大提高,經過一段時間,我意識到那顆向外看的心,障礙了自己靜心學法,我決心去掉它。當意識到這一點時,家人也從被動看,逐步到有了正念主動學。就這樣我和姐姐一點點的突破,丈夫和姐夫一點點的改變。

另外我和姐姐、婆婆與另一位同修,在婆婆家成立了四人學法小組,每週固定時間一次。我們克服了學法初期來自另外空間的干擾,如身體的不舒服,矛盾的出現, 觀點不一致的爭論等等。由遇到問題首先向外看,到主動找自己,漸漸形成機制。 就這樣,從二零一零年參加集體學法,又組織家庭學法小組後,歸正自己一思一念,悄然間,家中的各種麻煩不翼而飛,擺脫了困境,快樂祥和的氣氛又恢復了,祥雲又一點點飄落到我的家中,開創了較好的家庭修煉環境。

3、建立家庭資料點

看到資料點同修們辛苦的付出,意識到自己的使命和責任,我決定要在家裏開一朵小花。當我有了這個願望,師尊又給我安排認識了兩個技術嫻熟的同修,幫助我購買打印機、刻錄塔、光盤、耗材,教我打印、刻錄技術,教我上網、下載方法。還有一位同修特意給我打印了明慧網關於建立家庭資料點的小冊子,這時我感覺自己的心與同修們貼的更近了。

剛開始購買設備時,我的怕心還很重,尤其是刻錄塔,因為考慮到效率,我買了一帶七的,體積相對較大,想到家裏要擺個打印機還比較普遍,但是這個刻錄塔就招眼了。在回家的途中,人心開始翻動。是先暫時放到婆婆家,還是直接拿回家,因為我做資料,還沒與丈夫商量。該怎麼辦呀?一股正的力量鼓舞著我,我是做宇宙中最正的事,不能因為自己的人心重,讓家人失去擺放位置的機會。直接拿回家!到家後人心又上來了。放哪兒好啊?先收到櫃子裏吧。這樣等家人上班後我開始操作,用完再收好。 一天,我正在刻光盤,丈夫按門鈴提前回來了,我沒有任何思想準備。雖然我的操作在裏屋,但是也保證不了他不進來。這時,我腦中瞬間想起了學法小組中,一位同修講她在做資料時,如何抓住一思一念向內找。我意識到這不就是叫我修去怕心的機會嗎?我立即發了一念:請師尊加持弟子正念。解體另外空間的一切干擾,去掉自己這個怕的物質,讓丈夫接受刻錄塔。也奇怪,他進家後直接到了裏屋,一眼就看見了刻錄塔。我也沒動心,只是微笑著和他打了招呼。他看見刻錄塔時,只說一句:呵,還有一個這個呢。很平常的就過去了。我知道:自己有了正念,師尊就加持了弟子。 原來修煉就是這麼簡單的事呀。就這樣,一次又一次的碰撞,一次又一次的去掉那個怕的物質。現在,在師尊的呵護與同修們的正念加持下,我能堂堂正正的在家做資料,並為多名同修提供。不僅如此,丈夫有時間就幫我刻光盤、剪盤袋等。一到休息日,便主動承擔全部家務,他經常說的一句話是:我多幹點兒,好給你多騰出點兒時間。

家庭資料點從建立到正常運作,經歷了很多心性的考驗,也反映出許多人心,但每週的集體學法交流,使我在漸漸的歸正。我悟到:家人表現出怕時,正是自己有那個怕的物質;家人有不耐煩或發脾氣時,正是要去自己那顆愛急的心;家人跟你劈頭蓋臉,正是自己黨文化爭鬥的心在作怪。家人的任何表現,都與自己的修煉有關。在漸漸的正悟中,各種人心去掉了,心性昇華了,對法理的認識也在不斷的提高著。在做資料中我學會了修煉。

4、我和女兒手牽手走在助師正法路上

我得法時女兒六歲,初期跟我到煉功點學法,雖然沒煉功,但時常聽師尊講法,她的身體也得到了淨化。從一九九五年到二零零五年我被迫害前的十年中,她從未吃過一粒藥。二零零五年我被非法勞教期間,由於自己沒做好,女兒淨化過的身體,也以病業的形式遭到了迫害。一天在學校突然倒地,不省人事。二零零七年,邪惡到家騷擾,我寫了所謂的「認識」,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一個星期後,她在家中又出現了這種情況,我按照常人書中講的去尋找「依據」,並脫口而出,告訴家人可能是癲癇病。到醫院檢查確實診斷為此病,拿了藥開始醫治。醫院大夫說這種病得了就不會好,要終生服藥不能停了,但對免疫系統破壞力較大,丈夫、女兒堅決要吃藥。我當時只是著急和埋怨,怨他們怎麼不悟啊,女兒的身體是師尊給淨化了的,煉功就沒有問題。卻不知是因為自己不正的一念,導致了這個局面。

女兒吃藥兩年後,有一天提出不想吃了,吃藥吃的很不舒服,便停止了服用。三年後,也就是二零一二年的一天,她的「病情」又突然發作,這時,我參加學法小組已有近兩年,有了正念,便耐心的對女兒說:師尊一直在呵護著你,不要怕這都是假相,你應該走入修煉了!女兒這時已經看過了一些真相資料,便跟我來到學法點。從學法點回來,她便感覺舒服多了。一個多月後,又來了這麼一下,正是學法的前一天。這時她悟到:這就是在點化我,我要真正走入修煉!她拖著疲憊的身體,來到了學法點。這兩次都沒有想到去醫院,正是在師尊的呵護下,在集體環境中得到了同修們的正念加持。女兒深深感受到:集體修煉場的能量太大了!有一次集體發正念半小時,發完後她又接著盤坐到一小時。回家的路上對我說,這次發正念感覺就像一個人出了一身汗很難受的時候,洗了一個涼水澡一樣舒服。感覺真強烈,真太爽了!

現在女兒身心健康,精力充沛。每天早晨堅持煉功,上班路上聽師尊講法,每週參加兩個學法小組。我倆平時遇到問題都能向內找,如果誰忘記了,另一個人就去提醒,再沒有以前為一點兒事,出現僵持的場面了。每次從學法小組回家的路上,我倆一起發資料、發軟件、貼不乾膠粘貼,她高興的說:我一去做證實大法的事就特高興,因為我覺的這是在做最正的事。我深知這是她生命中等待已久的期盼!

五、圓容整體,開創集體修煉環境

今年年初,看了二零一三年神韻巡迴演出,深感正法進程的加快和救人時間的緊迫。師尊安排我認識了一位女同修,在交流中聽她談了自己的感悟。她說:第一首歌是《大法徒的胸懷》,接下來的第二首歌是《帶上我的心願》,最後一個舞蹈是《神佛的慈悲》,映入眼簾的是師尊那洪大慈悲的法像下,蓮開滿天庭的壯舉,打坐中的修煉人由近而遠,一排排的延伸著,這前後的呼應,有著非凡的意義,彷彿聽到了師尊的呼喚!看到了那普天同慶的盛況!我感到我們大法弟子要用寬大的胸懷,洪大的慈悲,抓緊救度有緣人。

在學法小組交流中,大家也就此話題進行了討論並悟到:在現實的各個項目中,在救人的關鍵時刻,要更好的做好三件事,開創修煉環境,圓容好整體。家人與大法有著太大的緣份,他(她)們更應該儘快明白真相,要儘量引導他(她)們走入大法修煉中,在家人的支持下,用更加平和慈悲的心態,救度更多的有緣人。這需要我們用誠心和汗水去實現。

我們這個修煉集體,年齡幾乎都在四十歲以上,大部份六、七十歲,最大的八十多歲。雖然年齡較大,但從九九年到現在,儘管邪惡的壓力很大,同修們無論搬家到哪兒,工作崗位多遠,每週固定一天取送資料,風雨無阻,平穩的走到了現在。陸陸續續曾經來過這個集體的有幾十人。儘管同修之間也有過心性上的磨擦,但是大家始終就這樣堅持著。每次來之前,大家都抱著一念:我們是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有師尊加持,誰也干擾不了。並恭恭敬敬的給師尊敬了香出門。溶入這個集體中的同修都感到受益匪淺,修去了很多人心,歸正了很多不正確的狀態。在大陸這種特殊的環境下,這個集體太珍貴了。每個星期的學法交流,大家都期盼著下次的到來。現在大家越來越清楚如何用正念維護好這個集體。

師尊說:「環境是你們自己創造的,也是提高的關鍵哪。」[2]記得我們得法初期,每天都要到學法點,那個狀態自己都能感覺到,提高的非常快。同修們意識到:要找回「修煉如初」,就要開創出我們的學法環境。我們在這個大的集體中,又分成三個學法小組。形式上分開,但心還連在一起,在學法的進度,心性提高的經驗,悟到的法理上及時溝通。隨後又在此經驗的基礎上,開闢了多個學法小組,把好的經驗帶到新的學法組。有的十幾個人,有的兩、三個人;有的是母女,有的是夫妻,有居住相鄰的同修;有的固定時間地點,有的不固定;有每週參加一、兩次的,有五、六次的;有年輕同修帶動老年同修的,有精進同修帶動新走入同修的。有的同修一週要參加四、五個學法小組,不拘形式。

我特別要說說,我們開創的一個老中青學法小組。年齡最大的七十六歲,最小的二十歲,小組中一位老年同修,從九九年至今,幾乎天天出去講真相,在學法點,經常把她講真相的體會和精彩片斷介紹給大家,文筆較好的同修,幫她整理成體會文章投給明慧網。還有兩位年輕小同修,是我和另一位同修的女兒。在當前這個物慾橫流的社會,世人很難分清正邪,年輕人在工作環境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很不容易,她們儘量不放棄每一次學法機會。大家明顯感覺,雖然她們剛剛真正走回修煉,但在集體修煉環境的熔煉中,精進程度、對法的理解和領悟並不比長輩們差,出去發真相資料,大多是在她們帶動和提醒下,使我們又增強了正念。

另外,我們小組近期新加入一名女同修,她曾兩次親自聆聽過師尊講法,女兒今年十二歲,是開著修的。由於我們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同修,不免有些新奇。她進入這個集體後,很快溶入其中並準備做資料,還帶動了另一名同修。我幫她們購買了打印機、刻錄塔,打印機安裝好的當天就能正常運作。使用一段時間,當該安裝連供的時候,交流的次數也多了,看到她在學法上很精進,九九年以前就背過《轉法輪》五遍,在對法的理解上較清晰,又知道了發生在她女兒身上的一些神奇事。同時在她家安裝機器很順利,機器運作的非常輕快,感覺她家的場好極了。不由得生出了崇拜心,但並沒有察覺,自己也沒有注意修口,在同修中不斷的誇獎。不料安裝連供時很不順利,損壞了三個墨盒,跑到購買的地方進行了維修,但回來後仍沒有調試正常,清洗了多次也不行。這是我安裝的幾個打印機從未出現過的現象。 有一天,恰巧她丈夫出差,我們就在她家安排了三次集體學法煉功,每次都是十幾個人,能量場較大。沒想到煉完功後打開機器想再調試調試,結果剛清洗一遍,再一打印機器正常了。大家深感集體煉功的能量是多麼的大!

在寫這篇文章時,我找到了自己這顆好奇心,另外還查到了自己暴露出來的一個喜歡隨便誇獎別人的不好的習慣。這也是在黨文化中形成的惡習,是對人不負責任的行為,在修煉上更不應該,會使同修增長自滿心、歡喜心。我悟到,是這些因素影響了機器的正常發揮,我一定要把它去掉。 在這個純淨的環境中,大家比學比修,一心想的就是救人。沒有了彼此之間的埋怨,出現問題都在用大法來歸正自己,誰要忽略了修自己,其他人就會善意的提醒。 每次學法共安排五個半小時,發正念兩次,每次半小時,學法兩個半小時,煉功一小時,還有一小時切磋資料的製作。同修們每個人都在隨時向內找,人人都在努力做著協調人,用我們這點兒小小的經驗,去帶動各自周邊的同修。別看她們都是近兩年參加集體學法後,新成立的家庭資料點,但發揮的作用可不小,每週明慧網登出新的小冊子、光盤、不乾膠貼等,大家都分工合作,齊心協力製作。在分發給大組同修的同時,還在各自的區域大量發放,有力的震懾了邪惡。

這一年多,我幫助同修購買了八個打印機,四台刻錄塔,在自己剛剛做資料不長時間,就去幫同修開闢家庭資料點,安裝調試打印機。自己的各種人心,在購買耗材的過程中一次次找到,在與同修的協調配合中,在集體環境的熔煉中一次次歸正。 這是在大法的真修中得到的福份呀!

我家中的「小神車」,也陪伴我做了許多大法工作。這三年中,在購買設備、耗材,機器維修時,在學法日接送同修中,我到哪兒它陪我到哪兒,默默的奉獻了太多太多。有的時候購買物品的重量超負荷,我好心疼啊!可它卻神奇的、愉快的奔跑著。我讓它跟我一起聽師尊講法,我給它唱大法弟子歌曲,開著它奔馳在京城的大街小巷,真是「一路風塵一路歌 助師正法駕長車」[6]。

想想這些,儘管如此,我深知,如果不是在集體學法環境中,大家心性的整體提高、整體昇華,我也沒有這個機會幫大家建立資料點。如果同修們沒那個正念,怎麼想到敢做資料呢?如果沒有同修們的相互交流,相互鼓勵,相互支持,怎麼能做的好資料呢?這一切不都是師尊在安排嗎?現在我們的學法點、資料點可以用網絡式來形容,正在健康的擴展著。

結語:修煉十八年,苦苦追尋著那條正確的修煉路,在走進集體,並堅持參加集體學法,最後完全溶入集體的三年中,我終於找到了!師尊說:「越到最後越不能放鬆,越到最後越要學好法,越到最後正念要越足。」[7]同修們啊!讓我們大家共同圓容好我們的修煉環境,快快溶入集體,快快找回我們「修煉如初」的狀態吧。切莫錯過這萬古機緣,在正念正行中,登上師尊回歸的法船!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2]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環境>
[3]李洪志師父著作:《走出死關》
[4]李洪志師父著作:《甚麼是大法弟子》
[5]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6]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巡迴歌>
[7]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加拿大法會〉

(全文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