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修煉如初的信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九日】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日,我從邪惡的監獄回來,我心底存有一念:出去後,我要看這幾年師父的國外講法,在黑窩裏,我看到的講法太少了。正是這一念,我被安排在同修身邊,如飢似渴的學法,發正念,看明慧網上同修們無私的交流文章,受益良多,一層層找到自己被邪惡鑽空子的執著和有漏之處,重新找回修煉如初的感覺,證實大法。

一、在工作環境中證實大法

剛開始回來,生存問題要解決,我因為一個偶然的機會接手了一個小生意,在迫害我的監獄外邊,開了一個能賣東西還能住人的食住小店,是我在監獄裏被迫害期間的一個願促成了這件事吧。

那時和我接觸的有同修和「包夾」常人,我在給她們講大法的美好時,她們的家人也是經常聽她們講起,我還看過她們家人的信件,有的還讓我給她們家人寫信,我就說,沒準出去後,我還能看到你家人呢。

這樣,在這個小食住店,我接待的大多都是同修的家人或者是貼近過我的犯人家屬,真是巧得很哪,若不是師父的巧妙安排,我咋能一一找到她們哪;有的在我這買些東西送給親人,有遠道的就在我這裏住上一宿,過程中,我對她們像親人一樣,談話間提到我是從這個黑窩走出來的,大多都能拉近彼此的關係,有對同修不理解的家人,我也是從正面引導,讓他們認清邪黨迫害好人的事實。

剛開始,我有怕心,不能做到堂堂正正的證實大法,有狡猾的保護自己不再被迫害的人心,通過學法,一點點歸正了。和監獄來監視我的人(門衛警察)及鄰居食住店主(也是警察和家屬)關係處理的還行,當地邪惡的「六一零辦公室」也來過人試探我,都被我識破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化險為夷了。當時想:我的思想誰也拿不走,我就用我這張嘴,就用我的親身經歷講真相,你們誰也奈何不了我,事實是最有說服力的,我經歷的這些,你不讓我說,也不行,無論你是誰,也得讓人說話,所以也有接待各地送犯人的警察的,也有各地六一零的警察的,我的存在就是在告訴人們:修煉法輪功的人沒有被邪黨嚇倒,也沒有在迫害面前消失,被迫害好幾年了,我現在要有生存的空間和生存的條件,你誰都得正面對待我,我沒有做任何的壞事。

當時,回當地公安局辦身份證見到局長和片警,我就這麼說的,他們一點也沒敢怠慢,就給我辦了。你邪惡不是想到處找我嗎?我主動找你人這面講真相,讓你知道我在哪,讓你放心,但是我做的事,不該你知道的,就不讓你知道。

我回當地有意的到街道去找街道書記問好,我說:「某某書記,我是某某,因為煉法輪功,被關五年,我現在回來了,來看看你,你是負責這個工作的,認識一下。」與他嘮家常,講經歷,目地是讓世人看到大法弟子善良的一面,真誠的一面,我們在忍受自己被迫害的嚴重程度下,還能主動向她們示意友好,這是一群甚麼樣的好人哪,你自己心裏衡量去。

正正好好幹了半年,原來租給我的店主要回來接手生意,我是本來本走,投進多少錢,拿走多少錢,一分沒掙,就是解決了吃住問題,可是卻結了多少緣,了了多少願啊。

在這裏認識了一個在監獄裏得法修煉的男同修,因為志同道合吧,結為夫妻。原來以為自己的情慾色心修下去了,可這一真實的面對現實,就檢驗出來了,修的一點不紮實,連泥帶水的,一點點往出爬,才終於真正的跳出了這個情和欲的束縛,修掉了這個根本的執著,真是愧對師父,愧對同修。我們為了生存,來到了長春,跌跌撞撞的在各種各樣的矛盾中暴露出很多的人心和執著,在實踐中摔摔打打,去掉了人心人念,逐漸的返出本性,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在長春早市上,賣過一年多的蔬菜,我逢人見面是自來熟,賣菜的同時,也要告訴有緣人大法的真實情況,能勸退的就退,能讓記住大法好的,就讓他誠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一次下雨天,路上有積水,我丈夫把菜往地上放,濺起的水點落到一個人身上,那人非得讓我給拿洗衣費,我就給了,另一個不相干的人也來訛,丈夫氣不過,說不給,我就給他講真相,告訴那人我是修真善忍的,錢可以給你,但是你要記住大法是好的,政府對法輪功的打壓是錯誤的,這樣明真相,對你是有好處的。

在市場上的工作人員也不少,我主動的和他們說起我的經歷,他們也說,看你也不像幹這行的人,原來是被迫害的丟工作了,太可惜了等等之類的話,我在臨離開市場時,給他們辦公室的人寫了一篇詳細的真相信,市場承包人看到信,特意找我說話明真相。我就是一個大法弟子,走到哪就把真相帶到哪,這也是師父結合著我自己的願望,巧妙的安排吧。

在二零零九年,我們自己開了一個賣壁紙的店,自己的地盤自己做主,來的人我都視為親人,講真相是第一位的,幾年來,一直平穩的做著三件事,多數的客戶都會說家人或者有鄰居朋友也是修大法的,大都能接受基本真相。

在現實利益面前觸及人心的事也時有發生,我就按照大法的標準做,商場裏的人周圍的鄰居也大都明白了真相。一次,二個客戶一起找我大吵大鬧,非說紙貼的起泡了要包賠,別人都看不下去了,我守住心性好言相勸,讓她們先回去,我會處理好的,我給她們講,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真是我們的問題,我一定會賠的。結果第二天,那人打電話說,起泡平復了,還和我道歉。

二、在家庭環境中修煉

家庭裏心性表現最真實,也最尖銳,我和丈夫是後組建的家庭,他有一個兒子,我有一個兒子,我們又有了一個女兒,又把他近八十歲的父母接來同住,這一下家裏可熱鬧了。婆婆在背後總說我兒子的壞話,我丈夫就和我嘟囔:那麼大歲數了,也不享清福,瞎操心,亂攪和。我按照大法的標準去做,不說不該說的話,還勸他。他有時心情不好時,也在我面前數落我兒子的不是,真是剜心透骨啊。

他兒子沒來我們這住,可是老想法騙錢要錢,前後總共得要去五萬多元錢,一次丈夫背著我,借三萬元給兒子,一年後,別人要錢,兒子還不上,我才知道此事。丈夫覺得對不起我,就要離婚,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不能離婚,複雜的環境正是鋪就回天的路,遇到矛盾也不能繞著走啊,就說這錢我們還吧。

婆婆有時說話間,看誰不順眼就罵人,我很不喜歡,心裏反感,後來通過學法發現,這是去我的觀念呢,我不能瞧不起她,得告訴她大法的正理,現在婆婆也來聽大法了。

丈夫年輕時和人打架誤傷人致死,在監獄服刑十五年,內心消極陰暗,邪黨的黨文化嫉妒心、爭鬥心、色慾心沒修下去,在魔性帶動下、也會對我非打即罵,罵人的話甚麼難聽說甚麼,就是強勢的樣子,不能講理,說不通就罵,說不通就打,真是苦的我淚水橫流,就算被邪惡關在監獄裏迫害,也沒人敢對我這樣啊,心裏這個不平衡啊,要啥沒啥,還這樣對我。

難過時,就學法,我把《越最後越精進》背下來。師父說:「其實人類社會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人有難、有痛苦是在為人還業,從而有幸福的未來。那麼修煉的人就要按照正理修煉。吃苦受難是除去業力、消除罪過、淨化人體、提高思想境界、昇華層次的大好機會,是大好事,這是正法理。」

要說自己,就是想好過一點,就是想舒服一點,就是不想被人說,這些觀念一定要轉過來,他幫你提高呢,你得真心謝謝人家。心一轉過來,發正念中清除怨恨心、嫉妒心、色慾心等各種人心。

一次,丈夫又發魔性,用鞋底打了我二下,我第一次生出來慈悲心,對他說:「你出去冷靜一下吧,為你自己負責。」他被魔性帶動說了不修了的氣話,過後,我耐心和他在法上交流,使他認識到自己的問題,並且幫他在網上發了嚴正聲明。打那以後,他就越來越精進了,也決心去除各種不好的人心,現在我們也嚴格的斷慾了。家庭也變得和睦了。老人孩子呆的也舒服了。

人類所有的語言都無法表達對偉大師父的感恩,記住師父的法:「大法弟子越到比較寬鬆的環境的時候,越要注意自己的修煉,因為它越容易表現出你察覺不到的那些執著、越容易增強執著。千萬注意。到甚麼情況下,都要注意修自己。從始到終都能保持著如初的那種心,你必成。」(《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