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當作剛入門的新學員一樣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三日】記得剛得法時,總是能把修煉放在第一位,無論是常人的甚麼節日,還是颳風下雨,總是能每天堅持戶外煉功和集體學法。不管遇到甚麼觸及心靈的矛盾,都知道向內找自己,哪怕達不到法的要求,至少知道努力按大法去做。

迫害發生後,特別是在黑窩被非法關押的七、八年中,為了反迫害,總是不配合邪惡,久而久之思想概念中就形成了:警察說的都是錯的、「包夾」說的也是錯的,很少去思考自己在修煉上是不是在法上、是不是像過去一樣的向內找自己。

從黑窩回來後,這種「別人都是錯的、自己都是對的」的觀念越來越強,先是和修煉人交流不到一起,繼而是和常人在工作中發生矛盾、甚至演變為爭吵。

冷靜下來想想,自己在大法中修了十七年了,怎麼還和常人爭吵呢?這麼多年是怎麼修的?

遇到矛盾不管是正面的意見,還是反面的意見,一概都不接受,這還是在修煉嗎?想想自己剛走入大法時,是這樣嗎?

最近讀了《明慧週刊》刊登的《漸悟狀態中看到的長期病業》一文觸動很大,正法走到這一步了,我們自身的修煉還存在這麼多、這麼嚴重的問題,真的應該引起重視了。

最近突然悟到:不要認為自己在大法中修了多少年了、過過甚麼大關、救了多少人了,還把自己當作新學員,在洪大的大法中永遠保持一顆謙卑的心,找回修煉剛入門時的那種心態,遇到矛盾時刻找自己。因為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救了人。

師父提醒我們「修煉如初,必成正果」[1]。我們做到了嗎?末劫時常人社會的東西沒有多少是正的,有時不斷的排斥,它還污染你呢,放縱人心、主動去接觸,就更不用說了。

「看電視、看電腦,反正是不管甚麼東西你看了就進。人腦子裏、身體裏裝這些不好的東西裝多了,你的行為就受它控制。你講話,你的思維方式,你認識事物的態度,都會受其影響。」[2]

記的剛入門時,能夠嚴格要求自己,堅決不看常人的電視,越到最後了,反而不如剛入門時的狀態了。我體悟到,要改變這種狀態,從現在開始、就從此刻開始,還把自己當作新學員、點點滴滴都拿大法去對照自己,還像過去一樣,紮紮實實的去實修!

人類社會是大法弟子的一個修煉場,但是,我們別忘了,人類社會也布滿了舊勢力為迫害法的一切因素,如果我們不能正用,人類社會也是一個大的迫害場。而我們要從這個場中走出來,修好自己,同時救度眾生,唯有時刻拿出剛入門時的修煉勁頭,一思一念都用大法去衡量,路才能走正。

邪惡迫害是無孔不入的,我們都能認識到監獄、勞教所、洗腦班是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可是,在外面,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也絲毫未減,它們往往利用大法弟子未去的執著而演化能使修煉人消磨意志、干擾做好三件事的一切敗物,這同樣是邪惡的迫害形式。

為甚麼這幾年有很多同修以病業、意外的形式離世?這足以說明在最後的時刻,邪魔對外面同修的迫害與對黑窩中同修的迫害同樣嚴重。邪惡不管你是在監獄還是在外面,它們把大法弟子作為一個整體在迫害,只不過在黑窩邪魔迫害表現的更明顯一些,對大法弟子強行所謂的「轉化」、用酷刑折磨,最後把大法弟子迫害死;在外面,利用大法弟子未去的人心和執著,演化各種假相,放大修煉人的執著,最後消磨你的意志,如果不能迅速提高、在法上認清這種迫害,最後的結果就是《漸悟狀態中看到的長期病業》提到的,被迫害的出現意外或以病業的方式離世或長期處於病業中。我們時刻要在法上清醒,在相對寬鬆的環境下更要警惕,時刻用正念抵制各種誘惑,修煉如初,精進的意志決不能減。

人神一念之差,稍有鬆懈,就可能被拖回到人這兒。有時放鬆自己,只是向人的這邊靠近了一點點,也許這一點點就是洪水決堤的那個蟻穴。師父給我們講過一個婆羅門弟子在山中獨修的故事,開始這個人也很精進,一天,有一個獵人射傷一隻鹿,他就把鹿保護起來了,因為一個人在山中很寂寞,然後就養這隻鹿,最後把這隻鹿作為最親密的伙伴,把很多精力都用在這隻鹿上,放鬆了精進的意志,以至這隻鹿死後,他仍然放不下,整天想著這隻鹿,在生命結束時還沒有想到法,想的是鹿,結果死後轉生成一隻鹿,使多年的修煉毀於一旦,教訓是深刻的。

有些千百年來形成的觀念已溶入了自己層層的身體中、血液中,甚至成為了自己的一部份。幸好,師父在法中告訴了我們能破這一切的法寶:向內找。可是我們往往遇到關、難時老是向外看。

任何一顆心都是物質存在的,如果不向內找,不提高自己,那個物質永遠也去不掉。向內找是剜心透骨的,相當於把溶入自己身體的這塊物質割捨掉,在心口上割塊肉當然是疼的,但也只有無條件的向內找,才能提高上來,才能去掉這塊黑色物質。修煉中的每一顆心也都是這樣,也唯有這樣,才能修去人心。

想想剛修煉時,如果有一天沒煉功,一定要找時間補上,現在是不是還能這樣做?有時誤了全球發正念的時間,有沒有找時間去補?剛修煉時,學法是用心在學,現在學法時即使背的很熟,也是入腦不入心,一邊背著一邊思想中想著其它事,兩不誤;兩人發生矛盾時,師父告訴我們:「不管這件事情怨你還是不怨你,你都找自己,你會發現問題。」[3]

我們現在是不是還像當初一樣能一如既往的這樣做?我建議每個大法弟子都想想自己剛得法時是甚麼勁頭、現在是甚麼勁頭,如果精進的意志有減,從此刻開始,還把自己當作新學員,紮紮實實的去修。

讓我們所有的大法弟子都真正重視一下自身的修煉吧,找回「修煉如初」的狀態,精進實修,直至圓滿。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