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弟子:在生活中實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五日】

一、在幫助同修過關中的體悟

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有很多人在罵我,忽然有個最明顯的聲音說:「你太自我了」,驚醒後,我反覆思索,最近在三件事上一樣都沒落下,甚至還加大容量做其他真相工作,怎麼會有這種夢呢?

我想起最近這段時間裏,每當同修有考驗過不去時,我會將自己正念闖關的心得分享給他,鼓勵對方;但私底下,自己在魔難來時,卻有一種不公平的心,認為自己過去吃的苦太多了,那些侮辱、嫁禍都不是我這個年紀該承受的,其實都是沒有本質上認識修煉的理──沒有任何事情是偶然的。

有一次,我們單位的長官要參加某個宴會,他自己到現場時,卻發現一個人都沒有,因為我和另一個同事共同負責這個案子,主管就著急找我問話,是不是我把時間搞錯了,我當下覺得很委屈,因為這件事情從頭到尾都不是我在聯繫的;事後想想,就是嫉妒心在做祟,因為我羨慕那個同事能力強、長得漂亮、善於言詞,甚至還心想對方終於出紕漏了。

由於剛到單位,不理解常人變異的「拜碼頭文化」,再加上自己做事情不夠先他後我,因此常常有同事去跟主管講我的不是,就這樣,常常加班到很晚,事情也老是做不完、做不好,又常被指責,長期下來,無可奈何的面對自己的修煉狀態,沒有理解吃苦就是提高心性和消除業力的法理,雖然三件事都在做,但是助長了新的執著,保護自己不受傷害的心隱藏的很狡猾,防衛心讓我懷疑他人說話的可信度,更加的維護舊宇宙的假我卻不自知。

正因為如此,所以,每當看到同修過關時,總是怕同修正念不足和我一樣吃那麼多的苦,其實這是無意中把自己修煉過程套用在同修身上,都是用常人的觀念看待自己和別人的修煉狀態,因為同修的修煉道路是師父安排的,我怎麼看得清他該修掉的執著。仔細想想這是多麼大的漏啊!

由於自己修煉時間不算長,只要遇到魔難過不去時,就養成了個習慣,想要找修煉時間長的、自己心裏覺得修得好的同修交流。有一次,有個剛煉功不到一週的新學員A出現了發燒的消業狀態,我一直覺得修得很好的同修B就跟他說:「你要撐過去,我們有個同修沒修煉前有糖尿病,後來消業時排出血尿,他還是堅持相信師父,最後人家沒事了;有一種人是最危險的,就是一隻手抓著人,一隻手抓著大法,你千萬要相信師父啊。」

這句話乍聽之下,好像很有正念,但是最後就沒看到這位新學員A去煉功點了。該學員不來可能有方方面面的因素,但是一直以來,我都不敢跟這位同修B說我覺得他交流有不對勁的部份,因為只要我一說,他就會把他看到的法理和認識一直往我這邊說,他有時還會說我修煉時間不長,要多學法,要正念強才行,不然可能是下一批弟子甚麼的。我心想,不要和同修有矛盾,但是要說還是不說呢?這次我鼓足了勇氣跟他說:「從法理上,我們都知道師父會根據每個學員的心性安排他過得去的關,你說你怕那個學員過不去,你是不是先把怕送給了他呢?更何況每個人消業狀態也不一樣,這個新學員A有糖尿病,他就一定會血尿嗎?是不是先入為主的認為對方會如何呢?」同修B聽了,就不吱聲了。

明慧網有篇交流文章中提及某位同修出現了嚴重的病業狀態,後來該地學法組向內找到整體的漏,這位同修也就消除了病業假相,他們悟到可能是舊勢力利用同修的病業假相,看其他人是否能向內找、查找自己的執著所造成的干擾。

我反思自己,修煉過程中是走師父安排的路,如果一味的聽同修建議去做,就是叫別人幫自己修了,向內找的法理我是不是沒記在心裏,是應該好好對照自己的不足,比學比修才對啊!而且覺得哪個同修悟得好,是不是因為對方有甚麼觀念和體悟是比較符合自己的關係呢?這位同修B的確在做真相的工作中勤勤懇懇又堅持,法也是學了不少,但可能因為我們長期讚揚他,心想他做得好,也要和他做一樣的真相等等心態,反而讓他看不到自己的不足。

二、時時應該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

最近,有一個不是很熟識的離職同事,三番兩次的來工作的地點要找我出去碰面,一開始我以為他是要拉保險或是借錢,後來發現他甚麼都不要,只要跟我確認一件事情:他說,在兩年前,我曾經跟他說過甚麼,他要找當時在場的人證明,還說他生病了,很多事情想不起來,但是記得有跟我說過甚麼。

我壓根想不起來我跟他說過甚麼,誰會記起閒話家常的話呢?修煉這幾年來,我幾乎沒有因為常人說甚麼感到害怕過,但是這一次和他通話,我感到我心跳得很快,緊張、恐懼、猜測、防衛心,常人的神經質現象都翻出來,後來他來找我,支支吾吾甚麼也沒說,著急要離開,我失去修煉人的樣子,我跟他說,你不要再來找我了,我們又不熟,我可以告你騷擾我,最後我還對他吼叫。

後來,我都很害怕電話聲響,想說他又要打來了嗎?這顆心被磨了十幾天,後來被逼無奈,就找同修交流,同修說,你的空間是不是有敗物需要清理啊,多發正念。還有他是不是來聽你講大法真相的呢?我一聽震了一下。「大家知道我們是修煉。既然是修煉,在我們修煉這條路上,就沒有偶然的事情。」[1]

我終於明白了,因為在常人中遭受的傷害,形成了我不自覺要保護自己的枷鎖,變得容易猜疑和害怕,是舊宇宙為私的本性,不就是不真嗎?沒有站在對方思考他的狀態,還把他往外推,不就是不善嗎?無法承受事情的模糊性,不就是不忍嗎?再加上我又很少跟周遭的常人講大法的美好,不是沒擔負起證實法的責任嗎?

過不久,我主動邀請這位同事來找我,我跟他說:「你知道嗎?我已經修煉法輪功很多年了,這是佛家高德修煉大法,現在已經有100多個國家和地區在學煉,要求煉功人提高自己的心性,才能達到祛病健身的作用。你說你生病了,如果你想煉也可以來煉,全台各地都有煉功點。你一直為某些事情糾結著想不清楚,就不要著急,讓自己平靜下來好好的照顧身體,漸漸的病情好轉,你一定想得起來……」他聽完深受感動,跟我說,他以為法輪功是不好的,當初電視媒體也有說啊,現在聽了我說他才了解。我緊接著跟他說「天安門自焚」假案、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以及大陸中央政法系統的情勢,他很是吃驚,最後我說:「修煉法輪功的人要求自己以真、善、忍為標準,先他後我、無私無我,我也希望你早日康復,有任何問題需要我幫忙你可以說出來。」

最後他說沒事了,拿著大法真相資料離開前,還說他從離這裏約180公里的城市搭火車來的。幾天後,剛連上網路到全球RTC平台學法房間,同修就說輪到我學法了,在第幾頁第幾段,我念道:「這個問題作為老學員都知道,有時做噩夢,碰到一些個稀奇古怪的事情啊,其實都是因為要走出常人了、要了結恩恩怨怨的表現。」「可是師父都會保護你,有驚無險。無論怎樣,作為大法弟子來講,應該正念足一點,像一個修煉人對待這些事情。」[2]念著念著我心裏觸動得不能平靜,最後又聽到普度這首大法音樂,眼淚忽然止不住地一直滑落。

長久以來,我總是怕周遭的常人不理解大法,而不敢講真相,就是遺忘了今天世人都是為法而來的,因為自己的常人心沒有讓更多人了解真相,今天藉此交流機會,曝光自己的不足與同修共勉,共同精進做好三件事,兌現史前誓約。

以上個人所悟,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西蘭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