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清除了「血尿假相」干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

一、怎麼尿中有血?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中旬,老伴葬禮剛剛結束,從美國回來主辦喪事的二兒子正準備返回美國,我這八十五歲的老人在幾次小便後,發現尿呈紅色。

我感到奇怪,我想:尿為甚麼是紅色的?是不是因為吃了血色柚子?我經過多年修煉大法和學法,頭腦中早就沒有「病」的概念。從一九九四年得法開始,十九年來,沒有病業的干擾。

兒子到便池一看,他很吃驚,並說這是血尿。我想糟了!我的疏忽大意,驚動了這孝順的兒子,給自己增加一道難題。

二、親情難纏

兒子馬上催我去大醫院檢查,我堅決不去。我說:「兒子,這是假相,我是修煉人,我跟你爸爸走的不是一條路(老伴沒有修煉大法),我按照法的要求做,我會解決的。」兒子說:「我又不在國內,媽媽現在是全家的頂樑柱,如果您有病了,怎麼辦?您感覺怎麼樣?」我說:「哪也不痛,只是腰有些酸。」我依然堅持不去醫院,這一天就這樣過去了。

次日清晨,兒子告訴我:「媽!我一夜失眠,您可憐可憐您的兒子吧!」親子之情讓我心動了。看看尿已恢復正常的顏色,我答應他只在校醫室看,只驗尿,不去醫院。我又一次的失策!

驗尿結果:血尿,四個加號。兒子更加憂慮。他一定要親自陪我去大醫院,不僅要驗尿,還要透視照相,看看腎和膀胱有甚麼變化,為此他要退掉返回美國的機票。我想:「血尿」既是「假相」,是舊勢力鑽了我的空子,只有師父和法能救我,去醫院是背道而馳的,怎麼辦?我又怕兒子為我愁出病來。

兒子說不動我,他又想了一個新辦法:他從醫院拿來測試條,在家測。這又苦了我了,我想最好找來一位同修替我尿一泡,不就過關了?!可是不成,兒子就在眼前,既不能打電話,又不能出去。沒辦法,我把茶葉水倒入尿杯給他。兒子測後說:「媽!你騙我,這是茶水!」我苦笑一下,覺得非常不好意思。

我說:「兒子!你別逼媽媽,『血尿』是我修煉中有漏了!我加緊學法煉功,會解決的,會好的。」「你想想,自從我煉了法輪功以後,鶴髮童顏,白裏透紅,直到現在,臉上沒有皺紋!更為神奇的是,甩掉了三百多度的老花鏡,視力恢復到左眼一點五,右眼一點二,還能直視萬丈光芒的太陽,只要看一分鐘,太陽就變涼了!變成和月亮一樣的白色的圓盤,它的周圍是非常漂亮的蔚藍色的天空,太陽前面是法輪,時向左,時向右的轉動。這說明甚麼?天地萬物都和法輪密切相關。這說明一切生命,一切物質都是法輪大法造就的。我只要踏踏實實的按大法要求去做,是不成問題的。」

兒子聽我說的這些都是事實,況且他就要啟程返美,他只好委託鄰居陪我去醫院檢查,然後電話再告訴他。

這位朋友了解法輪功,也了解我的心思,過了幾天,她按我的要求,電告兒子,檢查後一切無事,勿念。

三、清除干擾

學習師父評語文章《證實甚麼?◎師父評語》「這期間就是真假同在,人心與正念同在。干擾的目地都是在淘沙。師在看,神都在看,誰甚麼樣就得甚麼果。」

我悟到,「假」主要表現在兩方面:邪悟者亂法的種種「假相」表演和各種「病業假相」的表現。我主要談後面一方面,從二零一二年下半年,從明慧網上可以看到各地出現被「病業假相」迷惑的同修,因擺脫不了人心,不識真假,以假當真,只依靠醫院治病消業,「人為的滋養了邪魔,使其鑽了法的空子」[1]。有幾位大法弟子相繼離去,令我震驚。

與此同時,有幾位老弟子,當「病業」假相一出現,就能認清這是魔的干擾,絕不承認,不配合。首先向內找,肯定自己有漏洞,讓舊勢力鑽了空子,並默默發正念,請師父加持,並解體它。在體弱無力情況下,堅持煉功,學法,有機會還講真相救人,十分感人。他們很快正念闖出病業假相干擾,奇蹟般的恢復了健康。有的幾乎被折磨的只剩一口氣,只要正念對待,很短時間就恢復健康。

我悟到,如果以人心對待假相,默認舊勢力控制下的邪魔的干擾並配合它,以人為的辦法驅除「病」魔,結果是「大浪淘沙」,被病魔奪走了肉身。反之,凡正念闖出病業假相干擾的同修,從病魔干擾一開始就能堅定否定它,馬上發正念清除它,馬上學法,真正站在法上解體它,正念越強,解體它越快。真正的正念正行了,其實它甚麼也不是,驅走病魔干擾的奇蹟馬上就會出現。這樣的同修有一個特點,他們自始至終信師信法。

「血尿」既是假相,是舊勢力鑽了我的空子,空子在哪?有漏,漏在哪?解決這個問題必須向內找。

漏,情!情帶動了我。老伴的去世,令我動了情,我護理他六年多,在最後的三個月,換了五家醫院。重病中,我每日都去醫院,按照法的要求,我思考過,生老病死是人生的自然規律,我盡到我的責任,別留遺憾。他一旦去世,我會很冷靜,不讓情帶動我,因此在告別會和安葬儀式上,我都比較冷靜,比較理智。但是,當我一個人獨處時,看到他生前的用品,就觸物生情,心在波動,思念的情動了我。一個月中,出現過兩三次。

我修煉這麼多年,深知被人心帶動對一個修煉的人是多麼危險!令我感到安慰的是,他尊敬師父,尊敬大法。一九九九年迫害一開始,他就認為中共是錯的,信仰是不能鎮壓的,這是冤案。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當惡人闖入我家時,他都是義正詞嚴的為大法辯護。

他去世後,有功能的人看到他已經歸了位。

我思念他的情感,在講真相和救人中,在學法中,我終於從情中擺脫出來。我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煉人,必須按大法的標準修自己。

我的講真相和救人方面,我只在親朋好友和學生中講真相,都是熟人。救人力度不夠,需加強。

經過思考,我跟三個兒子說,我今後為了修煉的方便,我獨自生活,有困難有「小時工」幫忙,還可以給你們打電話過來幫忙。就這樣,時間比過去多了,在救人方面我要加強力度。從第五屆開始,六、七、八、九屆大陸學員網上法會的所有的文章都聽了,收穫很大。在做三件事上,救人,講真相和發正念方面和同修比差距很大。

學法方面,我做的比較好。從一九九四年學法開始,每次學法都有一種如飢似渴的感覺,精神愉悅,身體舒暢,有時全身發熱。學不夠,從來不睏。煉功煉第二套功法時,胳膊像通電一樣,變得很粗,全身舒暢。煉功不用催,每日六時前,五套功法全部煉完。

發正念,重視不足,也不太善於運用,有時也不到位。每日四次正念準時發,午夜十二時,有時犯睏,鬧鐘響過,想等幾分鐘,一下子睡著了!發生過幾次,血尿假相出現後,我認為這是「漏」,再不敢怠慢。正念準時發,然後再用五分鐘,清除邪魔對我肉體的迫害。

講真相救人時,每次都不發正念,單憑口講,當遇到對方不願「三退」時,才想起沒發正念。

這次出現「血尿」時,同修教我發正念,清除邪魔。要快做,最好一小時以上,還要請師父加持。我只是在每日四次正念之後,加五分鐘正念:「全面解體清除以『血尿假相』迫害我肉身的邪惡生命與因素,無所不包,無所遺漏」,然後是正法口訣。這樣做了以後,立竿見影,血尿立刻清除了。

可是,由於我每次便後,都要看看尿液。過了幾天,又出現了血尿,我又感到疑惑。同修甲和乙都說,「這是你求來的」,「既是假相,你把心放下,不承認它,還天天看尿幹甚麼?這不又是人心嗎?」感謝同修的及時糾正。在正念中,我又從正面加了一段:「我是法輪大法弟子,我的一切都聽師父的,一切邪惡生命都不許、也不配干擾我。我如有漏,我會在大法中歸正。」從這天開始,我的身體一切正常了。

這次魔難,對我心靈觸動很大。師父說:「無論你認為再大的魔難,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魔難中能消去業力,魔難中能去掉人心,魔難中能夠使你提高上來。」[2]我確實感到在這次魔難中有了很大提高。

以上是我個人所悟,如有不妥,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