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刻的教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九日】今年八月中旬開始,我覺得身體有點不對勁:轉頭速度稍快就感覺頭暈,過了幾天症狀明顯,甚至有一天我覺得頭上像是有東西壓住一樣,沉沉的、緊緊的裹住頭的感覺。知道這個狀態是絕對不應該的,是絕對不正確的,向內找,也沒有頭緒。

一個週四的下午,我參加學法小組。當天學《轉法輪》〈第五講〉,我自語:怎麼又學第五講?來這個小組學法,已經連著兩、三次學第五講了,儘管是有時間才過來學法的,也不會這麼巧的。絕對不是一個偶然的事情。當時心裏就想:肯定有我要修的東西。

學到不自覺的練邪法的時候,我心裏一震。師父講「甚麼叫不自覺練邪法?就是人在不知道的情況下練了邪法了。這個事情非常普遍,簡直太多了。就像我那天講過的,有許多人練功思想不正確,你看他在那站樁,累的手直哆嗦,腿也直哆嗦。可他腦子沒有閒著,他想:物價要漲了,我得去買點,練完功我就去買,不然的話就漲價。有人想了:單位裏現在分房子了,這房子有沒有我的?分房子的人怎麼怎麼跟我不對付。越想越生氣,他肯定不給我房子,我怎麼跟他打……甚麼念頭都有。就像我講的,從他們家一直叨到國家大事,說到生氣的地方越說越來氣。」[1]

「大家想一想,你的功裏邊加進些甚麼東西,你練出那個東西能是好的嗎?它能不黑乎乎的嗎?有多少人不是抱著這種想法在練功啊?你為甚麼老練功不祛病啊?在練功場有些人沒有想那些壞事,可是老抱著一種求功能、求這求那的、各種心態、各種強烈的慾望在練。其實,已經在不自覺的練了邪法了,你要說他練邪法,他可不高興了:我是哪個氣功大師教我的。可是那個氣功大師叫你重德,你重了沒有?你練功的時候,你盡加進一些不好的意念,你說你能練出好的東西嗎?」[1]

學完法後,意識到自己存在的問題確實嚴重:煉功時心不淨,胡思亂想,已經很長時間了,一直沒有重視。

第二天早上晨煉時間,起床後,想到自己整天是在幹甚麼,這不是在混事嗎?!就消沉的坐下來找自己。找出一大堆的執著,一一列在紙上,悔恨的哭了:師父啊,我怎麼還有這麼多的執著啊,這怎麼辦啊。其實,找到後,我也認識到:在修煉這條路上,就是不重視實修自己,經常的只是意識到了,卻沒有去修,沒有去改。這就是在糊弄自己。想想自己修煉中的一點一滴的提高,都得讓師父格外的操心,真是對不起師父。想起師父講的:「只要你在大法弟子中,師父就會把你當大法弟子帶。(鼓掌)不過,你們自己一定要做好。」[2]我擦乾眼淚,下決心實修自己。

三四天後,在把法會交流發往明慧網的時候,又不由自主的瀏覽起動態網,一個很強的意識覺得自己現在這個狀態與看這些也有關。停下來回想自己,也是有一段時間了,很是關注邪黨領導之間的廝殺。動態網上的文章,接連著看,特別留意那些貪官們與女主播之間的淫亂,也沒意識自己嚴重的色慾心。甚至經常花一兩個小時看動態網。

越想越覺得就是這個問題,瞬間,頭上壓著的東西像是一下拿掉一樣。師父已經講過「因為你在人這,耳聽目睹,這社會上甚麼骯髒的東西你都看到了、你都聽到過了。大家知道,甚麼叫聽到、甚麼叫看到啊?不像人想的,哦,我看完了就完了,我也沒有把它拿過來;我聽到了我也沒有去學,就沒事了。不是的,任何東西都是物質的,你聽到了,就灌進去了,就進到你身體裏。你看到了就進去。」[3]

我知道自己的問題找到了,想到自己遲遲不去的色慾心、妒嫉心、怨恨心、報復心、瞧不起別人的心、執著自我、顯示心、利益心、怕心,這一大堆的執著心,真恨自己啊。每一次都是在碰得頭破血流的時候才找自己,每一次都會讓師父「恨鐵不成鋼」[4]。不能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錯。

從那時起,自己也開始嚴格要求自己,學法也能安靜了,煉功也能淨心了,並且多發正念,症狀也很快消失了。

自覺慚愧,不想寫出來,可想到還有花很長時間瀏覽動態網的同修在不自知的浪費時間,耽誤救度眾生,就覺得自己有責任寫出來。也提醒存在這種問題的同修,放下對世事的執著,抓緊時間做好自己應該做的,珍惜師父巨大的付出與承受延長、用以弟子救度眾生樹立威德的時間,別讓浪費本該用來做好三件事的時間成為永遠的遺憾。

自己現階段的一點體悟,不當之處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