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同修誤解我的時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七日】我主要做技術方面的項目,有機會接觸很多同修。在與同修的配合中,我體會到:如果我們更多的去掉執著、擴大容量、以更理性而穩定的心態去面對問題,就會使大法資源更高效的落實在救度眾生的項目上。

現我把自身存在的一些問題,以及逐漸學著向內找來解決問題的經歷寫出來,希望與遇到同樣問題的同修,尤其與也在做技術方面的同修一起交流。

在與我配合的同修中,有一個阿姨,她沒有固定的收入來源,前些年做過些小本生意,有點為數不多的積蓄。因為是獨居,所以比起家裏有常人親屬的同修,阿姨同修做資料有很大的優勢。因為在技術上扶持的關係,阿姨同修對我比較信賴。在剛剛認識她的幾個月中,我比較密集的到她的家裏,教給她不少資料點的常規技術。後來,隨著阿姨同修技術的日益成熟,以及我對其它資料點的幫助增加,我就不常去她家了,沒想到問題也隨之而來了。

有幾次,阿姨同修覺得我可能會去她家了,而我到別的同修家處理一些棘手的問題。處理好了,一看時間比較晚了,又沒有和阿姨約好,所以就沒有到她那去。還有幾次,因為考慮到應該避免影響常人家屬的正常休息,所以下班後就先到了幾個有常人家屬的同修家,處理完後到她那已經比較晚了。

再見到我時,她收起了往日的笑容,開開門就板著臉冷冷的說:「我看你是不願意來我這了!你要有這想法,你就跟我直說,別讓我在這猜,等猜中了,再說出來就不好了!」「你要不願意來就別來了,這麼晚來,是不是一會就得著急走了?」「你要是不願意管我這裏,就直說,我做不了,就不做了!」……說實在的,在這之前,還沒有同修用這樣的態度對我說過這樣的話。

那天,我表面上比較心平氣和的解釋了近兩個小時,阿姨才把不滿的情緒慢慢收起來。可我的心裏卻很堵很堵,說不出的委屈。平時自認為心態還算比較穩定,真遇到了考驗卻沒體現出來。回家的路上,聽著師尊講法的聲音,心中的壓抑才慢慢的舒緩了一些。

以後在信箱中,阿姨又寫了很多,質問我為甚麼不愛去她那裏了,是不是不想管她那裏的事了,去別處那麼積極,怎麼總也不去她家了,問我一天都在瞎忙甚麼呢……看了信,我就逐句的把我認為不屬實的地方給她解釋。當我問她這些事她是根據甚麼說的?怎麼就不能相信我的解釋?得到的回答是,這些都是她猜的,因為她相信自己的判斷,所以不相信我的解釋……

這樣的狀態持續了幾個月,我的心裏慢慢發生了變化,感覺有些無奈了,變得真的不太想去阿姨那裏了,不願再重複聽她的猜測了,真的不想每次都是先解釋、再提醒她要站在法上想問題等等,一兩個小時之後才開始解決技術問題。以後,再看到阿姨在信箱中說她遇到了甚麼問題,我就不再積極的過去處理了,只要能維持做資料,就簡單寫幾句話應付了事。

而我到別的同修家,我感受到的都是同修的理解,總是對我說:「你那麼忙,這裏差不多了,我再多發發正念就一點問題都沒有了,你快回去吧!」我真的有些迷惘了,阿姨同修怎麼就和別的同修有這麼大的不同呢?怎麼能讓阿姨不再猜來猜去呢?怎麼能讓阿姨想事情能站在法上呢……有一段時間,我始終覺得是阿姨同修狀態不佳導致了眼前的問題,總是想著如何才能讓阿姨同修改變一下狀態。

幸虧我有一位慈悲偉大的師父,幸虧我有眾多無私奉獻的同修。隨著不斷的通讀師尊的講法,閱讀同修們細緻深入的交流文章,我漸漸的發現了,這個擺在我面前的問題根源,就是我要過的關,因為我很難承受住被誤解、被冤枉。每當阿姨同修誤解了我的話,或冤枉了我做的一些事的時候,我的心就會波瀾起伏,耐心就會大打折扣。每當這時候,再想保持穩定的心態、理性的思考、及細緻的耐心就很不容易了。總是太在意,不能擺脫來自其中的束縛。簡而言之,我的心胸,一個作為大法修煉人的容量,是有些小了,太小了,是該擴大容量了!

再往深層次挖,我不該被帶動,從而沒耐心、從而影響配合。在修煉中,我的人心就是要在這些方面被暴露出來的,就是要在這當中擴大容量的。我的修煉因素也是在師尊的安排下,在這樣的向內找當中體現出來的。

我想,應該是去這些執著與人心、放下自我,擴大容量的時候了。這樣才能不被外界環境所帶動,心態更穩定而富於理性,才會在那樣的環境下,依然能想起自己是一名大法弟子,而足夠的耐心,以真誠、純善的心態去提醒同修存在的問題。才會形成堅不可摧的整體,最大效率的做好救度眾生、證實大法的事。

現在,阿姨的狀態很難再帶動我的心了。我終於能表裏如一的,用心底裏的微笑面對阿姨同修的心境變化了。阿姨的學法與修煉狀態也在循序漸進的提升。她的資料點幾次受到各種形式的干擾與衝擊,都在我深入與阿姨交流後保全了下來,不斷的製作著各種精美的真相資料。阿姨的心態在偶爾有波動的時候,也不再需要大塊的時間去消除了,一般幾句話的交流,幾分鐘就能轉回到做項目上來了。

現在,我還清晰的記得,那次我深挖自己後,阿姨平和的對我說的一番話:「往後你不用急著、總忙著往我這跑了,我知道很多事情等著你去做。勤看信箱,有問題我能聯繫上你就行了!」

經過這件事,我體會到,無論是做技術,還是以其它形式與同修配合,表面上看似在幫同修做項目,實質上其中深藏著很多的修煉因素。都是互相幫助、共同提高的修煉環境。明白了這些,都提高上來了,救人的項目也就順溜了,也許這也是正念破除干擾的一種形式吧。

通過學法與交流,我也挖出了自己「高人一等」的心。我對同修表面上總是很「謙卑」,總是說:我們一起探討,我們一起研究,我會的這些不算甚麼,天地行論壇上都有等等。後來意識到,我說出的這些話,基本都屬於那種常人式的客套話。潛意識中希望同修覺得我會的不少,還挺謙虛。

發現這個深深藏在心底的人心後,我就一點都不想再留著了,徹底的去掉這些不好的東西。現在,再有同修誇獎我的技術、道謝的時候,我會真誠的對同修說:您有您該做的,我有我該做的。我們其實做的都是同樣的事,我也沒有甚麼特別的。真的也不用謝我,要謝就謝謝師父吧!

想起師尊多次在講法中說過「大法弟子是越來越成熟了」[1]這樣的話。我深信,只要能不折不扣的信師信法,精進實修,任何在大法中熔煉的生命都會昇華到最終的「成熟」!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