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觀念 向內找實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六日】遇到問題向內找是師父給我們修煉人的一個法寶,是在對待問題和矛盾的態度上,修煉者與常人最大的區別之一。

我在修煉中,在同化真、善、忍,修煉心性這方面提高的很慢。在遇到問題、矛盾,或是不順心、不如意的事情時,我的第一反應不是向內找,而是找理由為自己解釋、辯解。多是過後找自己,也只浮於表面。更多的是向外找,向外看,找別人。執著事情的表面誰對誰錯,心性提高的很慢。為此,我曾經不以為然過,也曾經困惑過,更曾經苦惱過、悔恨過。下面將我的一次如何改變觀念,向內找實修自己的一個片段寫出來與同修分享,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一二年八月間,我的鄰居同修身體出現「病業」狀態,我請Y同修去跟他交流。Y來我家後提起了J同修,我就把前幾天J托同修找我,跟我說某某同修怎麼怎麼樣,抓住某某同修幾年前犯的一個一次性錯誤,告訴我不要再給某某聯繫電腦裝機、打印機維修等證實法的項目等,給Y講述的過程中,我還忿忿不平,說:「我聽她的?我聽師父的。」我還說:「這些年我沒聽誰說某某同修不好,我聽到的都是J的負面因素。」這時,Y同修眼睛瞪著我說:「你不修哇!你不是修哇!」我當時特別震驚。這些年我與Y同修在證實法中配合的很契默,她也曾經給我指出過我修煉中的不足──沒認真修口。

Y同修走後,她那「你不修哇!你不是修哇!」那一幕定格在我的腦海裏。聯想起幾天前在H同修家談起手機安全問題時,我又抱怨姐姐(同修)不注意手機安全。H同修說:「這些年證實法的事你真的沒少幹哪,可咱得修啊!」

同修的重錘敲醒了我。我真得從新審視我的修煉狀態了,對自己修煉負責呀!修煉是嚴肅的,每個層次都是有標準的。差一點都不行的。我在正法修煉這些年裏,就做大法真相資料這一項,我這個家庭資料點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穩定的運行了十個年頭。我也在整體配合營救同修,過程中,曾兩次遭綁架。二零一零年七月在配合家屬去洗腦班要人時被綁架到派出所查明身份,連家屬共五個人均都被錄了像。我不配合邪惡要求,徹底否定邪惡迫害,向內找是哪有漏被邪惡鑽空子的同時求師父加持,在警察的眼皮底下走出派出所。

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我與同修乘長途客車去外地。在客運站內候車的時候講真相被人構陷遭綁架,講真相七小時解體邪惡迫害,臨走時,一位明白真相的警察借送我們之際放我包裏二百元錢。還有幾次都是有驚無險。可修口這方面我一直存在問題,有時看似交流,可說來說去說多了就成了背後講同修了。

修煉得是自己真正的實實在在的提高,從而使人的本質轉變成為佛性。否則,幹了一大堆事,都是常人幹大法的事。修煉不圓滿,救的眾生往哪去呀!正法結束那天師尊帶弟子回家,我只有坐在地上哭的份了,得點福報。那不是我要的呀!

幾天後小組學法,學師尊《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我豁然開朗,原來我是沒從根本上改變觀念。我為甚麼總是守不住心性呢?為甚麼總是被帶動呢?為甚麼總是不修口呢?為甚麼總是做不到向內找呢?根本的原因是我沒學好法,沒真正的同化法。考慮問題時的思維、處理問題的方式都是站在人這。遇到問題不能站在法上首先向內找自己,為甚麼讓我看到?為甚麼讓我聽到?是不是我有甚麼心? 通過這件事情我該在哪方面提高上來?看到同修沒在這個問題上提高上來,不是去同情她,善意的給她指出來。而是忿忿不平,抱怨、指責,不慈悲,沒有包容心。

由此我想到了二零零七年我幫A同修建資料點過程中所出現的心性關的魔煉;還有二零一一年那次我向B同修核實一件事時出現的不愉快,都是因為同修不說實話,真的是瞪著眼睛撒謊呀。我真的無法理解,心裏就想:「還修真、善、忍呢!」至今我還耿耿於懷。

現在我終於找到了那顆阻礙我心性提高的一顆心──不包容的心。有了這顆人心,在遇到問題、矛盾,或者是不順心、不如意的事情時,說話語氣就不夠和善,甚至會爭論不休。不體諒別人,不寬容別人,背後說人家。不包容的心是嚴重阻礙我修煉中向內去找、向內去修的一個重要因素。不寬容別人就是不善,更談不上慈悲。這不是根子上的問題嗎?

師尊《新加坡法會講法》中說:「我們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夠在我們自己這方面衡量一下,我說這個人真了不起,在圓滿的這條路上就沒有任何障礙能擋住你。我們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時候都是在向外看,你為甚麼這樣對我?心裏頭有一種不公的感覺,不去想自己,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個最大的、致命的障礙。過去一些人講修煉不上來,怎麼能修煉上來呢?因為這是一個最大的障礙,誰都不願意去在矛盾中看自己,覺的自己遭受痛苦了、遭受不幸了還要找找自己,看看自己哪裏做的不對,真的很難做到的。如果誰能做到,我說在這條路上,在修煉的這條路上,在你生命的永遠,都沒有甚麼能擋住你,真是這樣。因為我們都有思想的,在道理面前,儘管我們心裏有的時候明白還是過不去,可是畢竟我們心裏明白,知道哪個是對的,哪個是錯的。一次做不好,兩次做不好,我們以後會做好,關鍵是你如何知道自己,如何能夠正確的針對自己,找自己的原因。」

重溫師尊的這段講法,我淚流滿面:我得修啊!我得真修啊!再不能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了,同修們的期盼了。

師尊看到了我想要提高的這顆心,就給我安排了。一天我送完資料後到商場買耗材回來,乘公交車到某站時,看見了我文章中提到的那位同修她也上了這趟車(一年多沒見面了)。當時我下意識把頭轉向窗外,不想和她打招呼。心想我今天怎麼沒戴墨鏡呢。她在我右前方坐下了,只要她不回頭就看不見我。這時我腦中閃出一句話,「我得修啊!」我立即明白是師父點悟我。我立刻站起來走過去拍了一下她的肩,高興的叫了一聲:「姐!」她笑著說:「一年多沒見面了!」我倆愉快的交談著。五年的間隔沒了,向內找真是一個法寶 。

一點體會,不在法上的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