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上同修也是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九日】在去年,四十度以上的高溫天氣很多。我帶著放假的孫子,既要做飯照料家庭,又參與營救同修,真的是感到非常的疲乏、勞累。

偏偏這時我們學法小組內也出現了不協調的情況。R同修的電腦顯示:「你的電腦要崩潰」,這就使她不敢上網了,催促幾次要我去她家給解決。我從來沒碰到過這種情況,真的不知如何解決。她說給她恢復到出廠時的系統即可。我沒有做過、也不懂這種恢復,於是她七、八天也沒敢上網。怪我不幫她!並把這不好的狀態帶到學法小組裏來了,使得其他同修感覺到了,說:你們協調人有問題不及時處理解決,把矛盾還帶到這裏來,真難過!下次不來學法了。

直到這時,我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我必須和R細細切磋一次了。

坦誠相待

我忙中抽空到R家,說:我哪塊兒做的不合師父大法的,你給我指出來,我好改。不能讓同修看著我們別著勁兒,影響大家的情緒,影響救人哪!她說:「你看不起我,當著同修的面羞辱我。說我電腦買了七、八年了,到現在還不會自己搞系統,卑鄙、無恥!」

我一聽,也愣住了!心想,我……怎麼會用這種辱罵人的話語對待同修呢?在家裏也從沒用過呀!我說:「我確實對你這樣說了?」「你說了,你就是說了!」好了,不用解釋,更不辯駁。師父說:「面對再大的委屈都能夠很坦然的對待,都能夠心不動,都不為自己找藉口,有很多事情甚至於你不需要爭辯,因為在你修煉這條路上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許相互說話中觸動你的、也許和你發生矛盾有利害關係的這個因素就是師父弄來的。也許他說的那句話非常刺激你、點到了你的痛處,你才感覺到刺激。也許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話並不一定是他說的,也許是我說的。」[1]我馬上說:我要這樣說你了,那是真的出口傷了你的心了,我真心的向你道歉,今後講話一定修口,不再犯類似錯誤,真心的對待同修。

我問還有甚麼,同修說「你總讓我到外面跟同修協調,我沒修到那個水準,我不願意出去。」原來是她老吵吵家裏事情多、忙,做大法的事負擔太重。正好小組一位後來想做資料的同修加入進來了,我建議她去教一教,同修掌握了,就可分擔她的任務了。她說自己也不會,不願去。別難為她。我講:我們今天能資料自給,當年也是同修城南城北的不辭辛勞,手把手的無私的教會了我們。那現在同修想做,我們有這個義務去為同修付出,我們是一個整體。

她不願與我再說下去,生氣的把我攆了出來。我不氣餒,我必須修出我的耐心,修去看不上同修的心。

過了兩天,我當沒事兒一樣去和她說說我目前的狀況。我說由於邪惡迫害,使多位同修遭到綁架,趕上小孩子放假,我邊帶小孩,邊要參與到營救同修中去,來回的奔忙、煩心、操勞。她聽到這裏不停的說:你確實不容易、確實太忙、辛苦……。我接著說:這個時候,我多想你能夠出來幫我一下呀,因為也只有你了解些情況,我們又最熟悉、離得最近,在一起一道修煉最長。我說,你的法器出現問題了,為甚麼不好好從心性上找找,與它溝通呢?一個勁兒的讓我解決,你還不知道,我就那丁點兒本事,又不是電腦通,不是所有問題都會解決的。也請你體諒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嘛,我們是為他的生命,任何事情都要以大法、以整體的需要為重的。而每個大法徒都有各自的使命、各自證實大法的路、建威德的機會。如你的使命,別人是代替不了的。在完成使命的過程中建各自的威德。這是師父要的。她誠懇的說:是我的怨恨心出來了,電腦才不好用的。找到這顆心後,現在解決了,好用了。

溶於法中

同修後來克服了自己不願走出來的怕心,在師父的加持下,與同修一道,盡自己能力,參與到幫助從黑窩裏才回來的同修,切磋法理。又跑前跑後的採購,解決同修的實際困難。讓受邪黨謊言毒害的同修迅速回到助師正法、搶人救人的正道上來,力所能及的付出著,感動了同修。同時在小組裏,克服不願幫助同修、怕麻煩的心,教一點是一點,大家一盤棋,各自在各自的位置上走好。

矛盾解決了、芥蒂解開了,我們學法小組在師父的大法開啟的法場中,圓容了,和諧的互相合作,做好三件事。

通過這件事我知道了,那顆看不上同修的心,也是很自私的心,趕緊除毒瘤一樣的鏟除它、修掉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