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新學員一起實修,找回修煉如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雖然修煉這麼多年,但是我卻覺的自己才剛剛步入修煉的大門,才知道修煉機緣是如此珍貴、萬古難遇。下面我向師父和同修彙報一下我是如何引導有緣人得法修煉的一件小事,並由此走回「修煉如初」的狀態。

一、有緣人

二零一四年七月中旬的一天,一位女客戶走進店裏,把我嚇了一跳,只見她的臉黑黃黑黃的,雙眼無神,說話有氣無力,我雖不懂醫,但斷定此人病的不輕。我熱情的迎上去,詢問阿姨有甚麼需求,阿姨告訴我她家的樓房要重新裝修,因為原來用的就是我家的產品,這回想再翻新一下。我就把阿姨讓到沙發上坐下,跟她慢慢聊。

經交談,得知阿姨今年六十歲,退休前在縣中醫院做護士。四年前患上丙肝,跟她同時得病的患者都已經去世了,因為得了這種病就等於被判了死刑。但阿姨本身護士出身,懂醫,家庭條件還好,捨得花錢看病,幾年來跑遍了全國各大醫院,住院、看病、吃藥共花去了約五十萬元,可病卻越來越嚴重,現在每月的醫藥費三、四千元,原來一百多平米的大房子已經換成了六十平米的一居室,因為她自得了嚴重的肝病,不能幹累活,免得增加肝臟負擔。阿姨說她現在上三樓都要歇幾次,不能拿重東西,嚴重時飯都做不了,只好買著吃;擦地板都得坐在地上慢慢挪著擦。

阿姨很愛乾淨,本來屋子沒刷幾年,不太髒,現在要再刷一下。我看得出阿姨可能感到生命不久於人世,再把屋子好好收拾收拾。我心裏很難受,感到人生的可憐,她是那麼無助,談話間流露出她對人生的眷戀和對生老病死的無奈。

我能幫她做甚麼呢?只有真相才能解開她的憂愁。我開始給阿姨講真相,講我身邊的親朋好友信大法後祛病健身、得福報的例子,並告訴她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救命。阿姨不太相信,說她家樓上就有個煉法輪功的如何如何了。我知道她的癥結在哪了,就耐心的給她講。我告訴她不是說煉功就不得病了,醫院還有治不了的病呢,每個人的情況不一樣,但絕大多數煉功人只要認真修煉,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修,就會有很大的改觀,原來的病都會漸漸好轉,甚至有不少得絕症的人真心修煉法輪大法後完全恢復了健康,這樣的例子在國內外太多了。聽到這,阿姨的臉上和善了很多,沒有了先前的不屑。

我接著說,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如果不修煉,要沒有師父給淨化身體,可能有的人早就沒有了,活不到今天了,現在的生命都是延長來的。還有一點就是中共迫害,有的人害怕不敢煉了,或者不能像原來那樣堅持學法煉功了,沒有了正常的修煉環境,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都有可能身體出現異常,或者原來得過的病又找上了。您想,常人要想有個好身體還得天天堅持戶外運動,冬練三九、夏練三伏的呢,何況修煉人呢?所以歸根結底罪魁禍首是××黨的迫害造成的。

阿姨這回認同我的說法,她告訴我她家鄰居就曾經被迫害過。談話進行的很順利,我看著阿姨真誠的說:「阿姨,您年輕時一定很美,現在六十歲了還那麼有氣質。」阿姨聽我誇她,很高興,謙虛的說:「唉,都是叫病給魔的,以前我的臉哪有這麼黑呀,現在也不要好嘍,湊合活著吧。」

我告訴阿姨:哪怕你抱著試試看的態度念念這幾個字,看有沒有效果,只要心誠,一定會有奇蹟的。可能被我的真誠打動了,這回阿姨不搖頭了,只是抿嘴笑,不說念、也不說不念。

等阿姨走時,我發現她跟來時不一樣了,眼睛有神了,走路也輕鬆了。我扶著阿姨肩膀送她出門,跟阿姨說:「您看,您現在跟來時不一樣了,精神多了!回去別忘了常念『法輪大法好』哇!」阿姨笑了。

二、得法得救

我倆定好了過幾天派工人到她家服務。由於我沒給阿姨講到三退,就把阿姨的情況簡單跟另一位同修說了,並託付他找機會給阿姨退了。因為我覺的阿姨已經聽進去我講的真相了,只差一步就能三退。結果同修去了一講阿姨就點頭同意了,還打算要看大法書。

過幾天阿姨來我店結裝修款,我給了她一本嶄新的《轉法輪》,並告訴她看書時的注意事項,她都細心的記下了。我又告訴阿姨她供的所謂甚麼佛像不好,上面沒有真佛管,都是狐黃白柳等附體,因為師父在法中講了「千年不得正法,也不修一日野狐禪。」[1]你信它它就管你、害你、吸取你的精華,所以得想辦法送走。我告訴阿姨先看書,甚麼時候想學煉功動作就來找我。

結果沒過幾天,阿姨親手把假佛龕拆下來,把假佛像送走了!然後來到我店裏,高興的告訴我:我把那些東西送走了!那種生命得救後的喜悅溢於言表。我很感動,心裏跟師父說:師父啊,這都是您的慈悲救度,讓一個絕症病人看到了生的希望,能在正法走到最後時走進修煉的門,很不容易,這得是多少年生生世世的等待才能有的機緣啊!

我就約幾個同修到阿姨家一起看師父的廣州講法錄像,並手把手教煉功動作。阿姨早早吃完飯等我們去,她家有個大沙發,我們並排坐在沙發上看,我們幾個老學員能盤腿的都把腿雙盤上,阿姨跟我們學,也把腿盤上,但她很胖,腿也粗,只能單盤,阿姨跟我隔著一位同修,不時的偷偷看我的姿勢,我儘量坐的腰正頸直,並把兩手結印,結果阿姨也學著我的樣子雙手結印,坐的很端正的樣子認真的看師父講法。當師父講到幽默的地方下面學員都笑了,阿姨也開心的跟著笑。當師父講到給每位學員下法輪時,我注意到阿姨竟然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的胖肚子。整個講法過程,阿姨眼睛直盯著大屏幕,那個認真勁兒很讓人感動。

我注意到一個細節,阿姨穿著長袖衣服和厚線褲,尤其是腳上竟然穿著兩層厚襪子,外面一層還是毛線襪子。而我們都穿著薄薄的夏裝還熱的不行。頭幾天天天如此,而且到大約八點鐘阿姨就順手打開茶几上一個藥瓶子,裏面裝著好幾種藥,阿姨拿出兩粒,放到嘴裏,眼睛看著師父講法,再喝一口水,把藥順下去。我和同修誰也不吱聲,當沒看見一樣。

到第四天的時候,我發現阿姨換上短袖衫,腳上的襪子少了一層,我們教她煉功時,她的動作很到位,學的非常認真,煉完後阿姨說渾身發熱,手也熱,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現在看了幾天師父講法錄像,身體就有這麼明顯的變化。阿姨非常激動,一直說,真神了!而且阿姨把每晚八點的藥取消了,說是一點點去,別一下都扔了,所以其它時間還照樣服藥。我也不急著催阿姨把藥徹底戒掉,等她自己認識到了自然就不吃了。

結果,九講法都看完以後,我和同修跟阿姨交流,說起吃藥的問題,阿姨還猶豫不決,怕一下扔掉藥不行,因為自己家裏現在還存有幾萬塊錢的藥。我跟阿姨說:「您看這幾天您身體的變化,跟沒學法之前判若兩人,說明師父真管您了,已經把您的身體淨化了,可您還抓著藥不放,還往身體裏灌髒東西,是藥三分毒,師父還得多費勁把您吃進去的藥再往出排,不是給師父添麻煩嗎?」同修也說:「您的身體有這麼大的變化,不是吃藥起的作用,是師父幫您把病根拿掉了」阿姨看我們這麼說,就下定決心把藥停了。

結果整個人像變了一個人,眼睛有神了,臉色也不太黑了,有了血色,能一氣上到三樓,還能拎很重的東西,也能自己做飯了。我又給阿姨一個小喇叭,現在阿姨每天都聽師父講法,每天照著煉功帶糾正自己的動作。

阿姨說,等再過一陣,要給所有親朋好友一個驚喜,告訴他們自己是信大法才有這樣的變化。

三、一起實修,找回「修煉如初」的狀態

一個人能得法,在宇宙中是多麼殊勝的事啊!那可是萬古機緣才促成的呀!這段時間,我自己像剛得法一樣,每天下班後簡單的吃口飯,急忙往阿姨家趕,真的像參加師父班一樣,一種說不出的神聖和莊嚴。

師父講法的時候,我生怕落下一個字,精神高度集中,感受到師父給我灌頂,加持我修煉的信心和正念,同時給我拿掉了很多敗物,好像整個人從裏到外被師父清洗了一遍,甚麼不如意、甚麼常人的念頭好像都被抑制住了,這九天中大腦裏就想著一件事:晚上去見師父,聽師父講法。那種幸福感無法形容,只有得法之初才有這樣的感受。

我的生活並不寬裕,還有一個上中學的兒子。但只要是大法需要,我都會盡力去做。我有一部真相手機,每月得買幾張電話卡打語音真相,我還無償送給外地同修幾部真相手機,有時自費請大法書送給需要的人,尤其是新得法的學員,只要他(她)能得法,我花點錢不算甚麼,何況我的錢也是師父給的,是大法的資源。

現在阿姨已經修煉一個多月了,身體狀況一天一個樣,隔幾天就到我店裏坐一坐,聊一聊她這幾天的體會,我就鼓勵阿姨堅持住,多看書,多聽錄音,堅持煉功,一定會越變越好的。

而我和新學員一起看了師父的九天講法錄像,對我來說意義非凡,我找到了剛得法修煉時的勁頭,好像自己也剛剛走入修煉的門,一切從頭開始。自迫害發生後,我曾經很長一段時間不精進,被怕心、安逸心、懶惰心、名利心、色慾心、對兒子的情等干擾,導致在修煉路上摔了很多跟頭,給師父和大法抹黑。回想自己走過的彎路,做錯的事無顏面見師尊,愧對師父的苦心救度。可是過去的已經成為歷史,一切不會重來。正法進程突飛猛進,師父要的是弟子們如何利用所剩不多的值千金值萬金的最後時刻學好法,向內找,整體配合,多救人,兌現神聖的誓約。而這一時刻瞬間即過,我會嚴格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不打折扣,踏踏實實,走回修煉如初的路。

因層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感謝同修對我的無私幫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