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女子監獄近年迫害法輪功學員情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女子監獄裏專門設立了「610」機構,它跟北京「610」和全省各地「610」直接相通,直接接收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指令。

黑龍江女子監獄共有十三個監區,其中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是九監區、十一監區、七監區、十三監區(其中九監區還兼接收新犯人);八監區是食堂,其它監區均為生產監區。

九監區、十一監區主要是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攻堅」迫害;七監區、十三監區是專門關押他們認為「轉化」了的人,強迫做奴工。當有法輪功學員從看守所被劫持到女監時,獄方會將法輪功學員關押到九監區或十一監區進行「攻堅轉化」迫害。

九監區

九監區共有一層半樓:四樓東側樓道,五樓東、西兩側樓道,共三個樓道,被稱為「三個道子」。其中五樓的西側樓道是接收全省各地送來的新犯人。其它兩個樓道是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這兩個樓道各有七個房間,除一個水房、一個廁所、一個小庫外,那四個房間全用來迫害法輪功學員,其中三個房間被稱做「攻堅組」──當有法輪功學員從看守所被關進來時,首先被關進「攻堅組」;另一個房間被稱做「鞏固組」──專門關押「轉化」了的學員。所以,九監區共有六個「攻堅組」,兩個「鞏固組」。

通常「攻堅組」只關押一名法輪功學員,其餘五、六人都是刑事犯,她們被稱做「包夾」、「幫教」。一般都是家裏花了錢才「謀」到「包夾」這個差事,可以不用幹活或少幹活,還可以掙高分。再多花點錢,可以撈個「幫教」噹噹,一般組長或道長都是「幫教」,她們幾乎很少幹活,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幫教」們每月可得基礎分五分,每「轉化」一名法輪功學員監獄就給加一分。其他人得靠幹活多少得分「減刑」,每月最高也就六分,非生產監區一般不容易得六分,所以「幫教」們不遺餘力的迫害法輪功學員。

九監區各屋的門玻璃上都掛一塊白布,上面摳了一個洞,供獄警、「包夾」往裏外觀察,剛來的法輪功學員首先被強迫剪頭、穿囚服,被強迫坐在五、六十釐米見方的地磚上「碼坐」:兩腳並攏,雙手向上放在膝蓋上,腰挺直,不能靠床,如果姿勢不標準就會被犯人踢、打,如果法輪功學員不配合就會被使用暴力、上束縛帶、剝奪睡眠。不許站起來走動,得一動不動的「碼」在那裏,要站起來得向「包夾」請示。上廁所得犯人先去觀察情況,以確保不能跟別的組法輪功學員碰面,然後才由犯人貼身跟著,法輪功學員才能上廁所、刷碗。反正法輪功學員是一天24小時處在被監視、被貼身跟蹤、被「鬥爭」、強迫看電視、強迫「碼坐」這種精神折磨和肉體折磨的狀態中。犯人說:「你不『轉化』,就鬥爭你。」

酷刑演示:碼坐
酷刑演示:罰坐小板凳

「包夾」們強迫法輪功學員反覆看污衊大法的新聞聯播、焦點訪談,有時有針對性的播放一些所謂的「愛國主義」影片。如:關於中共黨魁的電視連續劇、胡編亂造的「抗日」電視劇,有時逼著法輪功學員看佛教的片子,如果拒絕看,就會被拖到電視機跟前按著看。她們甚麼招數都使,軟的、硬的,真是醜態百出。

「幫教」們每天都要輪番圍著法輪功學員「談話」、「辯論」,不管年歲大小、身體狀況如何,一般到凌晨一、兩點才讓睡覺。

九監區有監控設施,但是法輪功學員被毆打時,監控獄警從來沒在監控裏喊過話,監獄規定了晚間休息時間,但法輪功學員被強迫「碼坐」到後半夜,監控也從來沒喊過話,監獄大力宣揚「人性化管理」,但是這個「人性化管理」卻不包括法輪功學員。刑事犯們之間打仗,馬上就會被扣分、關禁閉,而打了法輪功學員卻不會受到任何處分。

九監區的一些犯人很邪惡,特別是那些「道長」、「幫教」,他們可以商定轉化「策略」、也有權自主實施這些「策略」,她們可以不通過獄警直接給法輪功學員上刑。哈爾濱貪污犯杜曉霞(音)長期當「道長」,她指使犯人迫害法輪功學員,她曾對法輪功學員喊道:讓你看看甚麼是地獄,這裏就是人間地獄!該犯於二零一四年四月份出監。於淑范,盧淑華等這些當過「道長」的「大犯人」,都積極地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

有的法輪功學員不堪折磨與重壓「轉化」之後,就會被要求寫「決裂書」、「悔過書」、「揭批書」、「保證書」,然後被送到「鞏固組」,繼續「看電視」、「談話」,以「鞏固」成果。

用她們自己的話說,九監區「轉化率」相當高。歷任大隊長都積極參與迫害。她們一般3年左右各監區大隊長輪換一次。從二零一零年以來,歷任大隊長是鄭潔(現為八監區大隊長)、蘇海英(因被8監區犯人告發而調走)、孫偉(現任十監區大隊長)、現任大隊長姓名待查。

十一監區

九監區和十一監區被並稱為兩大「魔鬼監區」、「人間地獄」。

十一監區和八監區的食堂在一個廂房樓中,位於四樓,分南北兩側「道子」,它是專為迫害法輪功而成立的。多年來始終不安裝監控設施,惡徒們迫害起法輪功學員肆無忌憚。直到二零一四年1月才安裝了監控。

二零一二年八月之前,十一監區只有十二個組。二零一二年8月,女監想把非法關押在各個監區的法輪功學員集中關押在這裏,這十二個組顯然不夠用,於是二零一二年,她們把監舍做了隔斷,由原來的 12個組變成了十九個組。當時十一監區共關押了一百七十多人,除了被非法關押在那裏的五、六十名法輪功學員之外,其餘刑事犯人全部都是「包夾」、「幫教」。

十一監區迫害手法跟九監區類似,法輪功學員被送進十一監區後,也是先被單獨隔離「攻堅」;獄警也是利用犯人行惡,而且犯人的權利似乎比九監區犯人的權利更大,經常能聽到管事的犯人咆哮著罵人、打人。

法輪功學員被強迫「碼坐」、強迫「看電視」、強迫跟犯人「談話」、如果不配合,就會被打,如果叫喊,就會被用膠帶把嘴纏起來,甚至在被捆綁著的狀態下解決大小便。法輪功學員張麗、王建輝等人都被這樣迫害過。

七台河犯人崔香,因犯貪污、挪用、詐騙、賭博、受賄等多種罪行一審被判了死刑,後來其家人傾其所有,給她判了二十年。她經常公開對別人說:「我的命是撿來的,我就像死過一次一樣。」就這樣一個「死過一次」的人,不但不知反省,反而又犯下了迫害佛法的滔天大罪。她謊稱自己是插播真相而被判刑的「法輪功學員」,以此來欺騙、「轉化」法輪功學員,跟法輪功學員「談話」時,因不滿學員的回答,抬腿就踢、舉手就打,這些年真是罪惡累累。她於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二號回家,在監獄總共才呆了十二年。

黑龍江延壽縣貪污犯唐永霞,因犯貪污罪,被判刑十餘年。她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打過多名法輪功學員,還曾當著法輪功學員家人的面說:「我打她了,怎麼了!」

當法輪功學員向獄警反映犯人打人的問題時,副大隊戈雪紅曾說:「你有證據嗎?」「即使她打你了,我們也拿她沒辦法,她快回家了。」法輪功學員曾多次向副獄長史耕輝反映被打一事,她的回答是:「可能嗎?不可能!」「等我調查調查再說。」一直推諉。相反,她曾對拒絕「轉化」的法輪功學員說:「不轉化,我讓你丈夫跟你離婚。」

七監區、十三監區

監獄將所謂「轉化」了的人,從九監區、十一監區轉到七監區、十三監區,強迫幹活。許多人在清醒後,又從新站出來聲明要繼續修煉法輪大法,有的人會再次被送回九監區、十一監迫害。

七監區和十三監區也有大量的「包夾」、「幫教」,她們一樣監控法輪功學員,強迫法輪功學員看洗腦資料等,以防止所謂「反彈」,鞏固所謂「成果」。

對於不管怎麼迫害也不「轉化 」的法輪功學員,在二零一二年之前,監獄會將她們轉關到各生產監區,直至出獄。副獄長史耕輝於二零一二年上任後,出去學了迫害「經驗」回來,就把各監區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都集中到九監區、十一監區關押迫害。

現在,黑龍江女監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依然嚴重,參與迫害的犯人稱:現在跟以前不一樣了,不「轉化」別想回家,到期也不能回家,得去洗腦班。

已知有多名法輪功學員,一邁出監獄的大門就被綁架到洗腦班繼續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