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醫務工作者在黑龍江女子監獄遭虐待暴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四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法輪功學員王建輝是大慶油田總醫院職工;賈麗清,是哈爾濱市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兒內科護士。她們因為信仰「真、善、忍」大法,分別遭冤判六年和八年。

目前,她們仍然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女子監獄十一監區。下面曝光的是二零一二年、二零一三年間,她們遭獄警指使的犯人暴打、群毆、「碼坐」、鐐銬等迫害的事實。

王建輝於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八日(正月十五元宵節),在大慶油田總醫院工作時,被大慶鐵人公安分局綁架,之後被中共非法判刑六年,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被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位於哈爾濱)迫害。

賈麗清,五十七歲,中專文化,在哈爾濱市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工作了近四十年。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五日,正在工作的賈麗清被哈爾濱市松北公安分局惡警在哈醫大二院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一二年十一月末,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女子監獄十一監區。

虐待與毆打:王建輝堅持正信

被非法關押和迫害了三年的王建輝信守「真、善、忍」做好人,不是犯人,因此在監區內堅持煉法輪功和堅持自己做人的準則和尊嚴。

二零一三年三月五日晚七點多,王建輝拒絕參加十一監區的侮辱式「蹲報點名」,六、七名犯人,當著前來點名的副大隊長戈雪紅的面,一擁而上,將王建輝連打帶踢地按在地上。犯人關曉霞和靳軍麗打的最兇狠,使勁地踢王建輝的胸部和腹部,在隨後的幾天也是如此。

酷刑演示:大背銬
酷刑演示:大背銬

獄警副大隊長戈雪紅目睹了打人的整個過程,她不但不制止,而且讓獄警拿來手銬和束縛帶,將王建輝雙手反銬在上下鋪的床腿上,雙腿用束縛帶緊緊的綁住,然後,安排犯人二十四小時輪流看管王建輝,晝夜不許她睡覺,一閉眼就用笤帚捅她。

半夜,王建輝要求上廁所,惡犯仍然不給打開手銬和束縛帶,就在這種捆綁狀態下大小便。犯人拿王建輝的臉盆接大小便,因氣味熏人,犯人把所有的怨恨都發洩到王建輝身上。

夜間,獄警兩次來查崗,王建輝反映手銬太緊,要求鬆一鬆,獄警根本不予理睬。

有一天,王建輝要求見大隊長陳仙英以解除對自己的折磨,結果陳仙英讓犯人傳話說不見,並且告訴說:只要不蹲報點名,就一天二十四小時銬在床上,大小便也不許去衛生間,就在這種狀態下,在屋裏解決。

最後,王建輝要求見獄長,犯人報告陳仙英後,回來傳話說:「見也沒用,給你戴手銬是獄長史耕輝下的令。」這種迫害持續了多日。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六日,王建輝坐在小凳上,將兩手很隨意的搭在一起,犯人陳坤傑上來蠻橫地分開了她的手,王建輝沒理她,保持原姿勢坐著,並且語氣平和地問她:「兩手搭在一起坐著是很正常的姿勢,你們不也這麼坐著嗎?我這麼坐為甚麼就不行呢?」

陳坤傑上去就打王建輝的耳光,並再次分開了她的手,王建輝沒有理睬她,又原姿勢坐在那裏。

陳坤傑再次跳上來,接連抽王建輝的耳光,王建輝為了阻止她繼續打人,攥住了她的兩隻手,並且喊:「法輪大法好!」這時,犯人陳洋洋等人衝上來,將王建輝連打帶踢按在地上,雙手擰在背後,用寬透明膠緊緊地纏住她,也纏上她的嘴。

王建輝要求見大隊長,陳坤傑不讓,並且跑到辦公室誣告,說王建輝煉功、喊「法輪大法好」,她去阻止,王建輝動手反抗。獄警聽信了她的謊言,根本不理睬王建輝被打一事。

事後,王建輝向獄警副大隊長戈雪紅反映自己被打的事情時,戈說:「誰能證明你被打了?又沒有監控;即使陳坤傑打你了,她要回家了,也不掙分了,我們也拿她沒辦法。」

然而,他們應該知道:「六條禁令」中明令禁止警察打人,亦不允許警察指使他人打人;而在3月5日王建輝被打過程中,戈雪紅始終站在跟前看著而不予制止,這算不算違背禁令?

對犯人當著警察面打法輪功學員這件事上,黑龍江女監獄警的解釋是:「她們在幫助我們執法。」在監獄中,幫助警察執法的叫「協警」而不叫「犯人」。犯人是來改造的,而不是來執法的,但是這種獄警利用犯人殘暴的一面迫害法輪功學員一直在黑龍江女監中發生著。

打人者陳坤傑、陳洋洋、靳軍麗,已分別於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二日和當年末回家,但是參與打人的關曉霞還在女監中,違背六條禁令的大隊長陳仙英、戈雪紅還在,相關人士是應該按法律追究他們的責任。

「攻堅」迫害:賈麗清遭毆打成了家常便飯

在二零一二年十一月末至二零一三年三月,非法關押在哈女監十一監區的賈麗清一直被「攻堅」,期間慘遭迫害。

這期間,賈麗清一直被體罰「碼坐」,在沒有坐墊的小凳上,一動不動地坐著,兩手向上放在膝蓋上,腰挺直,腳並在一起,坐的姿勢不「標準」,就會遭犯人踢打。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和二零一三年一月、三月,她數次被反銬雙手「碼坐」,晝夜不讓睡覺。一閉眼睛,犯人王姍姍就用笤帚草掃她的眼睛,扔玉米粒打她(當時犯人正在挑揀玉米粒)。

有一次,賈麗清坐破了臀部,站起來拒絕「碼坐」,被犯人崔香、唐永霞、張亞林、王姍姍群毆。她們在瘦弱的賈麗清身上亂踢,王姍姍使勁地踢賈的頭部,張亞林邊打邊罵:「你這種人活著幹甚麼?趕快死了吧!」這種毆打成了家常便飯。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犯人崔香、唐永霞經常找賈麗清「談話」,逼她「轉化」,當賈麗清回答問題慢了,或者不如她們的意,她們伸手就抽耳光,抬腿就踢。被打時,賈麗清喊「法輪大法好」,她們就用寬膠帶纏住她的嘴。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末,因一句話,一犯人一掌擊在賈麗清的胸部,將她打出老遠,當天,賈麗清被調到另一道子迫害。據說,又遭到犯人高豔平、陳洋洋、孫蕾等人毆打,打的渾身是傷,現賈麗清又被調到九監區迫害。

賈麗清接見時,曾告訴家人被打,犯人唐永霞當著賈麗清家人的面就說:「我打她了,因為她喊。」

《監獄管理法》中明確規定:犯人不得監管他人。黑龍江女監的犯人不僅可以監管法輪功學員,還可以隨便打人。打人者不但沒有受到處分,還年年被評為「省優秀犯人」、「獄優秀犯人」,打著人還得「高分」,這是獄警縱容犯人替他們迫害法輪功學員,繼續犯罪。

現在,毆打賈麗清的崔香、陳洋洋已出監,但參與毆打的唐永霞、張亞林、高豔平等犯人還在,相關人士是應該按法律追究他們的責任。

附:
大慶王建輝女士被綁架、關押、判刑經過
黑龍江女子監獄惡警折磨侮辱王建輝
哈爾濱醫大附屬二院護士賈麗清被劫持半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