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女監奴役法輪功學員 連少女也不放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哈爾濱的黑龍江女子監獄,十四年來,綁架和關押了許多法輪功女學員,她們在那裏承受著一般人無法想像的非人的折磨和痛苦。監獄不僅僅妄想從信仰、道德上摧毀法輪功學員,還強制奴役迫害法輪功學員從事著繁重的超體力的奴役,連未成年的女孩也不放過。

一、兩位未成年女孩因信仰被非法判刑

在黑龍江女子監獄原二監區,二零零三年非法關押了倆位因修煉法輪大法而被判刑的未成年女孩──十七歲天津法輪功學員徐子奡和十六歲雙鴨山市法輪功學員孫茹雁。她們同樣遭受長時間、超體力的奴役。

十七歲的徐子奡被非法判刑三年

徐子奡(徐子傲),原家住天津市大港區勝利街前光里18棟1單元1樓3門。她與母親孫緹、姥姥王嘉慧、舅舅孫喬都修煉法輪功,一家人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中,其樂融融,和睦幸福。

然而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徐子奡一家遭受嚴重的迫害,家中經常被警察騷擾、抄家,母親孫緹幾次被綁架、關押,舅舅孫喬也曾被非法勞教。還是中學生的徐子奡,也遭到綁架、關押,甚至被非法判刑。

徐子奡一天在學校上課時,突然被警察綁架。派出所警察為逼迫她說出母親的下落,對她進行罰站一上午,不給她吃的,還打她,但她始終沒有說出母親的下落。

二零零一年五月,徐子奡的學校及街道不法人員合謀要給她單獨辦洗腦班,逼迫她放棄信仰。徐子奡只好被迫輟學,離家出走。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八日,徐子奡在北京天安門城樓下被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到平谷縣某拘留處所,她絕食近五天,才於十一月十三日被釋放。

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晚,徐子奡與母親孫緹在天津大馬路上被便衣警察認出,被綁架到看守所非法拘留二十八天,後來被「610」人員劉弘琦和綜治辦人員張金龍強行押至石化招待所洗腦班,進行封閉式強制洗腦迫害,長達五十天。母親孫緹後來被非法判刑十年。徐子奡則被劫持到板橋女子勞教所洗腦班繼續迫害。徐子奡從板橋女子勞教所出來後,為躲避惡警騷擾,流落到哈爾濱。約於二零零三年三月左右,徐子奡在哈爾濱被綁架。二零零四年三月左右,徐子奡與張策、房磊等法輪功學員一起遭哈爾濱市道裏區法院非法庭審,她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黑龍江女子監獄,時年十七歲。

徐子奡的姥爺和姥姥因承受不了女兒、兒子、外孫女被綁架、關押的打擊,先後於二零零四年、二零零八年在悲憤中離世。

十六歲的孫茹雁遭酷刑折磨、誣判三年

孫茹雁(孫如雁),與父母孫輝、胡其利均為黑龍江雙鴨山市法輪功學員,父母多次遭綁架關押。早在二零零三年孫輝被關押在綏化勞教所、胡其利被關押在佳木斯勞教所,家中只有孫茹雁。

二零零三年四月,年僅十六歲的孫茹雁,因和一位法輪功學員住在一起,而遭警察綁架。警察在對那位法輪功學員非法抄家時,將孫茹雁綁架走。非法提審時,孫茹雁被惡警李洪波打耳光、恐嚇、威逼、辱罵,直至次日。之後,她被劫持到雙鴨山市看守所,她拒穿號服,被惡警所長白樹文用塑料管抽打、綁坐鐵椅子。當晚八點多,孫茹雁從鐵椅子上神奇地脫出來。第二天早上,惡警所長給她戴上鐵鐐,繼續將她綁在鐵椅子上迫害。孫茹雁一共坐了四天兩夜。

二零零三年七月,十六歲的孫茹雁被邪黨法院誣判三年,被劫持到黑龍江女子監獄二監區迫害。

孫茹雁和媽媽胡其利
孫茹雁和媽媽胡其利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六日八點多,孫茹雁被中共惡徒騙到單位後,被綁架到伊春洗腦班迫害。她的父親孫輝同日同時也在單位遭綁架。孫茹雁單位的同事眾口一致讚揚孫茹雁,稱她工作好、為人好、人品好;就連參與綁架她的乘務段段長都說孫茹雁好,就這樣一位好人被騙到單位後遭到綁架。

孫茹雁的母親胡其利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女子監獄。

二、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奴役的罪行

在二監區惡警女隊長楊華和幹事任盟的唆使下,獄警和刑事犯人不斷迫害大法弟子。惡警隊長楊華為了逼法輪功女學員周麗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在黑龍江省最寒冷的冬天,強迫周麗在戶外體罰,這個女法輪功學員的手指頭被凍得都是透明的,由於緩的及時,總算保住這雙手,沒被凍殘廢,當刑事犯人敘述這件事時,眼裏都噙著淚水。獄警任萌,表面偽善,內心凶殘、心裏霉暗,行為下流,和犯人搞同性戀。任萌為了感謝「中共」對其下流行為的縱容,賣力的迫害法輪功學員,任萌特意在夏天下午最熱的時候兩點鐘,強迫法輪功學員在烈日暴曬下「站軍姿」,年歲大的老人和未成年的孩子也不能倖免。通過這種形式妄圖摧毀法輪功學員的意志力,從而要給法輪功學員「洗腦」。

中共邪黨不僅僅妄想從信仰、道德上摧毀法輪功學員,還強制奴役迫害法輪功學員。當時監獄要求每個監區每年要向監獄交多少萬元的錢,還要每個獄警到外面給監獄拉活給犯人幹,給監獄賺錢。

哈爾濱女監有一個黑服裝廠,靠加工服裝牟利,工廠工人大多是服刑犯人和法輪功學員,因用工廉價,所以監獄能獲取暴利。另外,還有一個牙籤廠,也是惡警強迫法輪功學員做工。

二監區是裁斷車間,還有一部份人織亞麻布。是整個服裝加工的第一道工序──服裝裁剪,由刑事犯人操作。但重體力活強制法輪功學員完成,扛上百斤的布匹、或扛著幾百斤裝滿文件資料的鐵櫃上下樓(最多四人一組)、每天都要扛七十來斤重的牙籤或冰勺箱裝車、卸車、扛過來、扛過去的。徐子奡和孫茹雁這倆個未成年孩子也被迫做這種強體力活,每天要扛進扛出,並且要細心的挑選。

就是婦女的正常生理期,每月的「月經期」都正常的要從事勞動,絕不照顧,孩子和老人也不例外。從北京轉押來的法輪功學員高秀榮,不配合「轉化」與迫害,在北京看守所一直絕食抗議,到女監後身體非常虛弱。高秀榮來月經要上廁所,包夾用惡毒的話語謾罵她,並用腳踢踹她,說高秀榮事多,故意拖延時間,使高秀榮的月經流到褲子裏。

活摘器官疑雲

二零零五年春,女子監獄出現一些內穿警服外罩白大褂的年輕醫生,為在押服刑人員檢查身體疾病,特將彩超等大型的醫療設備帶到監獄。體檢的項目主要是彩超、胸透、抽血化驗,特意強調:「抽血是檢查艾滋病」。

伊春市法輪功學員王玉華,拒絕做奴工被二監區大隊長楊華電棍電、打嘴巴子。王玉華後被轉關到九監區。二零零五年四月份左右,獄方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強行採血,惡警賈文軍、張秀麗、彥玉華利用犯人把王玉華等架到辦公室,一個男惡警踩著王玉華的臉,賈文軍按著王玉華,還有一些犯人協助,王玉華被抽出去一大管血。

這些「醫生」檢查的主要對像是法輪功學員,並且還給法輪功學員編號,特別對年輕的法輪功學員問的特別詳細,以前得過甚麼病……而對刑事犯人根本連問都不問。這次檢查過後,沒給任何人出具檢查結果,更沒有給誰治過病,甚至連提都不提。

二零零六年,邪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終於在國際上被曝光。但中共的這項罪惡至今未停止。

這是當年黑龍江女子監獄為出口到韓國生產的牙籤的商標。有誰會想到這些牙籤是從髒亂不堪的中國黑獄中生產出去的,上面沾滿了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血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