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農婦遭十年冤獄 備受非人虐待折磨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哈爾濱呼蘭區康金鎮善良農婦周春玲,講法輪功真相,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被綁架後非法判刑十年,在黑龍江女子監獄遭受背銬、吊銬、戴刑具、上繩、罰蹲、打嘴巴、坐涼水泥地、不讓穿棉褲等酷刑。

下面是周春玲自述其經歷: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日,我在呼蘭區康金鎮許卜鄉講真相被綁架。在呼蘭區政保科被兩個惡警打了大約二十分鐘,又把我們送到呼蘭看守所。我們用絕食抗議對我們的關押,因為法輪大法沒有觸犯法律,可以拿到大庭廣眾之下讓眾人評說。我們修煉祛病健身,提升道德,不傷害任何人的利益,憑甚麼抓我們?!

後來,我被非法判刑十年,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五日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到了七月二十日,我們立掌發正念,被包夾告訴了隊長。第二天在操場上,我被叫到辦公室,兩個惡警讓我蹲下,用腳蹬我的頭,有一個小時左右。集訓隊二把手王曉麗回來了,進屋先打我兩個嘴巴子,說了些難聽的話。晚上點名,有兩個同修不配合,被一把手呂大隊和其他警察打的臉都變形了。

二零零三年十月三十日,我們兩個同修被送到原八監區,現在的二監區。我們說不報告,我們不是犯人。二把手隊長張淑華把我們罵了之後帶到車間,大隊長鄭傑問我:「幹不幹活?」我說:「不幹,我不是犯人,沒犯法。」她說了些難聽的話後,說:「不幹!拿繩子捆上。」我沒有害怕,在那屋裏呆了好大一會。生產隊長說:「你回去吧。」我就回去了。

在五聯保那,我用人的想法看她們幹活,我就幫她們。結果,投料員來看我,五聯保說幹活呢。後來我想:為甚麼幫她們幹?那不是監獄的活嗎?我和五聯保說,我不幹。惡警把我叫到辦公室捆了起來,強制我蹲著。直到我承受不住,答應幹活才放開。幾天之後,我又反迫害,就又被捆了起來。就這樣反覆幾次,直到二零零四年新年放了七天假。第八天出工,我決定抵制迫害、不出工。投料員問我幹活嗎?我理直氣壯的說不幹。接著,她又問另一同修,同修說不幹。我被叫到辦公室,生產大隊長李大隊打了我一個嘴巴子。同修和她講理,不許打人;她就打了同修兩個嘴巴子。

惡警把我們三個銬在一起坐在水泥地上,有個犯人把我們的棉褲脫下去了,穿一條單褲在水泥地上坐著。第二天,同修找到生產隊長,說犯人脫我們棉褲,生產隊長讓我們穿上了。正月初幾,天氣寒冷,惡警肖魯健進辦公室就把窗戶打開,凍著我們。我們抗議不出工,犯人包夾、五聯保就在三樓往外脫我們,棉襖都脫破了,我們就喊「法輪大法好」。

有一次,獄長劉志強(現已調走)說:「你們可以不認罪,但你們得服從管理。」二零零四年三月十日,我們終於戰勝了邪惡,回到了監舍。二零零五年的時候,我們又開始不配合邪惡的命令和指使,反迫害,不報數,不戴名籤。家人去看不讓看,惡警說我們不服從管理,用兩個犯人看一個法輪功學員,報數時踢我們腿蹲下,進屋就開罵。我們和她們說是邪黨強加給她們的,用分和法輪功學員掛鉤,不配合就扣她們的分,是無理的株連。

到了二零零六年的時候,大家不穿囚服。過一段時間以後,警察叫我們簽字,我也沒多想就簽了。警察說,還是你敢做敢當,她們都不敢簽。同修說她們要迫害我們。於是邪惡警察對我們下手了。有一個同修的手,被她們背過去吊在床上,沒到兩分鐘就暈過去,大小便失禁了。在五樓的同修每個屋的窗戶都用紙糊住,惡徒暗地裏迫害法輪功學員。有善良的人為法輪功學員心酸,邪惡的人恬不知恥地嘲笑著,看怎麼整我們。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份,獄裏兩個犯人包一個法輪功學員,我和周春芝在一起,除了上廁所包夾跟著,就是被強制在小凳子上坐著,從早上六點半坐到晚上收工,不許來回走動,還播放誣蔑大法的東西。每天在高壓下過著。十二月份的一天,把我單獨叫到外面,帶到新成立的攻堅隊十三監區。犯人組長於紅讓我坐小凳上,後來又讓我念誹謗師父的書。由於自己正念不強,明知道大法是正的也不敢說,心情很壓抑。二零零七年我發現我的頭髮有白的了。後來又到了監獄新成立的七監區強制轉化隊。幾個月後又到大組幹活了,每天跟犯人一起出工。

二零零八年到二零零九年監獄奴役生產量大增,就是讓你勞動,幹紙兜子,有的手脖子錯位了,還加班加點。你越能幹它就越加碼。我記得縫帽子的時候,因為任務趕不出來,就加班,有一次縫到十二點半,第二天嘔吐、心頭疼。後來就起早,三點半就起來縫,每天加班加點。二零零九年四月,我開始有了正念,要求報卷減刑。組長問我寫報卷的東西?我說不報了。她以為我開玩笑。警察找我,我說不報了。大隊長知道後說:那就為××黨幹活吧。

後來,我的正念越來越強了,投料員給我的活,我也不幹那麼多了,後來她就跟隊長說了。在警察那,我一直都是個能幹的人,突然不幹了,她們有些接受不了。警察何健說:「你要不幹,有可能小號或甚麼酷刑。獄裏要對你動用甚麼刑具,我可告訴你了。」她的恐嚇,我沒動心。後來她說:「那你怎麼不寫聲明。」我寫了聲明,由組長交到大隊長手裏。大隊長來氣,就把給我的任務強加分給組裏,讓組裏人恨我。後來,我下決心不配合。這樣,我被送到隔離四組。四組是病號組,警察不讓我和其他人說。

有一次,監區生產任務量大,外面下雪了,讓我們去掃雪。我們不配合,大隊長王曉麗就讓包組警察把我們碼起來坐小凳子,從早七點半坐到晚九點上床。我們不斷的用各種方式給隊長、警察講真相。有一次,在監外來一人教氣功,讓「轉化」的都去。我們三人沒配合,後來就給她們寫信講真相。到我回來的時候還在碼著。

冤獄九年,給孩子幼小的心靈帶來了創傷,孩子失去父愛、母愛,都是中共邪黨給我們全家帶來的痛苦。呼喚善良的人們都站在正義的角度來看待法輪功學員,幫助制止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