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女子監獄再次剝奪裏玉書家人探視權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二零一三年二月九日(過年)前,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的隊長突然給裏玉書家人打來電話說裏玉書生命垂危,讓家人趕快到女子監獄來一趟。心急如焚的家人趕到後,獄方以隊長不在家為由不予接見。

法輪功學員裏玉書,大興安嶺地區阿木爾林業局教委領導幹部,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後,身患的多種疾病不翼而飛,身心健康。二零零二年五月被綁架、冤判十二年,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非法關押至今,差兩個月十一年,被迫害得骨瘦如柴。家人多次去探望,獄方只讓裏玉書的哥哥見過一面。裏玉書現在被非法關押在十監獄區。

過年後,裏玉書家人遠程從大興安嶺趕到哈爾濱。在三月六日下午來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要求接見裏玉書,門衛值班警察態度生硬,以不是接見日、沒帶接見證為由不讓接見。在家人一再請求下,值班警察才向監獄領導打電話,告知裏玉書家人三月七日上午九時來接見。

三月七日上午九點裏玉書家人準時來到女子監獄門衛室,值班警察說:「已經通知監獄領導了,你們等著吧。」家人擔憂裏玉書的生命安危盼望儘早看到裏玉書。當時幾乎所有來接見的家屬或早或晚都讓接見後,家人等了近兩個小時,在家人的一再懇求下,門衛才同意到場的一半家人進去。

一個女獄警把家人帶到了反邪教主任辦公室,屋裏警察有六、七人。六一零辦公室楊立斌態度生硬兇狠非得證明家人身份,詢問身份證、與裏玉書的關係、接見證,氣勢洶洶地問是不是煉法輪功的。說裏玉書的案子很轟動,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黑龍江省六一零、哈爾濱市六一零都很重視。她們聲稱向黑龍江省六一零、哈爾濱市六一零打了電話請示裏玉書家人可不可以見。獄方仍刁難家人,胡說接見證上的人不是他們登記過的可以接見的人,他們沒登記的家人名單都是裏玉書自己不歡迎見的人。家人說:「我們都是裏玉書的親人,她不可能不想見我們。讓她來親自跟我們說。一定是裏玉書被你們折磨的生命垂危,你們不敢讓我們見她。」

當家人問到裏玉書的身體情況時,十監區區長不敢正視家人的問答,低著頭,遮遮掩掩以剛上任一個多月不了解情況為由,讓副區長來回答裏玉書的家人,就一走了之了。十監區副區長對裏玉書的身體情況的回答也是含糊其辭。家人一再要求見裏玉書一面。兩個做強制洗腦「轉化」的女獄警(一個警號:2320436,30多歲,1米65左右;一個警號:2320600,1米60的個子,30多歲)態度生硬蠻橫問家人是否是學法輪功的。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故意刁難、推脫,先是要身份證,接見證,有了證件,又說來的家人是裏玉書不想見到的人。家人揭穿謊言後他們又推托說證件不齊全,得返回大興安嶺當地派出所開證明:不是煉法輪功的才讓接見。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故意刁難推托,說讓裏玉書的家人來就來,說讓走就走,不用說家人的路費宿費等花銷,來的幾位家人中有近八十歲的老人,一次次的遠程火車折騰;還有工作請假的職員,每日的經濟損失等是巨大的。

裏玉書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被迫害了近十一年,期間她遭到了種種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曾被非法關押在小號,多次被隔離,遭到長期捆綁、被打毒針、背銬、用牙籤支眼皮;被瘋狂的毒打、使勁扯耳朵、狠狠打 嘴巴子、拳打腳踢、抓住頭髮往暖氣管子上撞、用笤帚砸臉、用腳踩臉、大拇指被掰折;被束縛帶捆綁二年多,被銬地環酷刑等等折磨,她被野蠻灌食,灌大蒜、灌 濃鹽水、灌辣椒水,被殘忍灌食筷子扎入嗓中,被犯人推倒摔昏腦袋摔破縫五針。家人多次去女監看望裏玉書,可是除了裏玉書的哥哥被讓接見一次外,女監沒有讓其他親屬見過裏玉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