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輝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遭毒打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四監區的大慶法輪功學員王建輝,因連續兩天堅持煉動功,被刑事犯郭海英和安小霞及包夾王桂芹瘋狂毆打。

一、因煉功被刑事犯迫害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五日,法輪功學員王建輝在監室煉動功,四監區郭海英和安小霞及包夾王桂芹上前強行阻止。刑事犯郭海英和安小霞屢次將王建輝強行拽到床上,用盡全力把她按倒在床上想使其動彈不了,但王建輝抵制迫害,無數次掙扎著爬起來繼續煉功。為了達到不准法輪功學員煉功的目的,郭海英瘋了一般的用力將王建輝按倒在床上後,還用手使勁抓、擰她的胸部,造成王建輝胸部出現一片瘀血。更邪惡的是郭海英連續三次抓著王建輝的腦袋,先把她的腦袋往上鋪床邊的角鐵上使勁的磕一下後,再順勢把她按倒在床上,這樣做不但給王建輝造成極大的痛苦,還給人造成一種錯覺認為是王建輝自己不小心磕的。王建輝的腦袋被她磕了三次後感到鑽心的疼痛,在面對這種人身傷害,王建輝沒有怕,沒有退縮,她仍然要堅持煉功,煉功沒有錯。郭海英、安小霞和王桂芹就無數次的拖拉推拽王建輝,在這個過程中,法輪功學員王建輝始終頑強地堅決抵制她們的迫害,堅持要煉功。這種迫害持續了一個多小時。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六日,法輪功學員王建輝在監室仍然堅持煉動功,刑事犯郭海英、安小霞和包夾王桂芹又開始強行用暴力阻止,王建輝繼續抵制她們這種非法的迫害,堅持煉功。郭海英和安小霞就喪心病狂的多次使勁薅著王建輝的頭髮把她往床上拽,按倒在床上後,兩人用拳頭猛打王建輝的腦袋,當時就打出一個大包。郭海英還邪惡的用胳膊肘尖狠狠的抵在王建輝的耳根處,迫使王建輝疼痛得無法動彈。她們以為把王建輝制服了就鬆開了,但王建輝又堅強的掙扎著起來煉功,郭海英和安小霞紅了眼似的猛撲上來把王建輝摔在床上,然後用被子緊緊地裹住王建輝的整個頭,頓時王建輝感到呼吸困難,然後兩人開始用拳頭一齊對著王建輝的腦袋一陣瘋狂猛打。為了掩人耳目,她們沒有打王建輝的臉,因為臉被打得紅腫瘀青後,很容易曝光她們的惡行,她們就無法抵賴了,在這方面她們積累了很多邪惡經驗。

在長達兩小時的持續暴力摧殘下,法輪功學員王建輝被她們折磨得躺在冰涼的地磚上抽過去兩次,每次又被她們手忙腳亂地掐過來甦醒後,又繼續把王建輝連拖帶拽的往床上推。這次毒打後王建輝腦袋上被打出一個大包,腦袋整天劇烈疼痛,迷糊,不敢隨意活動,噁心吃不進飯。左耳朵被打出血,耳根處打出一個豁口,流出鮮血,而且左耳朵幾乎聽不見聲音,脖子上被郭海英打出一個很長的血口子,清晰可見。

二、真正的元凶

打人事件發生後,王建輝多次找當天值班的呂隊長反映情況,可呂隊長連問都不問,聽都不聽,還十分蠻橫地說:「你回去等著,我過一會兒找你!」可過後根本沒找王建輝。

星期一,所有的隊長和警察都來上班了,王建輝又多次找負責改造的大隊長邱豔,可坐班警察卻說邱大隊不在去開會了。在多次找不到邱大隊的情況下,王建輝只好要求和值班室裏的三個警察反映情況,可是他們連聽都不聽,還若無其事的說:「你的事我們解決不了,你等著邱大隊回來再說。」等到中午休息的時候,王建輝又去找邱大隊,警察說邱大隊吃飯去了,等她回來我告訴她一聲。王建輝說:「邱大隊中午應該有時間見我了吧。」警察不耐煩地說:「你就回去等著吧。」就這樣從她們一上班,王建輝就開始找邱大隊,找了十多次,一直找到天黑也沒見到。

第二天一早,王建輝就在監欄門那等頭天晚上值班的大隊,那大隊當時還在值班室裏休息,可郭海英和安小霞就使勁拽著王建輝的衣領子把她拽進監室,根本就不讓她找。星期三,王建輝又繼續找邱大隊,可找了一天仍然見不到邱大隊的影子。最後包組警察王佳琪打到王建輝說:「監區不讓煉功,你煉功她們就有權制止你。」王建輝說:「這麼說我煉功刑事犯打人是對的了,現在她們把我打傷了,你們連問都不問,對行兇者連一句批評的話都沒有,安小霞見到我還罵罵咧咧的。刑事犯之間打仗還得免評、扣分,甚至進小號,可是刑事犯把法輪功學員打傷了你們對他們卻沒有任何處罰,反過來還替她們說話開脫。」最後王建輝要求見駐監監察官,王佳琪說:「你見他們幹甚麼?」「我要反映情況。」王佳琪聽了說:「這個我得問問他們有沒有時間,還得看他們想不想見你。」王建輝說:「我有權見駐監監察官,他們的工作職責就是聽取我們對監獄管理上存在的問題和錯誤,我希望能儘快見到他們。」王佳琪應付說:「你的要求我可以跟領導反映。」

談話過後,四監區領導對刑事犯暴力毆打法輪功學員這件事沒有任何處理結果。

三、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是甚麼樣的人

郭海英的品行極其敗壞,她和監室裏的王焱是同性戀,這個事整個監區的刑事犯都知道。每當節假日警察休息的時候,郭海英和王焱就躲到警察值班室搞同性戀,極其無恥下流。因為郭海英在監室裏是個頭兒,管理著四監區所有的刑事犯,所以任何刑事犯都不敢得罪她,反過來還得經常討好她賄賂她,因為郭海英早就把警察賄賂得服服貼貼的,四監區的普通警察還經常聽她的,和她一個鼻孔裏出氣兒。私下裏這些刑事犯都罵她是笑面虎,表面上她經常笑呵呵的,可是背後卻經常幹著各種陰損毒辣的事。警察也反過來利用她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當他們的打手、幫兇。四監區的刑事犯在整個監獄是出了名的壞,這就是四監區的領導讓刑事犯郭海英把四監區管理的在整個監獄都臭名遠揚。

郭海英和安小霞在迫害法輪功學員上喪心病狂,毫無人性,手段令人髮指,她們之所以敢這樣無所顧忌的毒打王建輝,一方面是她們了解監室裏的監控器根本看不見她們行兇的場面,不會留下罪證;更主要的是四監區警察們受監獄「轉化」法輪功學員的邪惡安排的背後指使下,保護和縱容她們,使她們囂張,耀武揚威。

善惡到頭終有報,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等待這些惡人的終是最嚴厲的懲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