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年牢獄摧殘 原教委幹部生死不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二零一三年七月末一天,在黑龍江女子監獄,有人看到法輪功學員裏玉書被監獄的一夥人用破被單子裹著,扔到了停在監獄院子裏的一輛車上,接著這輛車開出了女監的大門……裏玉書的家人聞訊後趕到監獄,獄方以種種藉口不讓家人見,如今裏玉書生死不明。

裏玉書女士,今年六十三歲,原黑龍江省大興安嶺漠河縣阿木爾教委幹部,因修煉法輪功,慘遭中共邪黨人員的十四年的殘酷迫害。二零零零年,裏玉書被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二年五月再次被綁架後,被加格達奇區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在黑龍江女子監獄,裏玉書拒絕放棄「真善忍」信仰,曾被非法關押在小號,遭到長期捆綁、拳打腳踢、笤帚砸臉、扣地環,種種酷刑折磨,她被獄方折磨性灌食摧殘長達十年之久,被迫害的瘦骨嶙峋……如今,她生死不明。

裏玉書在修煉法輪功之前,曾身患多種疾病,修煉法輪功以後,她遵照真善忍做好人,身患的多種疾病不翼而飛,身心健康。裏玉書為人非常正直、無私,很有才華,她寫的毛筆書法,特別是書寫的隸書,比電腦打出來的還好;她還擅長於刻章,她刻章時不用草稿和樣子,隨手就刻,雕刻的作品很受人喜愛。裏玉書工作兢兢業業,成績突出。她憑著她的才華、實幹,受到林業局的重視,她由普通教師升為校長,教育局主任,又提升為教育局書記。她不收別人的賄賂,不要學生家長的錢財。裏玉書學法輪功以後,從來沒對學生、家長和教職工卡、要和勒索過。看到別人有困難總是無償的幫助。可是像裏玉書這樣不收學生錢財,無私奉獻、備受歡迎的好老師、教育工作者卻被關在監獄裏。

裏玉書與孩子的合影
裏玉書與孩子的合影

裏玉書與丈夫生前的合影
裏玉書與丈夫生前的合影

一、裏玉書在黑牢裏遭受的酷刑

1、野蠻摧殘性灌食

裏玉書從二零零三年八月長期絕食反迫害,身體極度虛弱,早已經瘦的皮包著骨頭。

二零零三年九月中旬,法輪功學員裏玉書、田桂清、丁彧、王洪傑、關應欣、張淑哲在監舍被打。惡徒給學員野蠻灌食後,用繩子把木棍綁成十字架,把六位學員背靠背綁在十字架上,坐在地上不許睡覺,閉眼就用牙籤支眼皮,用針管往眼中打水。惡犯宋麗波在灌食時超量加鹽,把膠管插胃裏,一週才拔出來一次,然後再插,再拔出來時,胃裏那端是黑色的。

二零零三年九月至十一月期間,法輪功學員裏玉書、張淑哲、丁彧、王洪傑和田桂清為抗議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而絕食,共被插管灌食四十七天。不法人員插管插進去,一週只取出一次,插管都黑了。這期間,每天六位學員每兩人被強制戴背銬鎖在一起,背靠背坐在地上,被關在衣庫裏。十月份,裏玉書被關入小號,當時身上只穿線衣線褲,小號內只有一塊小板床,手被銬著在小號中酷刑了四十多天。

十二月十日,九監區的惡警賈文君出言不遜,包夾吳湘芬破口大罵裏玉書三天。然後瘋狂地逼迫給裏玉書灌食,她讓李明英捏住裏玉書的鼻子,吳湘芬、劉鳳珍等惡人騎在裏玉書的身上,撬開牙,拿著瓶子對著嗓子眼往裏灌食,裏玉書極力的抵制,全部都吐出來了。為了不讓裏玉書吐出來,用枕巾按住裏玉書的嘴,憋得裏玉書喘不過氣來,一次灌食就得用一、兩個小時,裏玉書精疲力竭,滿臉是血,嘴都破了。裏玉書每天都遭受這種痛苦,強行灌食兩次。

酷刑演示:用開口器強行灌食
酷刑演示:用開口器強行灌食

二零零四年八月,裏玉書已經絕食十個月,每天還被用繩子捆綁著雙手,被膠帶封著嘴。裏玉書每天被強迫灌食兩次,她不穿號服,她給白英賢寫真相信,白英賢惱羞成怒,用束縛帶捆綁三個月,受盡折磨,她喊大法好,受警察指使的犯人用膠帶把她嘴封上,反覆揭粘把她臉的兩側的皮膚都弄壞了。

2、牙籤支眼皮、狠打嘴巴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四日,裏玉書被非法劫持在十監區(病犯監區),殺人犯徐臻,為了個人能多得分減刑,一直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徐臻在十監區的三樓強行「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裏玉書在一樓,她讓裏玉書上三樓,裏玉書拒絕,她們把裏玉書抬去,強行裏玉書穿上囚服,播放誣陷抹黑法輪功的錄像,逼迫裏玉書看。裏玉書把囚服脫下,獄警曲華唆使單玉芹來迫害裏玉書,詐騙犯單玉芹是典型的流氓,經常把法輪功學員打的遍體鱗傷。

酷刑演示:用掃帚棒支起眼皮不讓睡覺
酷刑演示:用掃帚棒(或牙籤)支起眼皮不讓睡覺

從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五日到三十一日,為了不讓裏玉書上床睡覺,整天把裏玉書綁在凳子上,困的裏玉書直摔跟頭,她們就用針管灌上水,激裏玉書。裏玉書閉上眼睛,她們就用牙籤支住裏玉書的眼皮,使勁的扯著裏玉書的耳朵,狠狠的打裏玉書的嘴巴子。單玉芹、王鑫華,輪番的打裏玉書,折磨她。一次,一個嘴巴子打下來,裏玉書的頭「嗡」 的一下,眼前一片金星,裏玉書的左臉被打偏了,過了好幾年裏玉書的臉才恢復正常。

3、瘋狂毒打

二零零六年大年初二,惡犯包夾袁安芬、項桂芬像兇神惡煞一樣,抓住裏玉書的頭髮,往暖氣管子上撞,狠狠地撞了幾十下,撞的裏玉書滿頭大包,痛苦難忍。灌食時給裏玉書灌了很多大蒜,辣的裏玉書生不如死。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三日,趙英玲、於英民唆使三個惡犯迫害裏玉書,有一次,包夾袁安芬狠狠的將裏玉書摔倒,裏玉書的屁股傷了半年多才好。

惡犯王鑫華常常把裏玉書從床上打到地上。一次,她用笤帚砸裏玉書的臉,足足砸了半個小時。裏玉書的臉都被砸腫了,滿臉全是傷。一次,惡犯袁安芬將裏玉書打倒在地上,把裏玉書平時坐著的小凳踩碎,然後兩腳使勁的踩裏玉書的臉,裏玉書大聲呼救,惡犯竟喪心病狂的用內褲塞住裏玉書的嘴,用大刷子猛力的打裏玉書的手臂,立刻裏玉書的手臂全都腫了。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裏玉書看經文,她們搶裏玉書的經文。裏玉書背誦大法經文,她們用手捂住裏玉書的嘴,然後再用膠帶封住嘴。一次,於英民指使惡犯們將裏玉書拖走,她們把裏玉書拖到廁所後,逼迫光著腳站在冰涼的地上,站在窗口前受凍。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日晚六點,王鑫華將裏玉書打倒,窮凶極惡的打裏玉書耳光,打累了,用衣掛猛力的抽打裏玉書的頭部,打的裏玉書痛不欲生,足足打了半個小時,幫兇袁安芬進到屋裏,跟著一起打,直到她倆打的精疲力竭,才停了下來。

那一夜,裏玉書一直迷迷糊糊的,半昏迷,早上醒來,發現大便失禁,腦袋全是大包。兩個月後,大包才消去,那段時間,裏玉書被迫害的身體極度消瘦,走路都扶牆,說話沒力氣,身體麻木,心臟也都常常麻木,裏玉書感到自己隨時都會死亡。

4、手臂打腫 拇指掰折 拖布塞嘴

一天,惡警院長趙英玲大罵裏玉書,用書本打裏玉書的臉。惡犯王鑫華從此打裏玉書更猖狂了,並威脅裏玉書說:「你要說出去,我就打殘你。」她使勁的踩裏玉書的胳膊,用手搬,力圖將裏玉書的胳膊弄折,把裏玉書倒控過來,把裏玉書綁在地上,用擦地布塞住裏玉書的嘴。

七月二十六日,王鑫華說:獄警讓她給裏玉書穿囚服。這樣每天,她們強行給裏玉書穿囚服,裏玉書拒絕。她們把裏玉書從床上拽到地上,從地上又扯到床上,只要一有機會,裏玉書就脫掉囚服,裏玉書被強行穿上囚服後,折磨的筋疲力盡。然後,她們趁勢把裏玉書綁起來,或者用身體騎壓著裏玉書。王鑫華窮凶極惡的將裏玉書捆綁在廁所裏,扔在地上,然後竟用拖廁所的拖布,塞住裏玉書的嘴。

晚上,王鑫華準備一冷盆水和兩個針管,往裏玉書臉上噴水,澆的裏玉書渾身濕漉漉的,行李上也都被弄濕了,裏玉書用熱水瓶將濕的地方烘乾。王鑫華又偷偷摸摸地將裏玉書的熱水瓶蓋擰開,行李又都濕了。

有一天早上五點多,殺人犯何穎傑像瘋了一樣衝了過來用盡全身力氣,掰裏玉書的左手大拇指,就聽「喀嚓」 的一聲,立刻裏玉書的手指骨掰折了,一碰手指骨就轉動,痛的裏玉書肝腸寸斷。

5、注射不明藥物

有一天,惡犯商曉梅強行給裏玉書注射不明藥物,裏玉書奮力掙扎,藥還沒打完,針頭就彎了。

過了一小會兒,裏玉書四肢無力,心臟特別難受。想上廁所,可一動也動不了。袁安芬將裏玉書拖到廁所,裏玉書感覺自己的生命快結束了,裏玉書問:「給我打的甚麼藥?」她說:「安定」。裏玉書特別口渴。

6、背吊、捆綁

從十二月一日起,她們幾人強行給裏玉書穿上囚服,並且捆綁起來。二日早七點,裏玉書被背吊在床上,萬分的痛苦。一天二十四小時,只允許裏玉書去兩次廁所。睡覺時惡犯張芳菁將裏玉書的兩腳、兩手都捆綁在床上,裏玉書只能直挺挺的躺著,一動也動不了。第二天早上,手腫的像饅頭一樣。

酷刑演示:大背銬
酷刑演示:大背銬

十二月九日,她們將裏玉書的胳膊吊起來,裏玉書的兩腿只能蹲著,這種姿勢讓人一分一秒都難以忍受。吊上後,她們哈哈大笑。

7、束縛帶捆綁兩年多

二零零七年八月,獄警給包夾蔡琳(三十一歲,長的人高馬大,一米七的個子,一百八十多斤)、袁安芬拿來束縛帶,裏玉書煉功時,修淑芬將裏玉書捆綁上,因為裏玉書身體瘦,綁不住,修淑芬又將束縛帶增加了扣眼,再將裏玉書綁上。裏玉書煉功時蔡琳和袁安芬將裏玉書捆綁在床上。

八月九日,裏玉書被劫持至病犯監區的十三組,裏玉書發正念或煉功,蔡琳騎坐在裏玉書的身上,蔡琳的胖身體壓著裏玉書,裏玉書感到呼吸都困難。蔡琳經常喪盡天良的毒打裏玉書,許多有良知的刑事犯看到,都於心不忍,規勸蔡琳,蔡琳不聽。她像惡魔一樣抓住裏玉書,憤怒地往地上摔,摔的裏玉書滿腦袋大包,身上的傷不斷。蔡琳抓住裏玉書的腿,在床邊使勁的壓。

8、捆成球狀

二零零三年一月,裏玉書被劫持至黑龍江女子監獄集訓監區,三月從集訓監區又被劫持至一大隊。裏玉書等八位法輪功學員頭一天就被吊至最高處,坐在地上腿繃直、嘴觸膝蓋形成個圈,難受至極。只要動一下,惡犯王威就不分臉、腿到處打,每個法輪功學員疼的汗濕衣衫。

酷刑演示:捆成球狀
酷刑演示:捆成球狀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裏玉書被不法人員野蠻的將胳膊扭到背後綁上,致使胳膊受傷。看管迫害她的犯人是宋麗波、王鳳春、郭淑賢等。

二十四日上午,這一夥惡人打手又來了,裏玉書仍不配合,她們將裏玉書從床上毒打到地上。楊秋香狠打裏玉書的耳光,用腳拼命的踩裏玉書的小腿。李丹、王鑫華、邢國輝又用膠帶纏捆裏玉書。

9、膠帶纏嘴、捆綁

二零零八年初,自從趙慧華任惡警院長後,為了利用邪惡犯人王鑫華,將惡犯王鑫華直接提升為道長,以讓她掙高分、早減刑為誘餌,讓她去「包夾」裏玉書。在趙慧華的驅使下,惡犯王鑫華 、陳曉霞肆無忌憚,稱王稱霸,胡作非為,每天一直捆綁迫害裏玉書。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二日中午,十監區大隊長唆使一幫犯人把裏玉書從監舍拖到女子監獄的醫院住院處,途中李英利打裏玉書兩個耳光,並把裏玉書的被褥拆了,衣服上印上「犯」字。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早五點五分,裏玉書立掌發正念,包夾李英利就上來給裏玉書幾個耳光。另一包夾邢國輝三十九歲(一米七十多的個子,一百六十多斤的體重),她是十監區的監區長趙慧華新找來的打手,也上來打裏玉書的耳光。邊打邊說:「知道院長為甚麼叫我包夾你嗎?」不一會兒,住院處的惡犯楊秋香也過來幫兇,毒打裏玉書。惡警、惡犯們把裏玉書從床上打到地上。李英利像個惡魔一樣,兇狠地踢裏玉書的胸部,痛得裏玉書二十幾天不敢用力呼吸,不敢抬胳膊,枕頭上都是血跡。李英利把枕巾泡在盆裏洗去罪證,惡警、惡犯們一直不歇地打裏玉書,打到九點三十分。

二十三日下午,兩個獄警領著一幫犯人,強行給裏玉書穿囚服。其中的打手之一高福豔,四十歲左右,身高一米六八,體重一百六十多斤,販毒犯,她打人最狠,出手又快又重,被她打過的人都望而生畏,是十監區南側的監道長。另一打手李玉波,四十歲,又狠又毒。張方菁,三十七歲,身高一米六八,組織賣淫犯,無期徒刑,是東側監道長。李丹,四十一歲,販毒犯。王鑫華,五十七歲,一米六八,一百五十多斤的體重,身體強壯,狠毒,多年被獄警利用當打手,毒打法輪功學員,血債累累。王淑賢,四十幾歲,身體強壯,打人狠毒不計後果。

裏玉書不配合她們穿囚服,她們把裏玉書從床上毒打到地上。高福豔極狠毒地用腳踩裏玉書的小腿,裏玉書疼痛難忍,裏玉書被她們毒打了半個小時後,被強行穿上囚服。李丹用膠帶將裏玉書的嘴纏上好幾圈。把裏玉書的手背到身後,用膠帶纏住。王鑫華又拿膠帶將裏玉書的身體胳膊手纏住數圈。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六日早,有人說:「監獄長在大監區翻法輪功學員的物品,如果翻到經文,就扣包夾的分。」不到半個小時,副獄長包銳、獄政科長陶淑萍和科長崔紅梅、趙麗莎等一夥人,來到十監區直奔法輪功學員。先到十監區四組對法輪功學員巴麗江進行行惡。十監區的獄警趙曉帆來到裏玉書面前說,要裏玉書配合,不要抵抗。組長包夾等人把裏玉書從床上拽到地下。

一會兒,包銳等人進來了,她們又把裏玉書拖到走廊。包銳一夥一邊翻裏玉書的床鋪,一邊惡狠狠地說:「把嘴封上!」在她的指使之下,來了防暴隊的惡警,三十歲的大小伙子,對裏玉書連踢帶打,並用腳狠狠地踩裏玉書的身體,用膠帶在裏玉書的嘴上纏了好幾圈,又將裏玉書的手背過身後去。包銳惡毒地說:「把衣服扒下來!」又上來了幾個人,將裏玉書的衣服和褲子連扒帶剪地扒下來。裏玉書所有的衣服,無論冬天還是夏天穿的,內衣和外衣,全部被她們搶走。裏玉書的床上一片狼藉,床鋪和裝雜物的箱子都被翻了底朝上。

酷刑演示:用膠帶封嘴
酷刑演示:用膠帶封嘴

10、筷子插喉 灌不明藥物

惡警趙慧華自從二零零八年任十監區院長後,更是以減刑為誘餌,利用邪惡犯人王鑫華等充當「包夾」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惡人王鑫華給裏玉書灌食,一次將食物塞到裏玉書嘴裏,用筷子伸進嘴中往嗓子裏頂,紮在嗓子肉裏,導致裏玉書嗓部血肉模糊!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三日,裏玉書從監舍被強行拖走,關到醫院單間308室。犯人包夾李彤彤,郝丹君,以及莫麗(李彤彤後來調走換了莫麗),監獄指使包夾對裏玉書精神摧殘與肉體折磨。上廁所、洗漱都被跟著,拳打腳踢是常事。時常聽到裏玉書喊「大法好!」「打人了」。

酷刑演示:固定灌食
酷刑演示:固定灌食

裏玉書被折磨迫害得出現了心臟病的症狀,被獄警送到監外就診,回監獄後就強行打點滴,往灌的食物裏加不明藥物,裏玉書一度被迫害的全身浮腫,「犯護」(利用醫生工作之便殺人,判刑後在監獄被獄方用來當護士)張某用針強行給裏玉書扎針,乾扎不見效,越來越重。最後只好罷手。裏玉書二零一二年十二月末,裏玉書被調離醫院308室,關進十監區大組。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日,裏玉書在洗漱室,被劉豔萍等一群惡犯推倒,摔倒的響聲很大,監室的人都聽到了,裏玉書當時被摔昏,半天才醒過來,後腦勺被摔破出血,送醫院縫了五針。

11、侮辱人格

一天,惡犯王鑫華搶走裏玉書的衣服,在衣服上都印上「犯」字,並把裏玉書的衣服給扔了一些。她惡毒的說:「看你怎麼辦?」裏玉書就只能穿一個小褲頭,身上披塊布。後來,裏玉書把衣服上寫「犯」字的地方剪掉,補上一塊布。

二零一二年七月中旬,十監區院長趙慧華,隊長戴瑩等惡警,教唆張芳菁等十多個惡犯,對長期絕食的法輪功學員裏玉書、李佩賢灌食摧殘,強行翻她們的東西,強行給她們剃鬼頭,對她們拳打腳踢。把她們所有的衣服上油印「犯」字,連床單、被面都不放過。裏玉書等法輪功學員為了抵制迫害,不穿帶犯字的衣服,只能光著上身,穿著褲衩去衛生間和洗漱間。

二、家人的悲慘遭遇

1、八十九歲的公爹 坐輪椅的婆婆

裏玉書被綁架判刑後,她的家庭上演了中共邪黨一手製造的人間悲劇,今年已經八十九歲的公爹一隻眼睛失明,婆婆得了直腸癌,坐著輪椅,生活不能自理。裏玉書的丈夫得了肝病,多年來為裏玉書到各個部門申訴,積勞成疾,病情不能得到及時救治。裏玉書本是家中的頂樑柱,修煉法輪大法後,對公婆孝順、賢惠、照顧公婆無微不至,是有口皆碑的好人。裏玉書被非法判刑、照顧婆婆的艱辛一下就落到了當時已近八十歲的公公身上,其艱難、悲慘可想而知。

2、丈夫含冤離世 死不瞑目

裏玉書被誣判,她的丈夫實在不明白自己的妻子修煉真善忍到底犯了甚麼錯,妻子修煉前後的巨大變化使他認識到,法輪功對家庭對個人有百利而無一害,國家提倡了這麼多年,怎麼突然這麼不好,那麼不好了呢。煉法輪功的妻子根本就不像電視上說的那樣,一定要為自己的妻子申冤。妻子入獄這些年,他奔走到法院、檢察院、監察局、司法廳等等部門,但沒有一個部門敢主持正義的,他們都說是法輪功的事,都互相推諉。

迫害中,裏玉書的丈夫,得了嚴重的肝病,他曾多次從北疆小鎮大興安嶺的阿木爾來到省城哈爾濱女子監獄,不遠千里探望妻子,坐火車都要一天一夜多的時間,想見一見心愛的妻子,然而就這樣一個願望,至死都沒能實現。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以裏玉書不放棄「真善忍」信仰為藉口,不讓她會見自己的親人,丈夫每次來到這所人間地獄,面對獄警沒有人性的、沒有商量的餘地的陰沉面孔,每次都是失望而歸。他鬱悶至極,病情逐漸加重轉為肝癌。二零一三年秋天,裏玉書的丈夫含冤離世,至死沒有見到妻子裏玉書一眼,他死不瞑目。

在任何國度裏都是好人越多越好,可是在中共邪黨統治下信仰「真、善、忍」,修煉法輪功,做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就被綁架、關押、判刑,真是天下奇冤!好人被肆意綁架勞教判刑,壞人橫行,黃、賭、毒泛濫卻無人管。本該維護百姓安全的政府官員、警察,卻在光天化日之下,沒有法律依據與手續,綁架善良的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