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農安縣燒鍋鎮派出所惡警私闖民宅作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三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三日晚六點多,以農安燒鍋鎮派出所所長張明為首的十多名著裝警察闖到韓雪開的家具店裏,向過小年圍在桌邊一起吃飯的一家人喊道「把身份證都拿出來!沒有身份證的直接帶到派出所去!搜查可疑人員!」 「沒帶身份證的人都跟我走!上派出所!」

這幫不法警察把韓雪與她父親韓建平綁架到派出所威脅恐嚇,最後韓建平被非法拘留五天。而燒鍋派出所所長張明也道出了此次綁架的真正原因:「你煉法輪功別在我燒鍋煉!」「你上訪別掛我燒鍋名!」「再這樣上告我們就用別的手段把你們攆出燒鍋鎮,例如工商、稅務,把你們攆出燒鍋鎮,不讓你們在那做生意!」

此前,一月二十二日,一個自稱是燒鍋派出所姓呂的男的,給韓雪打電話,以「人口普查」為由,要韓雪和韓建平的身份證號等信息,韓雪沒給他,他就在電話中破口大罵。次日(二十三日)上午十點左右,店裏來了三名燒鍋鎮派出所的警察,打開韓建平家具店裏的衣櫃跟韓建平聊天,他們稱: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韓建平、孫豔霞,還有付貴華和小燕,被農安縣國保大隊、刑警大隊、燒鍋派出所、長春市公安局等合謀綁架的事,他們不知道。韓建平說:「你們知不知道與我無關,你們來幹甚麼?」其中一個警員說:「要找你大姑娘(韓雪)聊聊。」韓建平說:「你們找她聊甚麼?有事跟我說吧。」他們又說「沒事。」韓建平說「沒事聊甚麼啊。」有一個警員在櫃門裏發現了一本大法經書。不大一會兒,他們就走了。

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燒鍋鎮法輪功學員韓建平、孫豔霞夫婦,付貴華母女在家中被農安國保野蠻綁架、酷刑逼供。孫豔霞被惡警搧耳光、穿著皮鞋踢、碾、綁「鐵椅子」、鋼筋壓腿、木棍敲小腿骨、抓頭髮撞牆、用裝水的塑料瓶劈頭蓋臉地打、「開飛機」(雙手銬在後背從下往上掰到頭頂極限),腿被打斷;韓建平遭到惡警搧耳光、棍子打、「開飛機」、木頭椅子上的橧子掰下來使勁夾手指頭和耳朵、打火機放到最大火烤臉和鼻子、黑色塑料袋套頭、拖布桿打全身。六月五日,付貴華和孫豔霞的家屬去農安五公里拘留所尋找親人,結果被農安國保唐克等幾十警察暴力綁架,刑訊逼供兩天一宿後,投入五公里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遭酷刑折磨。

中共酷刑示意圖:開飛機
中共酷刑示意圖:開飛機

現在孫豔霞和付貴華兩位婦女仍然被劫持在長春市第三看守所,兩人身體狀況都特別不好。雙方家人均聘請律師控告農安縣國保唐克、呂明選等。關於孫豔霞、韓建平夫婦遭刑訊逼供經過,請見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報導「惡警叫囂:就是因為你不知道,才打你!」

估計這次燒鍋派出所入室綁架打人,是農安縣國保惡警為打擊報復並阻止家屬控告逼迫當地派出所所為。

一、燒鍋派出所入室綁架打人經過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三日晚六點多,燒鍋鎮派出所所長張明(男,四十多歲,一米七左右中等身材,戴眼鏡)穿便衣裝作顧客進韓雪開的家具店裏,那天正好過「小年」,家裏人都在一起吃飯。韓雪看他進屋扣個帽子也不說話,就問他「你有事啊」,他就指著水盆問多少錢,大概兩分鐘之後,闖進來十來個著裝的警察(都是男的,年輕的居多),這時張明進到他們中間,把帽子也摘下去了。闖進來的人說他(張明)是所長。韓雪質問他們:「是誰?有證件嗎?」一個歲數大的警號為140444的人拿出自己的警察證給韓雪看了一下,他叫趙喜×(男,五十多歲,一米七左右,偏瘦),他喊道「把身份證都拿出來!沒有身份證的直接帶到派出所去!搜查可疑人員!」高紅玉(韓雪老姨家小妹)說「沒帶身份證」,高紅玉的爸爸(韓雪老姨夫)也說「沒帶身份證」。然後警察說:「沒帶身份證的人都跟我走!上派出所!」

接著他們說找人,而且還要上櫃裏找人。韓雙說:「這門都開著呢,一目了然,有啥人哪?翻不出來人咋整?!」 當時韓雙坐在過道小板凳上,高紅玉坐在韓雙的旁邊,年輕的警號為140444的人上前拽、往起提韓雙,韓雙掙扎。高紅玉喊:「你們不許動我姐!」然後就緊緊的抱著韓雙。這幫警察就衝著她倆去了,一直推搡到裏邊。他們開櫃門翻。韓雙擋著櫃門不讓他們翻。140444年輕的一直和韓雙、高紅玉撕扯,其他大概三、四個五大三粗的男的拉扯她倆,撕扯間,140444年輕的拽著韓雙的胳膊不撒開,韓雙讓他鬆手,他不鬆,韓雙就咬了他手脖子一口,咬破皮了。他看自己被咬了,就開始踹韓雙。高紅玉看到姐姐被打,便上前阻止,也被他踹了好幾腳,臉和肚子都被踹了。

高紅玉肚子上被踹的腳印
高紅玉肚子上被踹的腳印

韓雪看到自己兩個妹妹被打,上前制止,對打人的140444說:「你鬆開我妹妹!」其他警察上前拉韓雪,韓雪看自己制止不了,就反覆和所長張明說:「有事你跟我說!你讓他趕緊住手!那小警察在那打人呢!」「這小警察在這打人呢!我要告他!我現在在告唐克他們打人,我都告到中紀委去了。這小警察叫啥名?!我要告他!」「江子(韓雪老公)、你把他警號記下來!打110報警!」這時,旁邊140444歲數大的(趙喜×)說:「你不用記他警號,他警號跟我一樣,是我警號。」然後他把韓雪拽到一邊,說:「你聽趙叔的,別鬧。鬧對你們沒啥好處!你想不想讓你媽早點回家了?!你跟我們上派出所了解一下情況。」韓雪一直堅持說要告那個打人的小警察。李忠江(韓雪老公)拿手機出去打110報了警,說明「有民警在這打人呢。」過了一會,燒鍋派出所所長張明接了個電話,稱:「法輪功案子,我正在執行公務。」民警李佔春對坐在沙發上要站起來的高紅玉爸爸說:「告訴你啊!沒你事啊!你別動!」高紅玉爸爸說:「被打的那是我閨女!她還沒成年哪!」

胳膊青紫處

胳膊青紫處

胳膊青紫處

門外有居民圍觀,有警察出去讓他們散了,並把門關上。韓建平說「有啥怕看的。」然後把門敞開了。撕扯過程中,他們翻出一本書,之後,態度就變的特別蠻橫。他們一直讓韓雪跟他們走,趙反覆說:「你不為你媽那案子跑呢嘛?!」「你不想讓你媽好啦?!」他們還問這店是誰的,這家主人是誰。韓雪說自己是,並同意跟他們走。韓雙不讓,在前邊擋著,說:「不行!我不能讓你帶我姐走!我姐今天晚上不回來,我明天就上你們公安局(派出所)去!」趙對韓雙說:「你再吵吵,我也連你也帶走!」韓雙:「去就去!我不怕你!」韓建平說:「老閨女,你別鬧。」旁邊有警察問韓建平:「她是你老閨女啊?」韓說是,他們就對韓建平說:「那你也跟著走吧。」「仨一起帶走!正好三個車,一車一個!」

韓雪的兩個孩子,一個兩週歲、一個三週歲,他們打人的時候,兩個孩子一直哭。高紅玉說:「都帶走,沒人看孩子!孩子咋辦哪!」趙:「你不是他家親戚嘛。你幫看著!」高紅玉:「為啥你們把人帶走,讓我看哪!……」高紅玉把韓雙拽自己旁邊,拽著韓雙的手不撒開。他們跟韓雪說:「上派出所了解上訴告狀的情況。」韓雪說:「行,我跟你們去了解一下。」趙對韓雙說:「你咋跟個瘋子似的!」韓雙說:「要是沒有我媽那件事,我也不能這樣。」並用手指著140444年輕的說:「就他們這一幫人把我爸帶走了。我爸回來的時候,連孩子都抱不動!」(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140444年輕的在韓建平家裏,參與綁架。)之後,韓雪和韓建平分別坐兩個車被帶到派出所,韓雪所在車上,一共五個人,所長開車,趙坐在副駕駛。

二、韓雪自述被劫持到燒鍋派出所以後的經過

到了派出所,我先被帶到二樓,又被帶到樓下一樓,我爸韓建平被帶到二樓緊東邊那屋。韓被帶到的那屋有監控、鐵椅子、一個辦公桌和兩把椅子。兩個警員坐在椅子上(一個姓孫,圓臉,1米7左右,另一個方臉,單眼皮,瘦,1米72左右)做筆錄,桌子上放著一個筆記本和一個打印機。

進屋後,我剛開始站著,所長張明對我說:「你妹妹把人咬了。」我問所長關於自己母親的事,所長不和我說,並且讓我把今天的事做個記錄。 在做筆錄前我問趙,「你們到我家亂翻,有搜查證嗎?」他說:「給你看警員證了,出示警員證可行使一切權利!」我質疑他說的話,所長說:「比如說看見一個人在那殺人,能先回去申請證再回去抓人嗎?人早跑了!」我說這是兩回事。我問所長,「打人的警員叫甚麼,我要告他打人!」所長說:「你妹妹把我們警員的手給咬壞啦!」我說「是嗎」。所長說給我看看,就把打人的警員叫來給我看。我看是破皮了。所長說:「咬的露骨頭了!」其中一警員恐嚇我說:「你妹妹的事大了!最低六個月、最多三年!」所長讓我把今天晚上的事說一下。我多次提出要告那個打人的警員,並問他的名字,所長不予答覆,只是威脅我說「把事說清楚!看你的態度!態度好就讓你爸回家,態度不好就拘留你和你爸!」我一再提那警員打人。他們說「是你妹妹先咬的人,他才打人的。他那是正當防衛。」我說:「無因由我妹就去咬人?是你們先動手的。」他們就說我「態度不好。」並一再和我說我態度不好就拘留我爸。

在這種情況下,我無法繼續做筆錄,就拒絕做筆錄,我開始不說話。他們就問我上訪的事情,我就把我爸、我媽、我姨和其他十幾位親屬被酷刑迫害的事和他們一一說了。其中一人問我:「你的訴求是不是讓你媽早日回家?」我說:「回不回家是一碼事,他們國保打人不能白打!作為女兒我要為他們討回公道!」他們多次要我不要上訪,還說甚麼「請律師白花錢」。我堅持要告國保,他們就沒再接著說。回過頭來,還讓我繼續說今天晚上事情的經過。當時我想起了我爸,我怕他們打我爸,於是我要求見我爸,所長同意了,但說我見完後要做筆錄。我答應了。於是我見到我爸。我爸很好,還告訴我要我說事實就行了。然後我爸又被帶回二樓了。

一個姓孫的給我做筆錄、打字,還有一個姓王的坐在一邊。一開始,姓孫的問我:「介不介意我們給你做筆錄?」我說「我不太懂。」他們很氣憤。於是我開始敘述整個過程,當我說到他們「進屋就要檢查身份證、看有沒有可疑人口」時,他們對此矢口否認。我又從頭細說了一遍他們進屋的細節時,他們不吱聲了。我接著說,「我看他們證件時,就看見他們全去拉拽我妹妹」時,他們又不承認,說:「那不是拽,是想讓她起來。」我說那明明是撕拽。他們說我態度不好。我接著說「然後他們就打起來了,我就上前阻止,並拉著所長說『讓他們停止打人!』」孫說:「你妹先咬的人,我們才動手的。」我說我沒看見我妹妹咬人。所長說:「你推理,他們(其他警員)不能咬吧、小胖丫頭(高紅玉)拉仗也不能咬吧、就剩下你妹了,就是你妹咬的。」我說我沒看見。所長說「你態度決定一切!」我說「我只說事實。」他們接著讓我說。當我說到:「我看見那小子一腳蹬到我妹妹肚子上……」他們一下子都很激動,說是我妹妹把他按在床上,他才蹬的。(事實上是因為那個地方小,他們人太多施展不開才躺在床上蹬的。)所長又開始威脅我說:「韓雪,你現在這個態度,你爸拘五天!」我說「我只說事實」。

就這樣我們繼續寫過程,姓孫的說:「在你家床上搜出一本書」。我說「我沒看見,我在出門時看見你(姓孫的)拿著一本書,沒看見在哪拿的。」他們讓我承認是在我家拿的,我並沒有看見在哪拿的,因為當時在拉架,不太清楚,就這樣寫完全過程。所長強調:「我守約定讓你回家,但你的態度,你爸得五天!」邊說邊伸出五個手指。說完後他們把筆錄打印出來讓我看、簽字。我看完發現有很多與我說的不符,主要體現在他們就是想要把今天打人的事情推到我妹妹身上,說我妹妹先動手的,他們是正當防衛。又經過兩次修改筆錄,我才簽字。然後所長讓我走,當時大概半夜十一點多,我問「我爸呢?」所長說「再等一會兒」。

回家後,大概半夜十二點多我再去派出所,想要回我爸,可到派出所時大門已關,我朝裏喊「有沒有人?」窗口站了一個人,我問「我爸呢?」他說「帶走了。」我問「去哪了?」他說「不知道」。於是我給所長打電話,所長說在去(農安五公里)拘留所的路上。我質問他「為甚麼拘我爸?!」他說我們有約定,意思我沒按約定辦,他就拘我爸,我阻止他,但他不聽,執意拘留我爸五天,還威脅我說:「你煉法輪功別在我燒鍋練!」「你上訪別掛我燒鍋名!」大約晚上兩點多辦完非法手續劫持到五公里拘留所。

三、韓建平自述被綁架拘留事情經過

我家被搶走了一個Mp3(當時家裏人沒注意到是被誰搶走的)和一本書,他們把我和我大姑娘韓雪騙到派出所把我和我大姑娘分開,我在二樓,我姑娘在一樓,所長張明讓李佔春給我做筆錄,問我「怎麼看待法輪功」,我說「法輪功好啊」,他又問我「法輪功好在哪?」我說「師父讓我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他問我怎麼煉的法輪功。我說「在工地幹活,把小腿砸骨折了,(粉碎性骨折),轉了三家醫院才給我接上,還沒有接好,在醫院裏呆了三天就打了三個吊瓶,我就出院了,回到家裏就跟著我愛人一起煉功,回到家裏一片藥沒吃,一個吊瓶也沒打,煉功就好了。」所長說,「別問了,就這樣吧。你下去看看你女兒,你姑娘也看看你。」

我就和所長下了樓,在審訊室那屋我看見我的女兒,說了幾句話,又把我帶到了另一個屋,讓兩個警員看著我,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所長又過來跟我說,「你姑娘把我們警員給咬了,這事我們不好跟家屬交代。」所長張明說要拘留我小姑娘,我說「那不行」,他說「那就拘留你。」我當時出於對韓雙的擔心,一時糊塗,被誘騙被迫默認了。

在去農安五公里拘留所的路上,所長張明威脅恐嚇我說,「老韓啊,不要讓你姑娘上告了,再這樣上告我們就用別的手段把你們攆出燒鍋鎮,例如工商,稅務。把你們攆出燒鍋鎮,不讓你們在那做生意!」我說,「這事要放在你身上,你告不告?把我愛人和我家親屬無緣無故的抓去,腿都給打壞了,身上打的到處都是傷,送到看守所不管不問七、八個月了也不給個答覆。」最後,所長張明說了一句,「你能跟共產黨講出理來嗎?」我說「所長,你這算說了句明白話。」

就這樣我在沒有收到任何拘留票子的情況下被劫持到農安縣五公里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另外,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及六月五日所有被非法拘留的家人親屬都沒有得到任何拘留票據。孫豔霞和付貴華被綁架九個月以來,我們雙方家屬也沒有得到任何所謂票據。

韓建平(沒穿號服)被非法關押在農安五公里拘留所的照片
韓建平(沒穿號服)被非法關押在農安五公里拘留所的照片

現任燒鍋派出所所長張明
現任燒鍋派出所所長張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