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聲討:共產黨不讓煉,這不是要人命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省報導)法輪功學員呂曉微,女,三十六歲,農安縣燒鍋鎮人。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十四年中,遭到數次綁架、拘留、勞教及跟蹤、監視、勒索。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二日,呂曉微在家中被農安縣國保和燒鍋鎮派出所合謀綁架。在呂曉微渾身抽搐的情況下,國保大隊呂明選親自把呂曉微背到自己車上,直接劫持到長春奮進洗腦班。當時呂明選哄騙說:不能讓呂曉微在那時間長了,三天、兩天就回來了。

呂曉微一直被非法拘禁在長春奮進洗腦班直到九月十七日洗腦班解體。在不通知家人的情況下,又被劫持到農安縣五公里拘留所非法關押。

家人聲討:共產黨不讓煉,這不是要人命嗎!

呂曉微家人曾五次去洗腦班探視,但前三次都無法面對面見到呂曉微,只能在監視器裏見人,看到呂曉微非常虛弱。家人反覆和洗腦班人員闡明觀點,就是:家人非常支持呂曉微煉法輪功,要是沒有法輪功,呂曉微早就沒命了。共產黨不讓煉,這不是要人命嗎!

第四次家人去見,洗腦班企圖利用呂曉微父親達到「轉化」(實為轉壞)呂曉微的目的,同意呂曉微父親見了呂曉微。呂曉微表示:誰說的都不算,我就聽師父的。第五次洗腦班拒絕再讓呂曉微家人見呂曉微,稱:上次呂曉微見到家人後反而起到了不好的效果(指呂曉微更加堅定了)。

一句發自肺腑的「煉」,三十七天非法拘禁後又遭非法拘留

九月十七日,在洗腦班只剩呂曉微一名大法弟子的情況下,洗腦班被迫解散。呂曉微的所謂陪護人員原齊新村婦女主任滕豔玲已回家。

洗腦班找來燒鍋鎮派出所姓張的副所長、呂曉微所在地齊新大隊治保主任王洪剛,又把呂曉微劫持到農安縣公安局。在公安局,當公安局人員威脅呂曉微還煉不煉時,呂曉微堅定地說:煉!我死那麼多次了,都是法輪功救的我的命……公安局就要非法拘留呂曉微十五天。當地燒鍋派出所張副所長說:別拘那麼長時間了,都擱那裏(指洗腦班)呆那麼長時間了。這樣呂曉微被劫持到農安縣五公里拘留所非法拘留十天。現人仍在拘留所。

呂曉微為甚麼那樣堅持修煉法輪功

十七年前,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姐姐呂子微二十二歲,妹妹呂曉微十九歲。那一天是姐妹倆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呂子微的前夫在要求呂子微主動起訴離婚遭拒後,拎著兩把剁排骨、剁魚的菜刀向這姐妹倆下起了狠手:呂子微左手大拇指連著骨頭被削掉半個,頭被砍數刀,其中能看得見的刀口有七刀,約拇指寬的頭皮被砍掉了;妹妹呂曉薇頭部不知到底被砍了多少下,有九個刀口能看得清,拳頭大小的頭皮被砍爛……

後家人在當地燒鍋鎮派出所報案,派出所人員卻以各種藉口推脫,如甚麼「他媽(指呂子微前夫的母親)歲數大了,怪可憐的,都嚇吐了。」「所長沒在家」、「今天沒時間,哪天的吧」,至今不給立案。

姐妹倆被砍後,臉上、頭上開始脫皮,這樣持續了一、兩個月,臉蠟黃的。只能在炕上躺著,上完廁所回來接著躺著……

這樣的日子一直煎熬了一年多,直到一九九八年正月,姐妹倆遇到了法輪大法,生命從此開始轉機。

姐姐呂子微從小記憶力差,被砍之後經常心口疼、頭疼、頭暈,學了法輪大法之後,慢慢的都好了。

妹妹呂曉微以前胃痙攣,來月經經常一個多月不走,被砍後導致經常心口疼、頭疼、肩膀疼。學了法輪大法以後,其它的病很快就好了,可頭疼和肩膀疼卻是在七個月之後才好的,這中間有一個心性昇華的過程:

法輪大法不治病,但是可以給真正修煉的人調整身體。呂曉微最初放不下對姐夫深深的怨恨,被砍的那麼重,額頭上留下了那麼大的刀疤,自己還那麼年輕,你想能放得下嗎?!放不下。所以她的頭疼和肩膀疼的病就好不了。但是法輪大法就是能夠從生命深處改變一個人。經過七個月的時間,法輪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化解了她心中的仇恨,她真的從內心深處把對自己造成那麼大傷害的姐夫的恨放下了,隨之而來的結果就是:頭疼和肩膀疼的病好了。

為甚麼在中國這樣嚴酷的環境下,十四年中被迫害不下十次的情況下,姐妹倆還依然堅持修煉法輪功?是因為她們和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一樣,用自己的經歷親身證實了:法輪大法,真的好!

然而,一個不昧自己良心的「煉」字,一句敢於在壓力面前依然說「法輪大法好」的公道話,卻換來一群披著公安外衣、肆意踐踏人權法律的所謂公安人員的非法拘留。

相關責任人:
農安國保組長:呂明選
燒鍋派出所所長:王興友 副所長:張某 警察:孫德峰,呂某 協警或僱用人員:李躍國,其它村治保主任,電話:15904408405
小微所在地齊新大隊治保主任:王洪剛
燒鍋派出所電話:0431-83492010
陪同到洗腦班人員,原齊新村婦女主任:滕豔玲
長春洗腦班科長:沈泉宏:13578676989
主任:李某、何某(女)
610處長:張某
邪悟幫教人員延吉:宋秀芹,榆樹:李曉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