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興師動眾的「庭審」為哪般?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省報導)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一日下午吉林省農安縣法院如臨大敵,出動幾乎全縣警力、二十來輛警車,法院周圍拉了警戒線封鎖。結果這場不通知家屬和律師的「庭審」兩個小時就草草收場了。讓人不解的是小小縣城究竟甚麼人物值得如此興師動眾?甚至讓農安縣公檢法人員在中共高呼「依法治國」、「法制社會」的口號時違法違規的進行操作。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一日中午十二點四十分左右到看守所拉人,下午一點半左右車到法院,下午三點半左右「庭審」結束。現場出動了大量警力,已證實的包括農安縣公安局、古城派出所、德彪派出所,國保大隊的惡警打手呂明選、周大海等人也混在圍觀人群中便衣著裝。據說全縣所有警察都出動了,加上法警、特警和防暴隊(不知道是市裏的還是縣裏的),估計有上百人之多。可笑的是,連119的消防車和120的急救車也跑到現場待命。

這場沒有家屬和辯護律師參與的所謂「庭審」結束時,家屬向親人高呼:「加油!」「我們要上訴!」被警察推搡粗暴阻止。法院人員甚至直接和家屬說:「你喊甚麼呀?!案子怎麼判市(長春市)裏早定下來,今天只是審一下,到時去看守所宣讀一下判決書,就把人送走了」。國保大隊的呂明選把一名拍照的家屬帶到公安局問話,拿走家屬手機,刪除了照片,記下手機號,然後才還給家屬。

圍觀的人問周圍的警察:「這是幹甚麼呢?」警察說:「怕法輪功發生暴動」。這時人們才恍然大悟,如此興師動眾的「庭審」原來是害怕手無寸鐵、「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以「真善忍」為標準做人的法輪功學員。眾所周知,九九年至今十四年來大善大忍的法輪功學員一直用和平、理性的態度來對待這場迫害,如何能將「暴動」與法輪功學員聯繫到一起呢?這些參與者明知自己所作所為是違法的,調動大量警力來為自己壯膽更顯他們的心虛和恐懼。

農安縣法院非法庭審的八名法輪功學員有劉偉、張國珍、楊洪彪、修繼學、常寶軍、王亞娟、楊文娟、蘇秀福。

原農安縣煉油廠科長劉偉,是個有口皆碑的好人。他有一個正在上學的孩子,負擔不輕,但仍然義無反顧的收養了三位因父母遭無辜迫害而無人照顧的孩子。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農安縣公安局國保、刑警十餘人把劉偉家中的財物搶劫一空,包括十萬元左右的現金、價值三十多萬元的集郵冊、筆記本電腦、台式電腦、打印機(黑白和彩色)、刻錄機及手機數個,以及各種生活用品。

當晚九點劉偉被帶到刑警五隊審訊室。以國保大隊長唐克為首的四名惡警(其中一人警號為140604)用鎬把拍打他的小腿,惡警們還扒光他的衣服,只留一條褲頭,把門和窗全部打開,然後往身上潑涼水,打開電風扇吹風,吹乾了再潑水,並用濕毛巾打,並在胸前插上木棍,用鎬把插到後背的兩臂間,鎬把一頭對著後脖梗向上抬,直到快要窒息時才緩一下。一次被酷刑迫害後是被人拖回監室的,人根本無法站立。被拖到監室時所有的人都驚呆了:他的整個臉青腫,小腿比大腿還粗,從膝蓋到腳背、腳趾、腳心全是黑的,監室裏的殺人犯、販毒犯都罵警察狠毒。十幾天之後被迫害中的劉偉站立不能超過五分鐘,右小腿骨裂。這種情況下惡警還不放過他,看他身體稍有恢復,又是一頓拳打腳踢。

針對惡警這種無法無天的行徑,劉偉的家人聘請律師討公道。二零一三年九月二日,律師按照法律程序,要求與劉偉會面,卻遭到農安縣看守所所長李清國的無理阻撓。律師表示要控告李清國。待律師走後,惡警又對劉偉進行酷刑折磨,將他鎖地環一天,上抻床一天。

農安縣煉油廠退休職工張國珍女士,五十多歲,因修煉法輪功,曾被中共警察非法拘留三次、勞教一次。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日六點多在其母親家樓下被綁架,被帶到農安縣公安局非法審訊,晚八點多被送往農安縣看守所。

酷刑演示:懸空抽打
酷刑演示:懸空抽打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七日九點多,張國珍被農安縣國保大隊隊長唐克和指導員鄭永峰以及周大海等惡警帶到刑警五隊審訊室,惡警將她兩個拇指綁住吊起來,全身的重量都在兩個拇指上,四個惡警用鎬把和塑料管毒打。並把雙手用手銬銬到身後,然後惡警從後腦往前拽手銬。

在張國珍被毒打站不住的情況下,惡警還逼她自己走。被拖回監室後,用剪刀把褲子剪開,見到她兩個小腿都被打爛,血肉模糊,整個大腿、後臀、前身、後背的肉被打得像熟了一樣呈紫紅色,全身沒有一塊好地方,胳膊和腿疼得不敢動,胸腔內疼痛不敢喘氣,說不了話。當時全監室三十多人看到她被打成這樣都抱頭痛哭,有人問:咋把人打成這樣?惡警說:「誰看見打了?她這是卡的。」

看守所帶張國珍去長春市省醫院檢查兩次,一次看守所人員看到張國珍被打得慘狀驚呼「咋把人打成這樣,這不要出人命嗎?」十二月二十日被抬出送長春省醫院神經科開刀手術,醫院人員說張國珍的腿是三到四級傷殘(正常人是五級),確診一條腿神經壞死,腿骨粉碎性骨折。二零一三年二月六日又被送回農安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十月十一日出入法院的時候,很多人都看到她一瘸一拐的。

法輪功學員楊洪彪是衛校畢業的大夫,多年來所有經楊洪彪救治的患者無計其數,他醫術高明,醫德高尚,是有口皆碑的好醫生,他經常少收患者的錢,有一個老太太因沒錢看病,楊洪彪就讓老人在他那醫藥費全免。可這樣的好人卻被中共非法關押並開庭冤判。

五月份至今陸續有八位正義律師受家屬委託前來會見、申請辯護,均遭到推諉、搪塞。為了阻止律師介入,檢察院人員稱「剛開完會,法輪功的案子不允許律師介入」,看守所所長李清國態度十分生硬地說:「其他案件都可以,唯獨法輪功案件律師不可以會見。」「法輪功案件不講法律」。承辦法官刑事庭副庭長郭慶璽說:「在共產黨的領導下,你見過哪個司法獨立了?」「這是吉林特色!」並且頻頻抬出「政法委」的牌子,幾乎每一個接待人員都說自己做不了主,去找政法委「610」主任馬馳。

值得一提的是所謂的「610辦公室」是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類似納粹蓋世太保。中共政法委和「610」在各地操縱公檢法迫害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在政法委和「610」肆虐的中國大陸,根本沒有司法獨立和司法公正可言。

更可笑的是就在十月八日家屬前去法院申請旁聽證時,刑事庭副庭長郭慶璽說「開庭告訴你,到時貼公告,要啥就給你啥」。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一日上午,獲悉法院要偷偷開庭,家屬去法院要旁聽證,郭慶璽說:「你到一樓大廳去要」,家屬來到大廳,接待的人說:「我們法院從來沒有旁聽這一說,下午一點開庭,你過來吧」。

十月十日,楊文娟的辯護律師來農安法院遞交辯護手續和去看守所會見當事人均遭到拒絕。「守口如瓶」的郭法官拒不透漏十一日下午開庭的事。可按照司法程序,開庭前七天應通知律師和家屬。

從農安縣公安局的綁架、抄家、酷刑逼供到看守所阻止會見當事人,再到檢察院、法院阻止辯護律師審閱卷宗、申請辯護人,開庭不通知家屬,也不通知辯護律師,流程簡單,行為粗暴,嚴重違反司法程序,是徹頭徹尾的非法審判。

這裏有一段小插曲,十月八日法院剛剛放假回來上班,家屬去法院找郭慶璽要旁聽證,郭敷衍幾句,然後回頭擺弄自己的電腦。這時從外面進來一個小伙子,從後面拍了一下郭慶璽的肩膀,把郭嚇的「嗷」的一聲大叫起來,看清是誰後說:「哎呀,可嚇死我了,我以為她(指家屬)過來掐我了呢!」家屬看著他心虛害怕成這個樣子,笑著說:「我不會幹這事兒的。」

八人的「大案」,將近一年的時間「調查取證」,出動近百警力、十幾二十輛警車,只審了兩個小時,平均一個人十五分鐘左右。所謂的庭審就這樣草草收場了,誰光明正大,誰見不得光,孰是孰非,不辨自明。


已知法院參與人員有:

副院長張立強辦公0431-83267018 0431-83209922 手機13174356566
副院長王長順:辦公0431-83209967 手機13364600221
刑事庭副庭長孫玉寶辦公0431-83209944 手機13843070699 住宅 0431-83212410
執行局科長劉義然辦公0431-83209956 手機13364600863 住宅0431-83233116
監察室審判員張文凱手機13756622228
書記員朱鵬辦公0431-83209961 手機15144113535
書記員王承峰辦公0431-83209931 手機13353267738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