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談:紐倫堡庭審片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一九四五年至一九四六年的紐倫堡審判中,有很多精彩的片段。

清除猶太人是納粹的犯罪政策,納粹高官卻狡辯毫不知情。證明這些納粹高官曾在迫害猶太人的文件上簽過名,是困難的。

然而,副檢察官托馬斯•J•多德,在庭審中,出其不意地出示了一個被絞死的波蘭人的乾枯頭顱。這個頭顱是在集中營指揮官卡爾•科赫的書桌上發現的,科赫用這個頭顱當鎮紙。

多德出示的這個駭人的證據震驚了法庭。不論法官、記者、還是那些納粹戰犯,都被集中營的變態噁心到了。如果這個都不能稱為「殘忍」,人類的道義與良知何在?

在這個「殘忍」的實物面前,任何辯解都蒼白無力。哪怕最狡猾善辯的納粹高官都不能為納粹黨的非人道、反人性開脫了。

任何違反良知、超出道德底線的殘忍惡行,都是不能被認同、被允許的。這是人區別於魔鬼的底線。紐倫堡的法官,在一九四六年九月三十日,宣讀了長達二百五十頁的判決書,判決那些殘忍的迫害者有罪。在人類公認的認知中,殘忍的納粹黨集中營暴行,受到了全世界的唾棄。

如今,中共監獄、看守所、洗腦班對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迫害比納粹集中營還慘烈,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定將會遭到法律的嚴懲和清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