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造冤獄者的下場(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四日】正史《舊唐書•列傳第一百三十六•酷吏上》記載的23名唐代酷吏中,結局都不好。有的被冤鬼索命暴死;有的死於法律的審判;有的丟官,鬱鬱而終。他們的子孫不得為官。證實了善惡有報的天理。這是明確記載在嚴謹可信的正史中的。

(1)誣陷朋友、被冤魂索命的酷吏盧鉉

唐朝的盧鉉擔任韋堅的判官,發覺韋堅被權臣李林甫妒嫉,就向李林甫告發韋堅,希望通過出賣好朋友韋堅,獲得榮華富貴。

盧鉉還曾擔任王鉷的判官。王鉷被牽扯到一樁案子裏時,盧鉉作假證說:「王鉷用白帖索要五百匹馬來協助謀逆,我不給他。」王鉷馬上要死了,盧鉉竟忍心誣陷他,眾人都很憤怒。

盧鉉曾與張瑄是同僚,交情素來深厚。為了向權臣獻媚,盧鉉誣陷好朋友張瑄與楊慎矜共同謀反,把張瑄抓進冤獄。

盧鉉的人品,從他在公務中的一件小事,就可以看出。當時李林甫誣陷楊慎矜謀反,沒有證據,就派盧鉉搜查楊慎矜的家。盧鉉把證明謀反的「讖書」藏在袖子裏,進入房間搜查,在隱僻處,假裝翻出來,說:「逆賊藏有秘記(反書),今得之矣!」致使楊慎矜被冤殺。

盧鉉三次賣友求榮,假造證據,誣陷無辜,卑鄙無恥沒有底線。結果,被貶到廬江。有一天,盧鉉忽然看見已死的張瑄,知道是冤魂作祟,驚嚇之下,說:「端公(張瑄)你何以能來索命?」說完,盧鉉不一會兒就暴死了。

《舊唐書》「及被貶為廬江長史,在郡忽見瑄為祟,乃雲:『端公何得來乞命?不自由。』鉉須臾而卒。」記載的就是這一次冤鬼索命事件。

(2)鼓勵告密、死於法辦的酷吏索元禮

索元禮,在洛州牧院,負責審理案件,製造冤獄。

索元禮生性殘忍,審問一人,要牽連數十、上百人。被他殺戮的有數千人。

索元禮鼓勵告密。各州有告密人,索元禮就給他們公車,派州縣護送到京城,以至於告密者多得賓館都住滿了。索元禮還授給告密者爵位賞賜,來誘使他們更加賣力地告密。

由於索元禮的酷刑毒虐太過分,武則天為了平民憤,不得不把索元禮這個賣力討好的狗腿子殺了。

《舊唐書》「元禮尋以酷毒轉甚,則天收人望而殺之。」記載的就是此事。

(3)死於法辦的文盲酷吏侯思止

侯思止,是個家無產業、擅耍詭計的赤貧無賴。審判官教唆侯思止、高元禮,狀告舒王元名及裴貞謀反,導致他們被滅族。

武則天說侯思止不識字,侯思止就狡辯說:「獬豸獸類也不識字,但能鎮邪。」拍武則天馬屁。武則天知道侯思止沒有住宅,把被滅族的人家的宅子賜給侯思止。侯思止狡猾地說:「謀反之人,臣厭惡他們的名,不願住在他們的宅子裏。」武則天被他矇蔽,讓他負責審案。

侯思止製造冤獄,苛酷日甚。他曾審問中丞(官職名)魏元忠。魏元忠不肯屈服。侯思止大怒,把魏元忠頭朝下,倒著拖拽。魏元忠說:「我薄命,就像騎著惡驢墜下,腳被鐙掛住,被拖拽。」侯思止像惡驢,被人傳為笑談。

當時來俊臣拋棄妻子,逼娶太原王慶詵的女兒。侯思止也上奏求娶趙郡李自挹的女兒。鳳閣侍郎(官職名)李昭德說:「以前賊子來俊臣強搶王慶詵的女兒,已是辱國。今日此奴又索要李自挹的女兒,不又是辱國嗎!」侯思止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無賴酷吏,就被李昭德逮捕、處死了。(即《舊唐書》記載的「竟為李昭德搒殺之。」)

(4)見色忘義、被貶官的酷吏王旭

王旭,在唐玄宗開元年間,任御史。王旭與大臣李傑不合,攻訐李傑,致使李傑被貶官。朝廷的大臣都鄙視王旭。

當時希虯的哥哥任劍南縣令,被告有贓款。王旭辦理此案。劍南縣令的妻子容貌美麗。王旭見色忘義,威逼縣令的妻子,因而上奏請求處決、殺死了縣令,把贓數千萬納入腰包。

開元六年,為雪「殺兄淫嫂」之恥,希虯派僕人,隱瞞身份,混入王旭身邊,被王旭召入家中,當作心腹。希虯的僕人秘密地記下王旭受賄收禮數千貫錢的證據,告訴希虯。希虯哭泣鳴冤。朝廷查獲了王旭貪污的上萬贓款,貶了他的官。王旭憤恚而死。

當時的人都慶祝,認為大快人心。

《舊唐書》「贓私累巨萬,貶龍平尉,憤恚而死,甚為時人之所慶快。」記載的就是此事。

(待續)

(來源《舊唐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