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我倆向您謝恩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九日】我出生在一個家居深山的貧苦家庭,妹妹五歲時餓死在坡上,一九六零年四十五歲的父親在邪黨製造的大飢荒中餓死在田裏,兄弟十八歲時無錢治病死在床上,九口人在五年內死了三口,這個家就剩下我和重病纏身的母親,以及不滿十歲的弟弟和妹妹。

媽拉著我的手說:孩子,離開這個鬼地方,到遠處逃命去吧!家中就我是一個勞動力,那時邪黨成立甚麼公社,我走了,誰在家掙工分過日子呢?當時,正值邊疆招人,不走又怕錯過機會,想來想去,想出了一個辦法,找了一個身強體壯、十分能幹的妻子來幫助母親料理家務,把這個家撐起來,我就這樣離開家,到了一個單位工作。

我家是簡陋的茅草房,屋外下雨屋內下,屋外不下雨屋內還在下,妻子就是在這樣一個屋裏面生活。懷孩子時,正值伏天,年輕無知,只圖怎麼涼爽舒服,在茅草屋裏的濕土地上,還潑上水鋪上竹蓆,挺著大肚子,睡覺納涼幾個月,染上類風濕關節炎這種嚴重疾病。身體右側肌肉萎縮,針扎不知痛,骨關節開始變形,大小醫院看了不少,都說無法治療。

禍不單行,病魔纏身沒甩脫,又招來人災橫禍,真是雪上加霜。一九六四年邪黨搞甚麼「四清運動」,說妻子是「四不清」,整天挨批鬥,要把她批倒批臭,逼得她無路可走,趁著夜深人靜之時,避開看管的民兵,偷著來到一個大水塘前,準備跳水了卻人生。兩眼一閉直往水塘中撲去,可是卻跳不下去,就覺的身後有人拽著她,並且身不由己的又把她拽回那個屋裏。

她在這屋裏好似在地獄,哭無淚痛無聲,全無求生的想法。到了深夜,又偷著出去跳崖。走到一座數十丈高的懸崖邊上,痛哭一陣後,就往崖下跳。還是跳不下去,明明白白的感覺到身後有人拽著她,還不停的跟她說:「以後會很好的,以後會很好的。」又把她拽回到那個屋裏,是神靈護佑才使她活了下來。

「四清運動」結束後,啥問題沒有,莫名其妙的折騰她一年多。這時,她的身體已經垮了,類風濕關節炎越來越嚴重,肝、膽、腎、心臟、胃全都有病,從頭到腳沒有一處好的,藥物不斷,常住醫院治療,魔難根本就無法解脫。

一家人就她這一個正勞動力,現在把她磨成這個樣子,別說掙工分,生存下去都是問題了,在無奈的情況下,只好把她接到我身邊來,由我來照顧她。重病把她折磨得非常可憐,奇癢症犯了,難受的在屋裏跳來跳去哭叫,鑽心的癢。類風濕關節炎犯了,就只好給她按摩止痛。為了減輕她的痛苦,我專門去學針灸療法,替她針灸,也不管用,還把我也拖得精疲力竭。送她到那些大醫院求醫,找名醫治療,名醫也治不了她的病,那些醫生看了,個個都搖頭,說她患的病是一種絕症,誰也沒有辦法。

我對妻子說,不是我不拿錢給你醫治呀,是醫生沒有辦法醫呀。我們兩個人的命都苦,你得絕症我也是一身的病,我們這個家要垮了,看來醫院是救不了我們,去找神仙吧。從此,我也下決心找仙術。

我搜集了好多的修行故事書籍,走訪了很多很多的所謂民間高人:有道家跑江湖的名流,有耍小能小術的賣藥先生。我妻子入了佛門,有空就往廟裏跑,一心一意為廟裏服務,做了不少事情,一晃就是十多年。但她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廟裏也不清淨,大肉偷著吃,麻將照樣打,爭爭鬥鬥時常可見,物質利益高於一切,實質是一個旅遊場所,為謀求效益的一個經濟實體。

妻子沒有找到長生術,我也沒有甚麼收穫。我擠出時間去闖盪社會,走了半個中國,病急亂投醫,凡是氣功我就學,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我都去拜訪。練來練去,練出一身病來,皮膚黑黑的,走路提不起腳,坐著就迷迷糊糊。人家看著我這個模樣就害怕。

也許是神看我們誠心,一九九六年五月的一天,妻子到公園裏轉悠,一熟人拉著她說:「走,去煉法輪功,這功法太好了。」也可能是緣份到了,聽到法輪功這幾個字,她就覺得很新鮮,一下子精神起來了。到了那裏,她站在煉功人群後面,跟著前面的人做的動作做。煉了幾個早晨,五套功法就學會了。同修又幫她請來一套大法書籍。從此,她走上了大法修煉的路。

修煉法輪功確實好。五套功法煉下來,心清體透。好啊!真是好啊!三個月修煉過去,妻子的偏頭痛、鼻炎、喉炎、哮喘、胸膜炎、膽囊炎、肝炎、腎盂腎炎、胃炎、胃下垂、腸炎、盆腔炎、子宮肌瘤、痔瘡、類風濕關節炎、風濕心臟病,皮膚奇癢症等等疾病全不在了。她體驗到那種身體沒有病的感覺太玄妙了,全身像一個麵包,鬆軟軟的。她的胃口也好了,冷的、軟的、硬的食物都能吃,走路生風,做啥事不知道累,爬上坡後面就像有人推似的,非常輕鬆,神奇呀,太神奇了。她那激動的心情難以言表。

她修大法的神奇效果使我震驚,我也跟著她修煉起法輪大法。法輪功確實神奇,在極短時間內我就知道或感受到了很多玄妙的東西。

法輪功是性命雙修的功法,既修性又修命,師父下給我們(主元神)一套修煉系統,機理和機制,在煉五套功法時,只要法理明晰,心態純淨,動作準確,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師父就會在另外空間給你演化。我在做每一個動作時,會聽到師父那親切的口令聲,隨著師父喊的聲音,一股暖流走遍全身。在煉第五套功法時,有時會感覺像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美妙,全身非常舒服,心清體透,好似全身有被能量包容之中的感受。每套功法都藏著玄機,都在清理我的身體,淨化我的身體,改變我的本體。我修煉五個月後,身體基本達到無病狀態,低血脂,肺氣腫,胃炎,胃下垂十四公分,脈管炎等等疾病不翼而飛。那種無病的感覺玄妙至極,用盡最美好的語言也難以表達完美。

縱觀歷史,橫觀眼前,不管是有錢有權的,還是達官貴人,哪怕是皇帝,他們不知想了好多辦法,採取了若干措施,也沒有看見或聽說過誰用靈丹妙藥救了自己的命。可我們的師父做到了。他把一個絕望的走投無路的婦女救活了,把一個破碎的即將崩潰的家庭的創傷癒合了,讓我們脫離了無邊的苦海,成為助師正法的大法徒!我和妻子的每一天都是快樂的,這種快樂是沒法形容的。

師父,我們倆在這裏向您磕頭謝恩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