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月,差了二十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八日】我從小身體不好,斷斷續續上了一年半學,因長年吃藥頭疼,無奈退學。一九九八年,我正病重臥床不起時,姑爺找我說:「媽,你去煉法輪功吧。」我不懂也不知道法輪功是甚麼意思,想著可能是氣功吧?當時我說:「我可能沒有幾天活的啦,學甚麼功?」他說:「就是因為你沒幾天活頭,才想讓你試一試。」他還說我女兒每天晩上都在被窩裏哭,怕我一口氣上不來死了。

第一天早上五點起床,到外邊遛彎,看見好多人在煉法輪功打坐,我也就坐在地上了。等到六點,大家都起來煉動功,輔導員問我:「你學煉功嗎?」我說:「我站不住。」他說:「沒有事。」就讓一位女學員來教我,我跟她學了一個小時,衣服全濕透了,我以為是出的虛汗。這位法輪功學員說我心性好,當時師父就管了,是病毒排出來了。當天煉完功回家,我吃了半個饃,我好久沒吃那麼多了。肚子飽了,藥怎麼辦?十多種,不敢不吃,我就將藥每樣減一半,一整天都在家學盤腿。

第二天早上拉肚子,煉功回來吃了一個饃饃,藥也吃不下了,又減半。

第三天抱輪,我頭前有兩個圓圓的紅紅的東西轉了幾下,我頭就不疼了,脖子也可以轉動啦,是師父給我調理了身體。回家,我高興的不吃藥了,可又怕血壓上來,就光吃一片降壓藥。

就這樣,天天拉肚子直到第五天,教功的學員問我:「你還吃藥嗎?」我說:「沒人跟我說不吃藥呀?」同修找來師父在美國的講法,她把有關吃藥問題的講法叫我看,當天我就把藥停了,聽師父話,立志一修到底。

那年我才四十八歲,學員們卻都問我六十幾啦?當時我腫的整個人變形,已整整吃了四十年的去疼片。因去疼片吃太久,殺白血球,醫生說我很快會轉白血症。好多血管還不通,心臟一分鐘跳動三十~四十下,高壓經常二百以上。醫生跟我兒子說:「你注意點,你媽有兩種病都是一級殺手,心梗和腦梗。」因為我血壓二百,沒反應,甚麼藥到我身上都無效,還不敢停藥。可學功五天,我藥全停了。

兩個月後,有一個同修問我,今年四十幾啦?天哪!兩個月,差了二十歲!

第一次師父給我清理身體消業,四十年頭疼消失了。第二次消業三天三夜不能動,不能吃也不能喝,喝口水都吐,從頭到腳全疼,不能煉功,我就聽師父講法,三天過後,全好啦。煉功身體好了,我就回到郊區我自己家,每天一個人在小區煉功,鄰居見我變了一個人,就跟我學,很快學的人多了,成立了煉功點,我成輔導員了。

我學法煉功半年後,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發生了。因我「四二五」去了中南海附近國務院信訪局,區縣把我掛了號,天天到家找我,每天半夜三、四點,幾輛警車等在樓下,沒辦法我又回城裏住兒女家,時間長了邪惡找不到我,總算平靜了。我就天天發真相資料和光盤抓緊救眾生,學法煉功從不懈怠。

直到二零零三年新年前一天,我又出現消業,天天發高燒、喘、吐、咳嗽一直到正月初九晩。兒子天天讓我去住院,我說:「我在消業,沒有事的。」那天晩上,兒子急了說:「明天不好,叫救護車把你抬走。」我說:「今晩就好了。」剛說完有半小時,我心口悶,喘不過氣來,自己挪到房間躺床上。那時我還不懂否定舊勢力的迫害,老伴當時也學煉了法輪功,他能理解我,我和老伴說:「如果今天師父讓我走,真讓我走,我就高高興興走。」我把衣服穿好,不讓老伴說,是怕兒子送我去醫院。

就在我躺在床上等死時,我對師父說:您說過「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1]。我面帶微笑無任何觀念,真像師父說的那樣:「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2]當晩心臟疼的感到隨時就要死了,但我沒有怕死的念頭,就想如果師父讓我走,我就高興的走。

這一念,好似一桶熱水從頭到腳洗一遍,瞬間甚麼不適都沒了,我好啦。當即起床叫孫女睡覺,聲音宏亮,兒子當時驚訝的從沙發上跳起來問我,「媽,你好了嗎?」「我好啦!」「真的嗎?」「當然是真的,全好了!」

在邪惡迫害的這些年風風雨雨,我按師父的要求不斷修好自身,做好三件事,並在師父呵護下多次有驚無險,都順利闖過來了。最近常看到交流文章中同修在救人時,讓常人病號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奇蹟很多,我也想把發生在我身邊的幾個大法奇蹟寫出來,見證大法超常,見證師尊的慈悲苦度。

例一:大哥腦梗奇蹟般恢復健康

我大哥在河南老家出現腦梗,住醫院搶救二十多天,醫院說即使命保住了,也成植物人了。我二哥是我們縣有名的醫生,我問他有希望嗎?他說大哥再也站不起來了,成植物人了。我得知大哥的倆孩子在監護室門口守護,就跟倆孩子說:「見到你爸爸就在耳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叫接見時,就在監護室門口念。」倆孩子天天念,沒幾天,來電話說他醒了,活過來了。一個月後,人全醒過來了,但是變成了傻子,不認識家裏人。

我讓他們把哥哥從監護室轉到病房單間,讓一家人圍著他念,並教他自己念「法輪大法好」。很快他清醒了,認識家人了,出院回家了。不用說大家都知道腦梗後遺症──嘴歪、眼斜、手腳不好使。這些我哥哥佔全了。我讓他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嫂子買了二十本練習本,他天天寫。很快嘴不歪了,眼不斜了,腳、手全好了,我們村裏人都問他:你碰到甚麼神仙啦?早先說你快死了,又活過來了,回來時嘴歪眼斜,手腳都不好使,咋恢復這麼快,比沒病前還好呢?

以前不管我怎麼講真相,但是他們都受邪黨文化毒害就是不相信,這回發生在哥哥身上的事情,使全家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全家感謝師父,相信大法並高興做了三退。

例二:親家母寫大法好,惡性瘤轉良性

女兒的婆婆七十六歲,今年三月份查出腸癌、腎癌、胃癌三種癌症。親家公說,做最壞打算吧,把他們的女兒從美國也叫回來了。先做的腸癌手術,手術前一週我送給她護身符,讓她天天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病房天天念,手術一週後出院時,醫生說,你怎麼好這麼快?和她同一天動手術的三個病人中,她年齡最大,別人都沒出院。

她出院半月後,又要做腎切除手術,我找來一個小本子,寫一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送給她,讓她天天寫。一週後她做了腎臟手術,手術做了三個多小時。醫生說:好像是良性瘤,怎麼可能?多次檢查都是惡性,誰也不相信是良性的。切片看結果吧,化驗出來是良性。我知道是師父救了她。

一個半月三次手術,沒化療一次,她就天天寫兩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現在半年過去了。她說,沒有人相信她一個多月做過三次手術,惡性變良性,太神奇啦!親家公是個邪黨老幹部,是教師,受邪黨文化影響從來拒絕聽大法真相,只相信邪黨宣傳,這次, 在現實面前他們心服口服,他們也更信大法了,很快都做了三退。

例三:寫大法好,腦梗的二哥一週康復

我二哥是當地名醫,近來也同樣患腦梗住院二十多天,出院回家走路腿沒力。今天給我打長途電話特別高興,說他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週全好了。

寫的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