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心梗在修煉大法中消失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五日】我是二零一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新弟子,今年六十一歲。修煉前,我弟妹曾跟我提過大法的美好,但是由於受邪黨多年的欺騙,我還覺的很可笑。

又過了很多年,一次參加老年旅遊團,跟我同住一個房間的老年團友早上三點起來煉功,同時給了我一個護身符,和一本真相小冊子,並告訴我好東西收好,對你有好處。可能機緣到了,我非常珍惜的收了起來,從此以後,我走到哪把這兩件寶貝隨身帶到哪。

再次見到弟妹,說起此事,弟妹很高興,問我,三退了嗎?我不懂,我說早就「退」了,還給我發證了哪。弟妹告我不對,你得向神退,上網退。最後,弟妹給我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又過了一段時間,我突然全身無力,心臟部位及後背劇烈的疼痛。到家附近的醫院看病,並住了院。醫生說是心絞痛,結果越治越重,扎杜冷丁都沒止住我的疼痛,而且發燒,後來就迷糊了。

我在迷迷糊糊中,被家屬轉到了市裏的知名醫院。到此醫院後,被確診為心梗,同時讓我把上個醫院的所有檢查報告單都複印一份拿來,並訂於第三天作心臟支架手術。說來也怪,到此醫院扎上點滴之後,竟好了很多。

第二天,弟妹來看我,說:既然已經緩過來了,為甚麼還做手術呢?我認為不應該做手術,作完支架,後患無窮,現在雖然我們家屬的意見不統一,但是大主意還得你自己拿,你不要被任何人左右,只看你的心。你怎麼想的,你怎麼看待此病?還有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你一定要真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當時我就說:我不做手術了,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下午,護士來做次日的手術準備,我不配合,醫生很生氣,因為我不做支架,他們就掙不到錢,這時,報告單已取回,醫生看後說,肺部好像有問題:先做個肺通氣吧。結果肺部大面積梗塞,肺梗的嚴重性甚至超過了心梗,這時醫生也不敢給我做支架了。

當天晚上我就一直在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而且睡的很香。轉天,弟妹來後,我問:昨天晚上我念後,眼前不知道是甚麼呼呼的轉,轉的我直迷糊。弟妹說:好事呀!那是法輪在轉,在給你調整身體哪!然後,我就天天在念,並且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同室七十多歲的病友,她是「七二零」前農村的大法學員,以後不煉了,十年前,做了兩個支架,這次發病,又支了一個架,但她知道大法好。這時,丈夫對我說,出院後你和弟妹學煉法輪功吧。他不說我也有這個想法。

我於二零一四年臘月二十八出院,正月初三那天,弟妹給我請來了寶書《轉法輪》,和師父的《大圓滿法》教功光盤。從此我與丈夫一同正式學煉法輪功。

過了十幾天,一天晚上,就我自己在家,我突然前胸、後背、心臟疼痛的上不來氣,動不了。我躺在床上雙手結著印想起師父,心裏默默的求師父救我。突然,我看見一個亮晶晶無色透明的圓球從我手心飄起到了我的嘴邊,我無意識的一張嘴,圓球一下子就進入了我的嘴裏,到了心裏,然後,我覺的好受多了,隨後我就睡著了,而且睡的很香,接著幾天,我都覺的身體很輕鬆。

又過了幾天,又是晚上,又是家裏就我自己,我又是前胸、後背、心臟疼痛的上不來氣。我又雙手結著印想著我用法輪收拾收拾它,剛一想,我就看見法輪從我小腹部位飛出,到了我的心臟部位飛速的旋轉著,這時,我看我的心臟部位呼呼的冒著大黑煙,一會我覺的不知甚麼部位的兩根血管通了,這時聽見兩個人對話說,不能都通透,那樣她受不了。之後,我覺的輕鬆多了。

由於我看書吃力,但是我在看《轉法輪》時,我看見師父就在我的前面,在給我講法,師父的音容笑貌深深的印在我的腦海裏。我隨師父一起學法,我悟到師父在幫助我學法,師父不落下一個弟子。

在我看過兩遍《轉法輪》之後,我覺的吃藥沒有甚麼反應,我問弟妹我是否不應該再吃藥了?弟妹說:多看書,自己悟,自己定。我又看了一遍書,我突然悟到,師父給我身體清理到如此成度,我還在吃藥,我這不是不信師不信法了嗎?我也對不起師父呀!因此我馬上決定不吃藥了。

但是剛一停藥,可能我的心性不到位,我就覺的身體有些不適,我馬上在心裏說,我只信師父的,甚麼也不怕,結果睡一宿覺後,甚麼事也沒有了。接著幾天,在煉第五套功法時,我聞到一股難聞的酸酸的像爛菜幫子的氣味,我聞聞我的襯衣是剛換的,也沒有甚麼氣味,家裏也沒有甚麼氣味,難聞的氣味哪來的呢?而且煉完功後,這個氣味就沒了,我一下悟到了,是師父在給我多次的清理身體。

近幾天,我在自己家裏經常聽到非常好聽的音樂,我走遍房間裏的所有角落也沒發現音樂從何而來,我突然悟到這是仙樂。

我在得到了二零一四年神韻晚會的光碟之後,我馬上看了起來,在電視上剛一放碟,我就覺的滿屋都在清場,空氣都是清新的,我說不出甚麼來,我只覺的演員們的演出非常的高超,非常的具有神韻的感覺。神韻這個名字這麼貼切,這麼扣題,貫穿了整個的演出,這是我有史以來看到的最震撼、最打動我心靈的演出。

出院時,醫生告訴我要靜養,不能運動,定期吃藥,補足營養。自從學大法以後,我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家裏的活也沒耽誤,去哪也不費勁,藥也不吃了。醫學上解決不了的問題,我信師信法,解決了。我非常感激師父對我的慈悲苦度,我現在的生命是師父給的,我一定勇猛精進,隨師把家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