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救了我們一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五日】我是二零零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大法給我們一家帶來了光明和幸福,我們一家人也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超常與美好。

招附體命懸一線

當時我渾身是病,沒有一天不吃藥的,最後吃藥也不管用了,醫生告訴我已經不行了,別治了。當時我想算了吧!不治了,可是心裏放不下孩子。我和丈夫說:我不行了,你再找一個吧,只要對孩子好我就放心了。說完我哭了,丈夫也哭了。他安慰我說沒事,他不給治咱找別人。可我心裏有數。

由於受邪黨無神論的影響,老家那邊很少有信神的,我從小也不知道天上有神,對神很陌生。來到婆婆家才聽說有神。婆婆很善良,信神,有巫婆找到她,給她安了一些「客」,其實都是些狐黃白柳。我也不知道好歹,就跟著燒香磕頭,結果就招來附體,不但害了自己,也害了孩子。兒子那年兩歲,原本健康活潑,自那以後總是生病,每天都吃藥,一有流行感冒就攤上,打點滴一打十多天,整天臉色蠟黃,四肢無力,活動一會就得躺在床上歇一會才行。也不長個兒,又瘦又黃像個小老頭。讀幼兒園時一年上不了半年課,到讀一年級,身體狀況也沒有起色。

我自己的情況就更糟了,一開始流血,我以為來例假,量很多也沒在意,都七、八天了還那樣。我就去醫院和大夫說了情況,做了B超檢查,檢查結果說沒事,拿了幾副中藥,喝了也沒止住血,而且比前幾天更多了,小便時全是紅的。找到大夫又開了幾副中藥,喝了還是那樣,一點效果沒有,一連去了幾家大醫院也沒好轉。這樣一直流了兩個多月,錢花了不少,也沒治好病,晚上難受的睡不著覺,我就覺得心縮的很厲害,直想吐,那個難受勁兒難以言表。走路就像踩在棉花垛上,頭重腳輕,胳膊也抬不起來,吃飯都是問題,自己都不想活了。有病亂投醫,又找了巫婆、神漢看,結果,到了躺下起不來的份了。一個祖傳中醫,給我把脈後,說不行了,別治了。心裏無望了,可我最放不下的是孩子。

冥冥之中,知道是自己信的、供的這些東西有問題,可是,趕不走、拿不掉,真是請神容易送神難。

得大法獲新生

我的一個鄰居是學法輪功的,她告訴我法輪功能治病驅邪。一開始我不相信,在走投無路的時候,我想起她說的話,就去問她,法輪功真能除邪?她說能,並讓我先請本《轉法輪》看看。為了孩子我就請了一本《轉法輪》,孩子捧著書一邊走一邊喊:我請大法來了,看你把我怎麼樣!回到家,我想請大法來了,得把原先供的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扔了。就回去找同修幫忙,把那些東西都清理了,我的心也靜下來了。

當我打開《轉法輪》這本書的時候,小腹部位就有東西在轉,我覺得太神奇了,大法原來這麼好啊,心情那個激動啊,直恨自己知道的太晚。一開始我是躺著看書,因為我坐不住,看著看著有勁了,能坐著看書了,後來走路也不倒了,不知不覺中我的病也好了。

孩子也天天學法、背《洪吟》。師父給孩子淨化身體,孩子一咳就吐半碗痰。一開始我害怕,不知道是師父在給他清理身體,我就去問同修,同修告訴我是好事,讓我把心放下,是師父在管。有的時候發燒,丈夫讓我給孩子吃藥,我說不用吃,一會兒就好,他不願意,我就偷偷把藥扔了,等好了我再告訴他。

以往,孩子經常發燒、咳嗽,白天還好,到晚上就不安生了,高燒不退、咳嗽的很厲害,一宿一宿睡不著覺。家裏退燒貼、退燒藥、止咳藥是常備藥品,吃藥後也不見效。丈夫在屋裏一圈一圈的轉,一會拿出體溫表看看,一會摸摸孩子的頭。我坐在床上攬著摟著輕輕拍打搖晃著孩子,讓孩子能感到舒服些。孩子對我說:媽─媽,我好難受!聽到孩子有氣無力的話語,我眼淚吧嗒吧嗒往下掉,落在孩子臉上。孩子感覺到臉上的濕潤,很懂事的說:媽,我好些了,你怎麼了?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很長時間。惆悵悲苦如影隨形,一家人感覺好累好累啊!

修煉法輪大法後,困擾孩子的頑疾煙消雲散,身體狀況日益好轉,笑容又回到他的臉上;無休止的痛楚離我們遠去,生活充滿了生機和祥和。看到我和孩子神奇的變化,丈夫也在慢慢的改變,孩子不舒服也不再讓吃藥了。

孩子一學法,師父就給他打開天目了。一次,我做好飯,收拾下準備吃飯,孩子說:你怎麼不讓師父吃飯阿?我當時一驚,我說師父在哪啊?他說這不在這嘛,他以為我也能看見。

弘揚大法謝師恩

我想這麼好的大法,不能光自己受益就行了,也得告訴別人,就開始在我的周圍和親朋好友中洪法。

給人家講自己得法修煉後的神奇變化:煉了功無病一身輕;學了法心性提高,善待別人,不爭不鬥,家庭和睦。在一次聚會中,一個朋友告訴我說,她孩子身體不好,摔一跤就發燒,白天找醫生,晚上找巫婆。和孩子出去玩,她在前面走,孩子在後面說:媽媽那個人和我說話(另外空間)。她回頭看看,哪有人啊。晚上孩子就發燒。我給她講了修煉大法的神奇,第二天她來找我,說也想請一本《轉法輪》,我和她去同修家請了寶書。過了幾天她來和我說孩子好了,晚上出去玩也沒事了,在學法中她的病也好了。

小叔子結婚了,我給弟妹講大法的神奇,弟妹也開始修煉了。她們有了一個可愛的胖小子,這個孩子從出生到現在五年了沒吃過一片藥,甚麼流行病都找不到他,幼兒園的老師都覺得奇怪,這更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幼兒園的老師也因此明白了大法的真相。

後來婆婆讓附體折磨的不像人樣,四、五天不吃東西了。公爹來和我說,你媽不舒服,你陪她去看病吧。到了醫院,醫生說她沒有病,我就把她帶回來了。我找同修商量,和同修把她家裏供的東西都清理乾淨了。晚上婆婆喝了一碗稀飯,第二天就起床了,甚麼病也沒了。晚上我在夢中看到一個女的,邊走邊罵:你把我趕走我去哪啊?我說你愛去哪去哪,不能在這裏害人。

現在婆婆也修大法了,她真切的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也出去洪法講真相、發真相資料。就這樣,我們都走上了返本歸真的修煉路。我們無以回報,只有努力的做好三件事,以謝師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