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經牢獄 楊淑梅被迫害失憶、幾近癱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一位善良能幹的家庭主婦,一位恭敬父母的孝順兒媳,一位呵護晚輩的體貼長者,在中共的迫害下飽受流離之苦和煉獄的摧殘,再陷冤獄致嚴重失憶、幾近癱瘓。

吉林省農安縣楊樹林鄉法輪功學員楊淑梅於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被警察綁架,後被秘密非法判刑四年,在吉林省女子監獄三年零七個月經歷了長期綁床上打毒針、坐小板凳等殘酷迫害,現已嚴重失憶、思維混亂、口齒不清、四肢不靈,已不能獨立行走。

楊淑梅現在只記得從前認識的人,不記事,比如中午問她早晨吃的甚麼飯菜,她就不記得了。思維也出現混亂,而且說話的時候吐字不清楚,非常緩慢。與親人聊天的時候,一個問題她會反覆地問,問過就忘。還反反復復的跟別人說一個她印象深刻的事。還有問她這三年多都認識哪些人了,她也不記得了。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在獄中她長時間被綁床上打毒針。

據她說,二零一四年十月二日被放回家的當天就是從床上放下來的,在一個走廊沒人的地方放置一張床,她被四肢抻開綁在床上,長期不能洗臉、洗頭、洗澡,吃飯靠人餵,大小便均在床上。她已記不清究竟被綁多長時間,只記得被打吊瓶、打肌肉針。

長期捆綁使其手腳、胳膊與腿部僵硬,渾身沒勁,現在在屋裏扶牆走路的時候膝關節不會回彎,在空地沒有扶手的地方,需要兩人攙扶,否則無法站立、行走。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由於楊淑梅抵制所謂的「轉化」,還被強迫坐一種小板凳,這也是吉林省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強制手段之一,幾乎每一個不配合「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都被強迫坐這種小凳子。楊淑梅曾被迫從早五點坐到半夜十二點,使其雙腿、雙腳嚴重浮腫。

長時間罰坐小凳子
長時間罰坐小凳子

楊淑梅,女,今年四十九歲,家住農安縣楊樹林鄉牛尾巴山村,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修煉法輪功以前,身患多種疾病,經常湯藥不斷,而且婆媳關係不和,利益驅使幾乎斷絕來往。自從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行列,嚴格按照 「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從此觀念轉變了,身心淨化了,婆媳關係改善了,家裏家外兢兢業業。她的變化使全家相繼得法,尤其是「麻癮」極強的丈夫毅然戒掉了吃喝不顧的麻將,有「麻友」曾說:某某(指楊淑梅的丈夫)能把麻將戒掉,我就戒飯。

楊淑梅在被迫害流離失所期間,仍不忘家裏老人的生活和同樣因修煉法輪功夫婦均遭受迫害的二哥家的兩個孩子。她時常冒著危險回家鼓勵孩子、安慰老人。因大伯嫂自殺,大伯哥不務正業,楊淑梅(嬸嬸)主動關心、照顧大伯哥家的兩個兒子,後來其中一小姪子冒著被不法之徒暴打的危險也要為嬸嬸說上一句公道話。

就是這樣一個淳樸的婦人,只因不放棄自己的信仰做好人十多年來自己及家人沒過一天安寧日子,她的女兒十幾歲就承擔起家務,洗衣、做飯與爺爺奶奶相依為命。

歷盡勞教所的煉獄摧殘

楊淑梅因對政府不准修煉法輪功做好人感到不解,一九九九年九月進京上訪被駐京辦綁架,後遣送回農安縣拘留所非法關押三十八天,惡警又強迫家人交一千元錢才放人。

一九九九年十月楊淑梅第二次進京上訪,被農安縣中共不法人員強送到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在勞教所裏,因煉功,楊淑梅被迫害的面目皆非,慘不忍睹沒人敢認。

開始時被大隊長張桂梅用竹板打腦袋,打耳光。又被管教馬天舒、于波先把雙手用皮帶綁在床上坐在地上吊了一天。後又綁在床上抻成「大」字型,吃飯及大小便均在床上整整十二天才放下來,期間整個小隊停止接見,不讓洗漱。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因楊淑梅堅持煉功,一天惡警馬天舒問她,你為甚麼起來煉功。楊淑梅說:法輪大法救了我的命。馬天舒當時氣急敗壞的拿起電棍不停的電著她的頭和臉。同時惡警于波在旁邊連踢帶打,使她站不穩,直撞牆,電得楊淑梅上牙打下牙,身體直哆嗦。馬天舒累得不行了,大隊長劉連英和于波接著用兩根電棍同時電腦袋、脖子、臉、乳房、腋下、全身手腳都電遍了,電棍沒電了就換,一直不停電到管教下班時間。期間叫罵聲、電棍卡卡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不絕於耳混雜著燒焦的皮肉氣味,真的像煉獄一樣恐怖,令人不寒而慄。

酷刑演示:吊銬電擊
酷刑演示:吊銬電擊

楊淑梅被電完後嘴合不上了、流著血水,淌著眼淚,滿臉大黃水泡,臉腫得面目皆非。學員們看她的臉都變形了,認不出來,抱頭痛哭。第二天,廉光日和岳軍兩個科長來問臉怎麼了,劉連英邪惡的說「愛滋病」,說完他們還哄堂大笑,任楓大隊長還在身邊咆哮不讓說話。

隊裏的法輪功學員面對如此迫害,惡人卻嬉笑怒罵無任何悔改之意,大部份學員開始絕食抗議了,寫上訪信,控告信,討說法要人權。惡人為了封鎖消息,整個大隊停止家屬接見,吃飯不讓下樓,全部打回來吃,怕她們的邪惡行為曝光。一次楊淑梅突破層層封鎖見到勞教所的范所長,得到的卻是毫無人性的:所裏規定不讓煉功,煉功就電你,我們穿著××黨的衣,掙著××黨的錢,煉就電你。楊淑梅說:信仰自由是公民的合法權利,我身心受益於大法,只因說真話就受到這樣的酷刑,你們的良心能安嘛!

後來又因抗議超長時間的體力勞動(十五到十六個小時),被管教強迫面壁靠牆罰站,逼迫寫保證書,不寫就電棍電,竹板打臉,把臉打變形了才罷休。就這樣所謂「春風化雨」般的「教育」「轉化」生活直到走出勞教所才結束。

講述真相被逼流離失所

楊淑梅經過勞教所殘酷迫害後,知道這場鋪天蓋地的全國性的打壓全部源於一言堂的媒體謊言宣傳。從此她開始用自己的親身經歷揭露這場迫害,使人們看清真相不要隨著中共迫害良善走向不歸路。二零零一年九月末,她和法輪功學員出去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村民誣告,她和另外一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派出所。

楊樹林鄉派出所警察張亞明問:走脫的是誰?傳單從哪裏來的?她不說被派出所人員王大胖子、李金昌等三人把她強按在桌子上,強行把她的雙手背過去扣上(背寶劍),還用四個啤酒瓶子撐住。

第二天,王明章(已遭惡報身亡)、姜興州兩人拿手銬腳鐐連打帶罵強行把她扣上。中午,喝得醉醺醺的惡人們又開始瘋狂的打她,把她打倒再拽頭髮把她拽起來,逼到牆角坐在椅子上,左右開弓打耳光。任萬璽(已遭惡報喪命)邊打邊說:告訴你,對你們怎樣都行。楊淑梅被打得臉腫,眼睛充血。後在無任何證據的情況下,把她送到農安縣看守所。

酷刑演示:背銬
酷刑演示:背銬

楊淑梅絕食抗議對她的非法迫害,絕食第八天,在惡警送她去勞教所的路上成功走脫,免遭勞教的酷刑折磨,從此被迫過著流離失所的生活。

再遭綁架 家屬控告責任人屢遭騷擾

二零零七年,二哥王啟波被吉林監獄迫害致死(詳情請看明慧網文章《王啟波生前慘遭迫害的事實(圖)》),心裏惦念年邁的公婆,楊淑梅逐漸結束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的生活,照顧公婆操持家務使這個家又其樂融融,慢慢走出失去親人的陰影。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晚五點多,農安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反恐大隊夥同楊樹林鄉派出所到楊淑梅家非法抄家、綁架。進屋不容分說就給她戴上手銬,連拖帶拽,楊淑梅鞋都沒穿就被綁架走了。

三月四日,楊淑梅八十多歲的老婆婆和幾個孩子一行六人,前去公安局詢問原由。楊淑梅家屬看到參與綁架的惡警之一,老婆婆前去問他:「你們把人抓哪去了?她煉法輪功做好人沒有錯,家裏面還有八十來歲的老公公在炕上打氧氣等待照顧呢!」。家屬又問他:煉法輪功犯了憲法哪一條了,她信法輪功祛病健身她有法輪功的書,那是憲法規定的公民有信仰自由,她有法輪功的真相材料那是憲法規定的公民有言論自由、出版自由。她做好人沒有殺人放火,在炕頭上坐著你們就把她給抓來了,鞋都沒穿。惡警自知理虧,回答不出就企圖綁架威脅,恐嚇家屬,繼續下去就把你那個兒子也抓來。

三月七日,楊淑梅家屬一行十四人又一次來到農安縣公安局,幾經周折見到國保大隊隊長唐克,他推脫責任不承認他參與抓人。後公安局副局長張興亮接待家屬,企圖拿刑法三百條矇騙家屬,當家屬揭穿刑法三百條裏根本隻字未提法輪功,更別說是邪教了,根據這條就抓捕煉功的好人根本就是在違法。這時張局長揭下偽善的面紗,並開始威脅家屬,說你們這些人再繼續下去,就把兩個孩子也一起抓起來,完全一副流氓形像。

三月十六日,家屬接到通知說楊淑梅被送往長春公安醫院,三個孩子攙扶奶奶來到公安局詢問,惡警推三阻四之後給打發到看守所,看守所說已經送長春了。家屬又來到公安局,期間一人說去信訪室等著一會有人接待你們,不料等來的是一群惡警打手,不顧八十多歲老人的哀求,撕扯著把三個孩子拽進刑訊室,一頓毒打恐嚇後拘留兩個孩子十天,一個孩子在晚上十多點鐘和奶奶被放回。

四月十一日家屬要求見人,百般阻撓後家屬看見楊淑梅原體重一百四十多斤的人已瘦得脫相,手成紫色,腳被帶著十多斤重的鐵鐐。人已沒有力氣說話,每天被強行抻綁在床上打針六次,一面一個特警持槍一天二十四小時看守。

五月二日,楊淑梅和從長春第三看守所轉回的法輪功學員於長麗被送入長春市吉林大學第二醫院急診室,於長麗當天含冤離世,楊淑梅處於昏迷。法輪功學員於長麗是農安縣第四中學數學教師,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三日被綁架。

五月四日上午九點楊淑梅的婆婆、公公和姪子又到縣公安局要求見人並無罪釋放親人(姪子背著楊淑梅的公公,老人已經不能走路),農安縣公、檢、法和看守所人員百般搪塞。

五月五日上午八點,家人又來到公安局要求見人,姪子說:我老嬸煉法輪功做好人,你們平白無故就抓人,現在有生命危險了還不讓看。惡警開始威脅恐嚇,後來三個惡警把楊淑梅姪子帶進一房間,四、五個人就開始動手拳打腳踢。還恐嚇二位老人,惡狠狠的說:再來就把你們都抓起來。

四年冤獄迫害

就這樣不久,楊淑梅被偷偷判刑四年,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遭受迫害。事後家屬前去要判決書,法院刑事庭副庭長郭慶璽說:農安就沒有給家屬判決書的先例。

楊淑梅被非法關在吉林省女子監獄教育監區洗腦班期間,身體非常虛弱,不能自己行走需兩人攙扶,接見時用幹活的推車推來推去的;家屬發現她思維混亂,已失去部份記憶。家屬數次找管教及監獄領導要求辦保外就醫,監獄一直無理搪塞。

二零一四年新年剛過, 二月二十日下午六點多,農安縣國保大隊唐克和楊樹林鄉派出所在牛尾山村治保主任師慶國引領下,開三、四輛車到楊淑梅家。誘騙八十多歲老婆婆開門,態度蠻橫,恐嚇老人,不得已老人把門打開。十多個便衣非法入室,找楊淑梅的丈夫及女兒。當時只有八十多歲的兩位老人在家,楊淑梅的老公公長年在炕上躺著,需要人照顧,沒有找到人就在屋裏翻了一個多小時,並搶走很多物品。

三月二十五日,又有四個年輕警察來家騷擾,看到年輕男孩就抓住要身份證。老婆婆說這是我外孫子,你們這是要幹甚麼,見人就抓。後被楊淑梅老公公罵走,老婆婆說兒媳婦在監獄給迫害癱了,你們還三天兩頭來家騷擾,就兩個八十多歲老人你們也不放過。據某大隊治保主任說是因為楊淑梅家屬年前去紀檢委「巡視組」辦公室控告把家人迫害致癱的相關責任人,國保大隊隊長唐克打擊報復,企圖非法綁架家屬阻止控告。

三年零七個月的迫害使楊淑梅已嚴重失憶,記不起迫害經過、參與迫害人員信息。

請知情者提供更多楊淑梅被迫害事實,使參與迫害者罪行曝光。也請善良人認清中共謊言宣傳,不要與邪惡為伍,助紂為虐,免遭牽連,早日退出這個造成無數好人失去寶貴生命、健康身體、團圓溫馨家庭的邪黨各級組織,為自己選擇美好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