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雲不會一直遮住太陽

——記我母親付貴華被非法關押超十五個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三日】我已經超過十五個月沒看見我的母親了。在我的記憶當中,我從未這麼久離開過我的母親……

我母親叫付貴華,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被長春市公安局和農安縣公安局警察綁架,受盡苦難,並被非法判刑三年,現在仍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第三看守所。聽從那裏出來的人描述,我母親原本健康的身體,現在又瘦又黑。我詫異:我媽怎麼能黑呢?我媽以前可白了,在那裏面總也見不到陽光怎麼能變黑呢?當時我的心特別痛,我為無力救我的母親而感到心碎。我母親現在心臟還出現偷停、高血壓等症狀。這都是被中共迫害出來的。我母親已經絕食一個多月了。

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我和母親、還有孫豔霞阿姨一起在家被警察綁架。孫豔霞的丈夫是在自家園中被綁架的。他們三個都遭酷刑了,相對來講,我算最輕的,只是被毆打,身上的瘀傷半個多月後才消去。隔一天,姐姐、爸爸和其他十餘名親友去農安五公里拘留所看望我,均遭農安國保、古城派出所警察綁架,多數人遭到殘忍的酷刑……致使我小姨劉桂紅在回家數月後含冤離世。

孫豔霞阿姨被折磨的幾度病危,幾個月前才被放回。她小腿迎風骨上,至今仍留著一排排凹坑,那是農安國保唐克他們用鐵棍硬壓出來的,一年多後仍未恢復。誰能想到當時惡警們到底是用多大力氣、多發狂、多狠的心,才能把人折磨成這樣啊?!

我母親也是,現在被打的部位還經常疼痛!所有這些行兇的暴徒,事後我們去找他們,沒有一個敢承認自己打人了,互相推脫。而我們到各有關部門控告這些惡人,他們全都互相包庇,不作為。母親在看守所裏面控告也無人答覆。看守所駐所檢察官也盡是推脫的話。狀告無門。

控告遭打擊報復

在今年四月八日,農安縣「610辦公室」頭目馬馳又利用農安國保、「反恐」大隊、古城派出所等,找幾個女特務對我、我姐及老姨進行跟蹤拍照,見我們把女特務孫長輝拽到縣委說理,惱羞成怒,公然對我們進行綁架。我在被兩警察從縣委樓上拖拽過程中不斷高喊:「煉法輪功被國保酷刑折磨,我們告狀遭打擊報復!」一頭目模樣的中年男子竟哈哈狂笑,並大喊:「就打擊報復你!」我回頭衝他喊:「你敢不敢說你叫啥?!」他看看我,一個字也沒敢說出來。

我們被劫到古城派出所後,「反恐」大隊的人就都走了。這中間有個插曲,當時第一次是「610」馬馳領著國保呂明選、古城派出所的一群警察氣勢洶洶的打算直接把我們綁走,他們朝我們喊:你們圍攻縣委!還有的人喊:你們聚眾鬧事!當時就我們三個人,怎麼圍攻縣委呢?拿甚麼圍攻?我們沒有理會,指著馬馳,問他是誰。馬馳支支吾吾不回答,我就喊:「你就是馬馳!你就是馬馳!」馬馳暗示古城派出所警察動手綁我們,這時,一個臉上帶痣的警察站在我們面前。我們就指著他說:「你臉上帶痣,你是不是扒程麗靜褲子的?(程麗靜六月五日看望我們的親友,被古城派出所警察酷刑,一個臉上帶痣警察企圖扒她的褲子)我們現在告你呢!」這個帶痣的也心虛了。這樣一來,這些人就都退下去了。過了大概半個多小時,又換成「反恐」大隊的人馬了。馬馳就再沒敢露面。國保唐克、周大海等也一直沒有出現。

他們一直試圖給我們定個搶劫罪,說我們搶了那個給我們照相的女特務孫長輝的相機,還有內存卡。想在我們身上翻出內存卡。大概晚上十點的時候,古城派出所弄出個手段:搜身,扒光衣服侮辱性的那種。我是第一個,我沒有配合,並且儘量拖延時間,僵持。顯然我的這些努力沒有白費,其他兩人的待遇比我好上一點。

又是漫長的等待,在空曠寒冷的大廳內。我其實從進到古城派出所就一直要求吃飯、睡覺等權利,無一得到。到筆錄時,我又是第一個。我繼續不配合,並且要求他們把監控打開,他們大概是第一次碰到我這樣的,急不可待的把對著我的監控打開讓我看。不管怎麼樣,我想,我該有的權利,不管他們怎樣流氓,我都必須爭取。他們問我姓名,我說:拒絕回答。他們就商量:國保的應該知道我叫啥,因為我上次被抓了。他們就問呂明選。呂明選就看著我說:「叫啥了的?於啥了的?」之後他只好給唐克打電話。這樣除了我的姓名,剩下的一一拒絕回答。我拒絕簽字。其他兩人也是如此。

半夜十二點之後,警察拿回來三張非法拘留的單子,說非法拘留我們十天。理由是非法拘禁孫長輝,並搶她相機,罰款五百元。(拘留單子當時沒讓我們看,是我們在拘留所期間看的。)接著拉我們去農安縣醫院做檢查,將我們劫持到五公里拘留所時已折騰到後半夜了。我們出拘留所那天早上,去古城派出所要手機等,新調到國保的於春海一直在古城旁邊的樓內大廳暗暗關注著我們,並不時打電話。直到我們要上車時,他也開著一個沒有牌子的轎車走了。我就想,國保的車怎麼都沒牌子啊?當初一三年綁架我們的時候,就用的一批沒牌子轎車,這次又是。

母親被冤判三年

我母親是被以「製作、懸掛三十八條法輪功真相條幅」為由被冤判三年的,所謂筆錄本身就自相矛盾,一會說是用下載打印的字體模板描摹的,一會又說是用毛筆寫的,沒有物證,沒有人證。

被一審冤判之後,母親上訴,我們去找長春市中級法院刑事二庭辦案人鄭偉說:不接外地律師手續,不見律師。並且試圖說服我們把律師辭了,還說會給我們指定一個律師,免費的。這些都被我們拒絕了。我們把我母親的相關材料、家屬被酷刑的材料、照片都給他了,希望他能認真了解。交涉多次後,長春中級法院仍是:不開庭,直接維持原判。

黑夜不會太漫長

我真希望我家是最後一個承受迫害的家庭。我也聽說:長春市某法官曾私下對別人說「法輪功是冤枉的」,但他公開還在冤判大法弟子。這些人怎麼就那麼短視,為了現實利益,不惜作惡,堅持違法,就不信惡報正伺機而至呢?

相比那些被迫害致死、致瘋、致殘的,我的遭遇不算甚麼,我母親的遭遇也不算甚麼,我現在也沒有家破人亡。我要做的,我們外邊相對自由的人要做的,就是為那些像我母親一樣的人,為他們在漫漫漆黑夜中點燃一點點燭光,讓他們感到自己並不孤獨,讓迫害他們的人知道:不是你想抓就抓!想判就判!

以下是明慧網有關付貴華相關文章報導:

吉林省農安縣付貴華被非法判刑 女兒上訴
農安法院偷偷庭審付貴華 20分鐘走過場
非法關押一年餘 長春法院偷偷開庭迫害付貴華
吉林農安縣孫豔霞被迫害命危回家 付貴華仍被非法關押
長春市農安縣付貴華家人被綁架
命危中的孫豔霞被拘「特管」病房 家人不得見
八次構陷被駁回 吉林農安國保誘騙家屬簽字
吉林省兩婦女遭酷刑逼供 被劫持近十月
遭綁架折磨 吉林省公主嶺市劉桂紅含冤離世
吉林農安縣燒鍋鎮派出所惡警私闖民宅作惡
付貴華長女講述親人受迫害經歷
吉林婦女被國保刑訊逼供致病危 家屬控告
被劫持半年 吉林婦女被惡警折磨致病危
到拘留所看望親屬被扣留 吉林婦女遭酷刑與侮辱
惡警叫囂:就是因為你不知道,才打你! - 孫豔霞、韓建平夫婦遭刑訊逼供經過
吉林農安縣國保大隊惡警唐克惡行
吉林省農安縣燒鍋鎮派出所所長王興友遭惡報
吉林農安縣法輪功學員與家屬被酷刑折磨經過
中共狼奶餵出的惡警:殘暴、貪婪、獸化 - 吉林農安縣四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洗劫、刑訊逼供經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