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把對法輪功的迫害延伸到其他民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六日】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十五年,也是民怨沸騰的十五年,多少世人被中共迫害得走投無路,社會上各種事件頻發。對此,中共無計可施,就只好將這類解決不了的事件,一概稱為法輪功學員「鬧事」。其實鬧事的恰恰是中共自己,但是有了這個帽子一戴,對普通民眾就可以大打出手了,因為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是:「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

我們看幾個具體的案例:

二零零零年九月下旬,吉林省榆樹市的教師因工資待遇問題集體進京上訪。市委書記李偉害怕事情鬧大,慌忙給長春市「六一零」打電話,把教師的合法上訪謊稱是法輪功要集體進京上訪。結果長春市防暴警察來了幾車人,幫助截訪,好多教師遭到暴打。事件的後果導致榆樹市全市教師罷課六天、鐵路客車停運二天、公路客運全面封鎖。

二零零四年夏天,哈爾濱市阿城區滌綸廠破產出賣,職工買斷。由於單位領導給工人買斷的錢太少,上千職工不滿,紛紛匯聚於廠門口,要求漲錢。廠長趙銳民害怕鬧出事來,就給哈爾濱警方打電話,造謠說滌綸廠門口法輪功「滋事」。哈爾濱派來了好幾車防暴隊員,這些防暴隊員一下車,就對那些職工進行毆打。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七日,湖北省石首市永隆大酒店廚師塗遠高從三樓墜落死亡,但墜落現場未見任何血跡,而死者頭部卻七竅流血,頭上還被釘了釘子,下體被捏碎。知情者說,塗遠高因為了解該酒店官匪勾結販毒的內幕,被人活活打死後,再從三樓拋下。但中共官方卻宣稱,塗遠高為自殺,並欲搶屍、強制火化。對此,七萬多憤怒的石首群眾集體抗暴。後來中共調集萬名武警強行驅散民眾,搶走屍體,強行火化。期間,石首地方當局對民眾發所謂的「公開信」,稱這一事件是法輪功事件。連被派來鎮壓的武警接到的命令也是謊說「法輪功鬧事」。

二零一二年四月,重慶市萬盛區連續多天上千名市民遊行示威,抗議政府強迫萬盛區和綦江縣合區,造成民眾社會福利減少。當局派出逾千武警鎮壓。據當地百姓講,這次事件至少有五十人受傷,一人死亡。當時任中共副總理、重慶市委書記的張德江,指使萬盛經濟開發區電視台和萬盛經濟開發區的報紙,在報導中謊稱萬盛群體事件是法輪功學員和吸毒人員等策劃發起的,並教唆萬盛民眾進行舉報,稱舉報一人給予二千元至五萬元不等的獎勵。

當然,也有一些栽贓沒有被栽贓成功。例如,二零一一年八月,遼寧大連市市民就PX項目維權遊行。這一事件被國內外廣泛報導。在市民遊行的同時,大連市公安局布置警察對遊行的市民照相,然後上網、跟蹤、抓捕、刑訊逼供,欲將此次大連市民自發的維護自己知情權和生存權的正義之舉嫁禍給法輪功。可能因為這件事鬧的太大,而且參與者眾多,才使得當局最終放棄了借用法輪功的名義對民眾搞迫害的圖謀。

上述事件,在當地乃至全國的影響都很大。可是中共竟能將這樣的借用法輪功名義對無辜民眾迫害的事件,控制在當地及事件的鎮壓過程中,在媒體上不予絲毫的報導。中共為甚麼不大張旗鼓地就事件本身栽贓法輪功?一個是本身就是無中生有的栽贓,沒有任何事實依據,也拿不出證據來;另外還怕本地民眾在網絡上予以揭露,因為你一通過媒體宣傳,民眾就會給予評判。如果不在媒體上報導,誰要是揭露了真相,當局就會以這個人在造謠而抓捕他;更重要的是,這樣的群體性事件,中共意在速戰速決,媒體一報導,你說是法輪功事件,可最終的處理卻不見法輪功的影子,那怎麼向民眾交代?

這一類事件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無辜的民眾遭到當局無端的壓制才暴發的,民眾完全是無辜的,而當局又無計可施。中共當局想儘快擺脫民怨沸騰的困境,所以就想出這樣的毒計來,就是把民眾當成法輪功進行迫害。中共這樣做,也將它不顧及民眾生死而進行所謂維穩的罪惡暴露無遺。只要能把事件鎮壓下去,民眾有多怨,中共根本不在乎。

當然,中共要借用迫害法輪功的名義迫害普通民眾,有一個前提,那就是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達到了毫無底線的程度。也就是說,只要是法輪功,當局可以不問對錯、不擇手段、不計後果的隨便迫害。就是因為有了這樣一個沒有底線的迫害,中共才能借用這個名義。因為只要把一個群體性事件和法輪功聯繫起來,參與的民眾就會被中共不計後果的鎮壓下去。而且這樣鎮壓下去對當政者來講,還沒有甚麼後果。你再有理,你也沒有地方去說理;你去上訪、去起訴,當局不但不給你立案,相反還會以你是法輪功學員的名義把你抓起來。中共的毒辣由此可見一斑。

從中共借用迫害法輪功的名義對普通民眾搞鎮壓的事件中,人們看到了中共的邪惡、狡猾和無恥。這也從一個方面印證了法輪功學員所講的,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其實就是對所有中國人的迫害,中共對法輪功迫害十五年,已經實實在在的將迫害擴展到了普通民眾的身上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