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下「中國反邪教協會」惡魔的畫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二日】近來在全國不少地方出現詆毀法輪功的宣傳物,如明慧網曾報導:北京市部份城區、遼寧鳳城市、湖北武漢、山東……等多地出現詆毀法輪功創始人的宣傳畫報,這些惡毒的宣傳品很多落款為 「中國反邪教協會」。法輪功教人向善,而中共強制對民眾進行宣傳洗腦,並且濫殺無辜,造成數以千萬計的中國人非正常死亡,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

江澤民利用中共迫害法輪功十五年來,很多人都知道,中共的各級公、檢、法、司部門以及各級政府機構是被江氏利用來迫害法輪功的前台打手;各級政法委、610是迫害的操縱、組織者;各種中共的喉舌媒體在散布各種謊言。然而,作惡多端的「中國反邪教協會」的底細卻不被更多人知曉。

「中國反邪教協會」是一個冒充「民間團體」,戴著科學、宗教的畫皮,專事為中共邪教搞迫害製造謊言、迷惑和毒害人心的惡魔。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八日,山東招遠市發生一起暴力襲殺案,一名在麥當勞用餐的女子被打死,為轉移民眾關注當地官員貪腐的視線,中共聲稱殺人者為「全能神」邪教的信徒。其實,「全能神」邪教和中共邪教相比,只是小巫見大巫,「全能神」邪教殺了一個人,而中共邪教殺害了數以千萬計的中國人,當年的毛魔頭不就被中共吹捧為「全能神」嗎?

六月二日,大陸媒體紛紛引用《法制晚報》報導稱,該兇殺案係某邪教人員所為邪教人員所為,並列出了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認定的邪教有七種,公安部認定的邪教有七種。人們驚奇地發現,一九九九年被江澤民誣陷為邪教並鋪天蓋地誣蔑打壓的法輪功卻不在這十四個名單中。然而為了圓謊,六月三日中共媒體上又登出「中國反邪教協會」公布的邪教組織名單上卻欲蓋彌彰的誹謗法輪功,此事使「中國反邪教協會」再次暴露出它是中共邪教迫害法輪功的打手。

十五年來, 「中國反邪教協會」冒充「民間團體」,遍布全國各省市各階層,一直在不遺餘力的配合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其實它根本就是中共江澤民團伙的一部份,這是一個假冒民意、煽動仇恨的謊言製造機構,在「610辦」等江氏公開的「官方組織」不方便出面的地方、時刻,它以民間團體的面目出現,為江氏招搖撞騙,為迫害製造「理論依據」,給迫害的「合理性」找各種藉口,大面積煽動民眾的仇恨,為江氏集團對外欺騙,對內矇蔽上演賊喊捉賊的醜劇。

一、「中國反邪教協會」構成及來歷

「中國反邪教協會」這個打手組織成立於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三日。隨後,該「邪會」在全國各地的省、市甚至企業和學校中迅速成立了相應的組織,並誘騙社會各界人士參加、開展反對法輪功、所謂「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政治運動。該組織主要出面發起人和骨幹成員是具有宗教或者科技身份的黨政高級官員。他們謊稱是民間的志願者。

「邪會」主要領導成員有:理事長:莊逢甘。副理事長兼秘書長:王渝生。副理事長:傅鐵山、聖 輝、龔育之、何祚庥、潘家錚、王家福、郭正誼。還有:王大珩、趙致真、王綬棺、鄒承魯、張光斗、張 維、胡亞美、錢令希、梁守盤、梁 思禮、司馬南、李安平、程寧寧、石華、邱丕相、劉天君、學誠、尤雪雲、王芃等等。

這些人基本上已成為首批被「追查國際」發出追查通告的對像。

這些人大部份頂著科學界的頭銜,也有政協和人大的身份,其中傅鐵山(中國天主教愛國會主席)、聖輝(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等具有宗教身份,但眾所周知,被無神論的中共惡魔統治的中國天主教愛國會,中國佛教協會,早已背叛了上帝和佛陀,淪為了中共迫害正信的幫兇;其中的何祚庥等人更是沒有真正學術成果,專事整人之術的科痞;張光斗、潘家錚等人乃見風使舵、一意逢迎權勢之徒,最典型的是三峽工程一事,當年許多正直的科學家如黃萬里等痛陳三峽工程將造成的危害,指出公開的論證報告錯誤百出,張光斗等人也明知其中有重大錯誤,但他們置民族和國家利益不顧,仍替中共粉飾掩蓋,溜鬚拍馬,其人品可見一斑,如今三峽工程的各種危害早已凸顯,已被大陸科技界定論為「遲拆不如早拆」……還有現在被大陸網民公認為「大五毛」之一的司馬南,這個氣功界的「氣功痞」早已為人所不齒……

正是這些見風使舵、趨炎附勢、人品低劣之徒才能被江澤民所用,他們一拍即合,糾集在一起,炮製出這樣一個所謂的「中國反邪教協會」,這個賊喊捉賊的「邪會」並不針對甚麼邪教,而是江氏要讓它們以「民間團體」的身份招搖撞騙,血口噴人,偽造民意,發動群眾鬥群眾或冒充群眾鬥群眾,從而最大限度的助中共江派迫害教人向善的法輪功。

二、扒下偽裝 看清惡魔的真面目

被中共邪教操縱的「中國反邪教協會」暨全國各省市「反邪教協會」是以迫害法輪功為主要甚至唯一目的的組織,和以往對人民的迫害完全來自統治者不同,這是以一個冒充民間團體的名義對人民進行思想信仰迫害。這在中國近代史上是罕見的。在對法輪功修煉人的迫害中,很多組織團體不同程度參與了,但只有反邪教協會一家以此為主要或唯一的目的。

中國和各地「邪會」的活動接受中共邪教的黨委政法委、「610辦公室」的領導和直接指揮,實質上是中共邪教的一個犯罪組織。

看清「中國反邪教協會」的官方性質,有助於扒下它「民間團體」的偽裝。

「中國反邪教協會」冒充民間團體,但其官方性質可從組織機構、經費來源、活動性質和活動特點諸多方面證實。國際上一般也是把假冒偽劣的「中國反邪教協會」作為官方機構來看待的。英國廣播公司BBC的報導就直稱其為「官方中國反邪教協會」。

1、組織機構

中共邪教糾集的「中國反邪教協會」是中國官方機構中國科學技術協會(簡稱科協)的成員單位,其辦事機構掛靠在政府機構中國科技館。主持日常「工作」的秘書長和副秘書長都是全職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一些地方「邪會」的負責人就由科協本身的任職人員兼任,如:雲南省昆明市科協副主席徐紹忠就分管科協的學會部和「邪會」。所以很多以中國科協出面對法輪功的誹謗誣陷其實也和「邪會」有關。

而有些地方的「邪會」負責人就是當地的黨政官員。所有的「邪會」辦事機構都設在政府機關內。例如: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二日,遼寧省營口市舉行「邪會」成立大會。市委副書記、市紀委書記王恩來和市委副書記刁紹長當選為名譽會長,市委常委、市政法委員會書記王友三當選為會長,而政法委正是直接操縱指揮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行政部門,也是專職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所掛靠的部門。雲南省宜良縣委常委、政法委書記馬明良就同時兼任「邪會」名譽理事長。

2.工作經費

「邪會」的成員和常設辦事機構人員都已經在政府編制內,再加上已知的「邪會」辦事機構都設在政府機關內,辦公用房、用車等基本設備和工資這些主要開支是由政府解決。

北京市科委曾經一次性資助一百一十萬元成立北京市「邪會」及開展相應的系列宣傳教育活動。在以中國「邪會」章程為藍本的各地區「邪會」章程中,協會經費來源都有一項「有關單位資助」。然而在天津河西區、河北張家口市「邪會」章程中關於協會經費來源的這一項就直接說明是「政府資助」。山東省萊蕪市「邪會」章程中經費來源的這一項是「財政撥款」。

3.活動性質和特點

中國和各地「邪會」的活動接受黨委政法委、「610辦公室」的領導和直接指揮。中國「邪會」主辦的招搖撞騙的「中國反邪教網」自供:「反邪教協會是特殊的民間社團組織,具有重要的政治職能和任務,只有在黨委的領導下,緊緊圍繞防範和處理邪教工作大局開展活動,才能完成使命。」

全國各地「邪會」會成立和重大活動都有當地的黨政主要官員到會祝賀或講話。這在任何一個民間團體都是不可能的。

例如,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九日,湖北省「邪會」成立時,副省長蘇曉雲出席成立大會並講話。內蒙古自治區「邪會」成立時,自治區黨委常委、宣傳部長張國民出席成立大會並講話。山東省各級黨委610組織則把「邪會」掛靠的科協吸收為成員單位,凡有重大活動,省委都會對「邪會」的「工作」有具體的安排和指導,而「邪會」在完成後都會向邪黨黨委報告。

可以看出,「邪會」是各級610組織的事實上的成員單位,遍布全國各個省市各個階層,其運作體現了官辦的「特殊性」和肩負的「重要的政治職能和任務」。在國內,為中共江澤民當局迫害法輪功出謀劃策,協助宣傳和提供「理論思想依據」,為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推波助瀾。在國際上,「邪會」積極參與大陸境外的誹謗法輪功的宣傳,為江迫害法輪功的政策尋求藉口,將迫害延伸到海外。

三、「邪會」參與迫害的罪惡事實

在全國乃至世界範圍內煽動整個社會仇恨法輪功是「邪會」的主要「工作任務」。

(一)、製作江澤民操控的宣傳機器誹謗宣傳和洗腦所需的各類宣傳物品

1、「邪會」建立了相關誹謗網站,並在其上登載大量的誹謗文章等。

2、組織編輯大量誹謗影視作品(僅至二零零三年就已達二十多部),「邪會」常務理事、武漢電視台台長趙致真,在一九九九年六月專門製作的污衊法輪功及其創始人的錄像片,成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迫害法輪功時CCTV 的主要材料。

3、編輯出各類刊物(僅至二零零三年已達四十萬冊)、叢書、畫報、洗腦用教材。

這些宣傳物至今仍在大量毒害和誤導世人。

(二)、用各種宣傳方式配合中共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形勢

每當有重大事件,「邪會」就不斷發表聲明、組織座談會等來配合中共的鎮壓。僅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至二零零三年十月,全國和地方的「邪會」就組織展覽宣傳活動近千場次;舉辦報告會、演講會、座談會千餘場……或以科技下鄉,打著「崇尚科學、反對邪教」的騙人幌子來為江集團加重迫害法輪功造勢。

或出面發動各種全國性的迫害運動:

1、「邪會」發起的「百萬人簽名」運動,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一日,即天安門「自焚偽案」發生前的十二天,「邪會」開始推出反法輪功的「百萬人簽名」運動,幫江澤民向中國人民和全世界證明其鎮壓的合理性而逃脫譴責。配合「自焚偽案」推動迫害升級,爭取民眾對鎮壓認可,這次運動也進一步明證了「邪會」的「官方性質」,鑑於當時中國政府已禁止跨省的民間團體活動,這項簽名運動能在全國主要城市開展完全依賴於官方的組織,一個單純的民間團體是絕對做不到的。

2、在海內外舉辦反法輪功圖片展。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一日,中共邪教欺世盜名的「反對邪教、保障人權」的百萬公眾簽名活動由北京開始向全國擴展在海內外舉辦反法輪功圖片展。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至十二月五日,由中國科協和中央「610 辦公室」籌辦,中國關愛協會和中國「邪會」在北京連續十日舉辦誹謗法輪功的圖片展。圖片展煽動觀眾對法輪功的仇恨。中國「邪會」的同名圖片展曾經通過中國駐外使館在新加坡、韓國、荷蘭海牙、法國巴黎等地展出,把仇恨宣傳延伸到海外。

(三)、為迫害提供「理論依據」

「邪會」召開各種所謂的「報告會」和「學術討論會」,舉辦以「理論與實踐」等為題的「學術年會」,專門討論有關「轉化」的歪理,為迫害法輪功提供理論思想依據。

(四)、為迫害提供具體方案

「邪會」並不滿足僅僅在理論上提供方案,還直接插手第一線公安司法的領域參與迫害。例如「邪會」副理事長潘家錚在全國政協會議討論時提出過一個系統的鎮壓方案。其中部份內容包括:網絡封鎖(甚至建議法辦為法輪功提供渠道的網站負責人);發動群眾深挖和群眾監督;對不放棄修煉的,黨員退黨、團員退團、擔任公職的退職,不得從事教師、律師、記者、醫師等工作。

(五)、積極策劃和參與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洗腦

前蘇聯和其他一些獨裁國家雖然也曾用精神病院迫害持不同政見者,但在規模和程度上都遠遠不及發生在中國的對法輪功修煉者的精神迫害。中國這場遍及全國的對全民的洗腦運動是史無前例的:通過全國的媒體造謠、詆毀;勞教所、單位和街道等以剝奪睡眠、強迫看詆毀法輪功的報紙和電視和施以酷刑等暴力洗腦。反邪教協會在這場洗腦迫害中起主要作用。

吉林省「邪會」理事、空軍「610」成員王志剛,吉林省「邪會」會員宋劍鋒,多次接受吉林省勞教所、「610辦公室」等有關部門的邀請做系列報告;多次配合中共中央、空軍、沈空以及吉林省、長春市「610辦公室」的各類「轉化」、研討等工作。他們炮製的兩本書,在全國各地幾百個勞教所、教養院、監獄、政法委、「610辦公室」、「轉化班」等單位使用;在十幾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勞教所或「轉化班」上作為「重點教材」予以採用。據曾在吉林省飲馬河勞教所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披露,這個以酷刑和打死多名法輪功學員而出名的勞教所,就曾經讓王志剛在那兒對法輪功學員洗腦。

(六)、以民間團體的名義將中共的迫害延伸到海外, 再將刻意製造的「海外新聞」反饋到國內證明其得到「國際支持」,加劇國內的迫害

例如:二零零零年底,「邪會」糾集的反法輪功的「百萬人簽名」活動。簽名活動於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一日從北京大學開始向社會上推動。「邪會」把一百匹一百米長卷分發各地,由各地黨政部門及地方「邪會」組織公眾簽名。截至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六日,組織者聲稱簽名人數已超過一百五十萬人。三月份,「邪會」赴日內瓦聯合國人權會議代表團將組織到的重達一噸簽過字的一百卷布匹帶到日內瓦公開展示。

二零零三年三月,以中國關愛協會的名義,中國科技館館長,中國「邪會」秘書長王渝生為團長的「邪會」代表團再次赴日內瓦。「邪會」的反法輪功宣傳被刊登在中國駐外大使館的網站上。此外,作為「邪會」的主要成員的傅鐵山、聖輝等官方宗教界人士在出訪時以宗教人士的身份攻擊法輪功及其創始人。

以上「邪會」在海外的活動都被《人民日報》、新華社、CCTV 等中央級媒體報導,而後被全國媒體廣泛轉載,成為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重要組成部份。

十五年來中共邪教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罄竹難書:數不盡的各種肉體和精神的折磨和摧殘,至二零一四年十一月,透過層層封鎖傳到網上有據可查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已高達三千七百多人,另有數萬人被活摘器官。……中共各級參與迫害者在迫害中喪失良知和人性,被中共變成了沒有任何道德底線的人間惡魔,除了中共的利益誘惑外,「邪會」製造的各種謊言、各種「理論作品」對他們的欺騙、毒害、蠱惑,慫恿……起到的惡劣作用是巨大的。

《華盛頓郵報》二零零一年八月五日的報導中引述一位中國官員的話說,(鎮壓是否奏效)取決於三個因素:暴力、宣傳和洗腦。他說,高壓宣傳是至關重要的。當中國社會轉向反對法輪功,迫使修煉者放棄信仰的壓力就增加,政府對不放棄修煉者使用暴力也就容易得多。政府(中共)利用「天安門自焚」作為反法輪功宣傳的中心,通過反覆播放12 歲女孩的燒傷鏡頭,終於使許多中國人相信了政府說的。「純暴力沒有用,光是『洗腦』也無效,而如果不是宣傳改變了公眾的態度,沒有一種方法會起作用。」「邪會」的宣傳就是在迫害中起了這樣一種作用。

「邪會」極盡顛倒黑白、混淆是非、誣陷栽贓之能事,煽動和迷惑世人,成為殺人不見血的江集團殺手,造下深重罪業。中共對法輪功延續了十五年的迫害,一次又一次的升級都離開不了「邪會」的推波助瀾。

「邪會」及成員與江澤民犯下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誹謗罪……

二零零四年七月十四日,原武漢市廣播電視局局長、武漢市電視台台長趙致真,在美國被控告製作誹謗電視節目煽動仇恨,應當對引起的酷刑與殺戮負責,趙同時被提出刑事訴訟。中共官方反法輪功「理論」機構「邪會」的網站,就是在趙致真的建議下建立和指揮管理,上面有千餘篇誹謗、誣蔑法輪功的文章。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九日「追查國際」曾對涉嫌犯下傷害罪、煽動仇恨罪、誹謗罪的「邪會」的主要成員莊逢甘(理事長)、王渝生(副理事長兼秘書長)、何祚庥(副理事長)等發出了追查通告,其中王渝生,於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六日在日內瓦州法院以「酷刑罪和群體滅絕罪」被起訴。

中共是地地道道的邪教,為中共迫害法輪功而蠱惑人心的「中國反邪教協會」必將受到應有的法律制裁和天理嚴懲,最終與中共邪黨一同被歷史徹底淘汰,其參與者們在無生之門中去承受其造下的永遠也還不盡的罪惡。

說明:此文中大量數據和事實引自《關於「中國反邪教協會」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調查報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