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吸蟲與共產邪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日】肝吸蟲是一種寄生於宿主體內的寄生蟲,當一隻蝸牛被感染後,它的大腦慢慢被肝吸蟲控制,開始出現違背蝸牛天性的行為。早晨它會爬上樹停在容易被鳥兒發現的朝陽的一面等待,不僅如此,蝸牛的肚子裏還會有顏色蠕動 ,讓鳥兒誤認為是毛蟲而吃掉它,這樣肝吸蟲就得以進入鳥兒的身體,從而在鳥兒的身體裏生存及繁殖後代。肝吸蟲卵隨鳥兒的糞便排泄出體外,蝸牛再吃掉這些糞便後肝吸蟲卵又進入蝸牛體內,肝吸蟲就是這樣在不同動物體內進行著它們的生命輪迴。

從外觀上看蝸牛患病前後的樣子沒有變化,但是被肝吸蟲感染的蝸牛的行為趨向完全與健康時的蝸牛相反了。正常的蝸牛爬上樹,它是在不容易被鳥兒發現的背對陽光的一面,這是它們維護自己生命的本能,也是它們的天性。而病態蝸牛,它不知道已經被肝吸蟲控制,它遺傳基因中的生存法則被肝吸蟲破壞了,它們自己不知道爬到樹的陽面和肚子裏有顏色上下移動的危險後果。被肝吸蟲感染的蝸牛,好像就是肝吸蟲的傀儡一樣,看起來它甘願被別的生命吃掉,其實是寄生在它體內的肝吸蟲想延續其生命在作怪。這個時候的蝸牛是一個複合體,說它是蝸牛已不準確,因為它已經沒有了蝸牛的本性,說它是肝吸蟲也不對,因為它僅僅是生存在蝸牛體內的微小生命。

作為同一層次的生命,它們是很難看清這一點的,然而作為高於低級生命的人類來說,就能夠知道這一怪現象的原因所在,蝸牛反常的舉動完全是因為被肝吸蟲控制了它的大腦造成的。肝吸蟲就是靠它微小的身體和極微小的蟲卵,通過其他動物進食隨之進入動物體內,它就是這樣以吸取其它生命身體的營養為生的。被感染的生命,慢慢消瘦死去。

看到以上被肝吸蟲感染的蝸牛的表現,這使我聯想起發生在人類中最可怕的一種附體現象--共產邪靈附體,它不同於蝸牛感染病毒,這種邪靈不是從人的嘴裏進入體內,而是通過人的眼睛、耳朵進入人的大腦。被附體者並不知道自己被附體了,就像被肝吸蟲感染的蝸牛一樣,不同的是肝吸蟲是吸取動物身體的精華,而共產邪靈毀壞的是人的靈魂。從表面上看不出有甚麼變化,肉體上也沒有甚麼病態反應,只是做人的世界觀、宇宙觀、人生觀、價值觀發生了徹底的轉變,完全背棄天理,這種行為的結果招致的都是惡報。或是現世報應,或是地獄報應,或是兩者都有。這就是共產邪靈給人類帶來的毀滅性的災難。

人能看出比自己低級的蝸牛變異的本質,同樣神也能看出比自己低級的人變異的本質。在中國,被邪靈附體的中共控制國家政權後,開足馬力的對百姓洗腦,然後將邪靈灌輸到人的大腦,並採用暴力打壓、殘酷迫害的手段,禁止人反抗,強迫人接受邪靈,只要人接受了它,它就可以控制人的大腦從而產生邪惡的變異觀念,引著人走向地獄了。

經過中共幾十年運動與強制灌輸洗腦,除了它造成的八千萬非正常死亡的人,絕大部份中國人的思想被控制了,就像被馴服的雄鷹一樣被中共豢養著,很多人甚至幫助中共維護起邪黨統治來。人應該有的狀態和被邪靈變異後的狀態,就像人看健康的蝸牛和被肝吸蟲感染的蝸牛行為完全不同一樣。

比如:人應該敬天信神,人應該淡泊名利,善解恩怨,跳出輪迴,復歸自己本來的世界。而受邪靈毒害的生命,則不信神佛,不敬天地,跟隨無法無天的中共無惡不作,追求金錢名利,崇尚暴力,殘害善良,絲毫不了解生命的意義。

人應該堅持真理,以誠相待,不相欺,不相騙,互相尊重。而被邪靈毒害的人則沒有真假善惡標準,只跟中共邪黨保持一致,人與人之間不說實話,互相防範,互相欺騙。做事造假,考試舞弊,勾心鬥角,互相排擠,貪污腐敗,損公肥私。

人應該對他人友善,互助互愛。而被邪靈毒害的人對他人的不幸遭遇表現的麻木不仁,視而不見。幸災樂禍,袖手旁觀。

人應該胸襟大度、寬容忍讓。而被邪靈毒害的人不但不忍,反而侵害他人,危害社會,有法不依,知法犯法。

人應該潔身自好,而被邪靈毒害的人則男盜女娼,淫亂無度;偷情濫欲,人倫盡蝕。

人應該敬信神佛,克制私慾,先他後己。而被邪靈毒害的人則謗佛謗法,酷刑殘害修煉人,為了錢、為了權,可以出賣自己的靈魂。在物慾橫流,金錢至上的觀念指導下根本無暇顧及和思考生命的意義,特別是在無神論的灌輸下,人們更不知道生命從哪裏來,又往哪裏去?

看到這些對比,你看清了共產邪靈對中國人的慘重危害了嗎?如果你還不能看清它的邪惡本質,那麼就請看看《九評共產黨》吧,那裏面都是中共自己幹的事,只是作者們站在很高的角度徹底揭露了中共對自己所做的種種罪惡的掩蓋,他能幫助你了解真相,從而拋棄邪黨,肅清邪靈,走上光明的回歸人性之路。

看看那個被感染的蝸牛,再看看被無神論毒害的世人,是不是很危險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