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舉報之名行誣陷之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我們得到群眾舉報才抓他的」、「有人舉報了他,我們能不去抓嗎?」這是大陸警察在劫持加害法輪功學員時常說的一些話。這些話聽起來,真好像警察害人是理所當然似的,好像他們抓打好人成了合法的一樣,這只不過是他們歪曲事實,偷梁換柱,硬把誣告說成舉報,以舉報之名行誣告陷害之惡,用以搪塞推責、掩蓋其罪惡罷了。

我們知道,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一九九二年開始面世,因其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深得修煉者的喜愛,從而在中國大地廣泛傳播,一九九九年前,修者已達上億人,並且獲得國家多個部門的嘉獎和眾多媒體的讚譽,多次民意調查證明,法輪功總祛病健身率在百分之九十七點九以上。人們通過修煉功法獲得了健康的身體,並自覺的按照「真善忍」處世為人和工作生活,對於提升社會道德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那時,中國高層官方經過實地調查後,得出的結論是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法輪功走出國門後,目前在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得以洪傳,得到海內外各種褒獎和支持議案上數千項,法輪功創始人也因此深受人們的愛戴。

事實面前,哪個國家政府或個人再去挑唆民眾舉報,以供當局施暴打壓,顯然是誣告陷害法輪功,因為通常意義講,舉報是針對壞人壞事而言,是為了打擊違法犯罪,維護正義才舉報的。從法律上說,舉報是指公民或單位向司法機關或其它有關國家機關和組織檢舉、控告:違紀、違法、犯罪,依法行使其民主權利的行為;否則就是誣陷犯罪。

而法輪功給予人們的是健康快樂、和平美好,修煉者既沒有違法也沒犯罪,即使遭到中共迫害而不得不講真相,也是依法維護信仰自由權利。中共挑起的所謂群眾舉報,就是誣陷,就是中共歪曲事實,偷梁換柱,以舉報之名行誣告陷害之惡。

那中共用了甚麼邪術挑起了人們對法輪功的偏見與仇視,並聽從中共舉報陷害善良人?就是捏造事實,栽贓陷害,製造謊言,讓民眾失去了判斷是非善惡的事實依據造成的。中共迫害手段雖然也是故伎重演,但中共利用現代化的喉舌媒體對法輪功妖魔化仇恨抹黑宣傳是其歷次運動中最惡毒、最流氓、最邪惡的一次,其滔天罪惡,史無前例。

中共密謀迫害法輪功後,其主要喉舌殃視先聲發難,每天罵街式的連續播報中共炮製的「一千四百例」謊言、「京城瘋子傅怡彬殺人案」、「浙江乞丐投毒案」、「天安門自焚偽案」等謊言,加害構陷法輪功,對法輪功創始人進行人身攻擊與誣陷。而後全國媒體一起上,以殃視為統一口徑,對法輪功極力妖魔化抹黑,恫嚇全國人民。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迫害法輪功的當權小丑江澤民直接跳到前台,接受法國《費加羅報》採訪,信口說法輪功是××(法輪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第二天,《人民日報》立即發表文章《法輪功是××》,當權小丑罵街的文章,全國各地喉舌卻紛紛轉載,各地黨政官員認真「學習」,公檢法司人員後來硬是將此論調作為辦案的依據。

由於中共精心製造的謊言植根太深,毒素太重,導致許多人偏聽偏信,做出了大錯特錯的判斷選擇,更惡毒的是中共還實行重獎舉報,進一步刺激誣告者的胃口。就這樣在中共的挑唆煽動下,舉報者誣告善良,助惡為虐,在無知中犯了罪。而中共惡徒更是以舉報之名行誣陷之惡。

實質上,中共迫害法輪功,是以元凶江澤民為一己之私心生妒嫉惡念而發動迫害、中共喉舌以顛倒黑白歪曲事實而抹黑陷害、各級六一零操控政法司法偽造證據而誣構殺害、各級黨政官員以講政治講政策而不擇手段殘害、一般民眾被謊言迷亂而舉報加害進行的,但參與者都是被中共以謊言誘導誣告開始的。

惡意舉報人有意無意的誣告,給受害者帶來巨大的災難

惡意舉報人有意無意的誣告,雖然給惡徒的是一個施暴線索,但給受害者帶來的是巨大的災難,要知道,中共各級所謂政法司法辦案人員奉行的是江澤民流氓集團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群體滅絕政策,一旦受害人被誣告陷害,輕則被訛詐錢財,重則冤獄甚至釀成命案慘案。

南寧市武鳴縣張正虎因為被中共輿論所毒害,將自己妻子牟林鳳修煉法輪功的事情向中共當局進行舉報。於是,二零零五年四月七日早七點多鐘,由武鳴縣裏建供電所書記覃韋良帶路,裏建派出所約八人闖入牟林鳳家將其帶走。牟林鳳的女兒張琳見此奮力阻攔警察,也被強行帶走。牟林鳳母女被帶走後,派出所警察還當場表揚牟林鳳丈夫張正虎說:「配合得不錯」。五月五日,牟林鳳被武鳴縣六一零當局決定勞教一年,押送廣西女子勞教所迫害。

趙斌與韓寶惠是大學同學,同於一九八二年畢業於泰山醫學院。趙斌畢業後在監獄工作,曾是一名獄醫。後來他得了癌症,通過修煉法輪功好了,因堅持信仰,被單位開除。後來到上海一家公司打工。而韓寶惠畢業後,當上了上海交通大學教授,任附屬胸科醫院肺內科主任。一天,趙斌去看同學韓寶惠,提了一個水果籃,裏面放了一盤神韻晚會光盤。因未見到韓寶惠,他便將水果籃委託保安轉交給他。孰不知,韓寶惠竟將他舉報了。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晚,長寧區江蘇路派出所和三灶鎮派出所的警察綁架了趙斌。後被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上海提籃橋監獄僅一個半月,就於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九日被迫害致死。

王景義,瓦房店趙屯鄉東西溝村李溝屯人,於二零零一年三月一日,出去掛條幅,向世人證實大法的美好,結果被村書記姜某某和會計王井開舉報。當時趙屯鄉派出所所長(當時能有五十來歲,家住瓦房店)帶著三、四個警察,把王景義、王景義的老伴以及其女兒王月琴一起綁架到瓦房店看守所。其老伴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王月琴被冤判四年,被投機瀋陽大北監獄。王景義被冤判五年,被投進瓦房店監獄,後被轉到鏵子監獄。九月二十一日的中午,鏵子監獄通知趙屯鄉派出所轉告其家屬,說王景義因病死了。此時的王月琴在瀋陽大北監獄絲毫不知自己的父親已經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日晚六點多鐘,楊貴全在阜新市商貿城向人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舉報,遭到阜新市海州區公安分局政保科惡警伍忠啟等人綁架。惡警使用暴力綁架楊貴全時,他不斷高呼「法輪大法好!」。惡警伍忠啟等連夜非法審訊楊貴全,然後把他非法關押在阜新市公安局新地看守所。楊貴全絕食反迫害,海州區公安分局政保科伍忠啟等人夥同新地看守所警察、獄醫對楊貴全施行酷刑折磨,特別是對他進行野蠻灌食,直至七月五日,最後被摧殘致死。

中共挑唆民眾舉報陷害了善良人,同時也害了惡意舉報者。

因為惡意舉報就是誣告犯罪,必然要受到法律的懲處,即使暫時逃脫法律的制裁,終究逃不掉天譴。俗話說:打僧罵道,必遭惡報,誣告善良,必遭災殃,這樣的例子很多,惡報形式多樣,這裏僅舉幾例被天打雷劈的例子,以為警示。如果天打雷劈都驚不醒作惡者,那真是無可救藥了。

原黑龍江省857煤礦會計兼保管肖志祥,於二零零二年四月五日晚,舉報隔牆鄰居法輪功學員王雪雲後,又帶領幾個惡警將王雪雲綁架並抄家。綁架走後,他又趁其家中沒人翻院牆到王雪雲院內,撬開門鎖,把整個屋子包括倉房翻了個遍。他還親自打電話給公安分局王姓副局長說,是關是判你說了算,並在眾人面前散布王雪雲至少要判十年八年的。肖志祥自此惡報不斷:二零零三年夏,他和老婆騎摩托,他自己把腿摔壞,瘸了好長時間,其妻胳膊摔壞;一次在電器修理部被工人打飛的錘子正好落嘴上把上嘴唇砸個口子,自己花錢縫了四針。二零零四年,夏天打雷,從窗戶進屋裏一個大火球,他老婆嚇的躺在床上蒙上被子直打哆嗦,把家中的電話、彩電、電腦、冰箱、排煙罩、DVD全燒壞了,汽車零件也壞了。

遼寧省朝陽市建平縣太平莊鄉郝家村農民王樹花,非常仇視大法和法輪功學員,整天監視法輪功學員的行蹤,並向村、鄉舉報。原來沒有病,二零零二年六月份, 突然病重,到醫院檢查,說胃有癌。沒過多長時間,吐血、拉血,死於七月初五。王樹花死時非常痛苦,難受。當天還下了雨,一個霹雷直衝王樹花的靈棚劈去,落下一個大火球。當時人們都在吃飯,嚇得都沒有吃完飯就走了。連王樹花的老伴都說:這死鬼幹甚麼壞事了,死了也不讓人們消停。

四川省成都市郫縣德源鎮綜合治理辦公室頭目鄭友奎,一直緊隨江羅邪惡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非法抄法輪功學員家,並在抄家時把錢財首飾揣自己包裏。經常帶頭瘋狂抓、關、打法輪功學員,是出了名的邪惡之徒。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日傍晚,鄭友奎與德源鎮永光村支書宿雲成、村長稅留成,一道在永光村七社檢查田間焚燒秸稈時,突然一道閃電從天而降,一聲炸雷刺耳響過,只見走在中間的鄭友奎,像跳舞似的歪閃幾下砰然倒地。村民們圍攏一看,只見鄭友奎頭髮幾乎燒光,臉和胸腹處均被燒成焦黑,周身衣褲,除內褲外,其餘全都被撕得稀爛。總共只打了幾個雷,好像專門為鄭友奎準備的一樣,人們議論紛紛。

在大陸人的記憶中,幾十年來,人們常常被政府挑唆對滅殺的人群進行舉報:舉報黑五類、舉報反革命、舉報反黨反社會正義分子、舉報六•四暴亂分子、舉報不與黨保持一致的親朋好友等等,後來舉報者也被他人舉報,結果搞得整個中國運動不斷,殺伐不止,人人為敵,互相傾軋,哀鴻遍野,民不聊生。過後,有許多舉報者突然良心發現,自己聽黨話理直氣壯對他人的所謂舉報,原來都是陷害誣告,但已經釀成了太多的人間慘劇,因此悔恨不已。但深受黨文化迷惑欺騙,卻無法擺脫中共的控制枷鎖。

直到《九評共產黨》面世發表後,中共長期偽裝的畫皮被徹底扒光,中共的邪教本質、流氓本性及以種種運動害死八千萬中華兒女的罪惡被徹底曝光,苦難的中國人適才惡夢初醒:真正被舉報清除的應該是萬惡共產黨。

是的,一個以革命之名殺害了八千萬華夏子孫的黑幫邪教,不應該被清除拋棄嗎?一個用坦克機槍碾壓射殺死數千名愛國學生的法西斯惡黨,不應該被控告唾棄嗎?一個以計劃生育之名殺死了三億之多腹中胎兒的惡棍紅朝,早就應該被舉報解體,一個經常竄到藏疆等地殺戮少數民族的共匪死黨,不應該立即被消滅嗎?一個虐殺了數百萬信仰「真善忍」好人並製造了活摘器官驚天罪惡的妖孽紅魔,早就應該被人類清算審判鏟除!面對這個血債累累的中共邪教,任何一個尚有一絲良知的人都會對中共說「不」。

所以人們看到,隨著《九評共產黨》及各類真相的廣傳,檢舉揭發中共,舉報控告中共,唾棄退出中共,已經成了這個時代的大勢潮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