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下來了一行人,這筆買賣做不做?」

——看中共警察「佔山為寇」的現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我們聽評書、看小說中,經常有這樣的場景,土匪嘍囉問山上的寨主:「山下來了一行人,這筆買賣做不做?」土匪頭子一般會問:「看他們像不像有錢的?」

錢,是劫匪是否出手的「信號彈」,因為既然佔山當土匪就是為了錢嘛,這是土匪最大的一個特點。而現今也有一幫土匪,他們規模之大、搶劫之凶惡、表演功底之深厚,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這幫人早已是大陸老百姓家喻戶曉的了,所以,就有了一個俗語「過去土匪在深山,現今土匪在公安」!

公安局長:「公安不能賠」

幾年前,我的一位商人朋友對本地公安局副局長呼籲解決「碰瓷」團伙(假裝被汽車撞,然後訛詐司機),這位局長對朋友私下表示,這些「碰瓷」大多是吸毒人員,沒甚麼錢,抓了他們,公安就不得不給他們戒毒,這個錢得公安給花;另外,他們都是亡命徒,很多人吃玻璃給公安找點麻煩,我們公安還得給他們搶救,這樣的話,公安就更賠了,管這夥人太「麻煩」,所以,類似這樣的事情,我們公安都不願管。

這位「誠實」的公安局負責人,確實道出了中共警察的「執法」標準,即「執行公務 = 一筆買賣」「這筆買賣做不做?要看有沒有錢可賺。」

派出所所長:派出所所長這個工作真不是人幹的

最近,一位派出所所長很氣憤地說:派出所抓人送到看守所,派出所需要向看守所交錢,派出所為了自己不賠本(最低標準是不賠本,一般都想再多賺點),必須得從被抓的人那裏弄到錢,這樣的話,警察抓人的標準首先就得看對方有沒有錢、能不能詐出錢來,否則,警察就不願意管,比如對於小偷小摸,警察就不願意管,因為很多小偷沒有多少錢,送到看守所的話,就得派出所自己交錢。

他說:「派出所所長這個工作真不是人幹的,只有敲詐勒索才能生存(上級不給經費),我不想幹為非作歹的土匪事,就只好找轄區的大商企要錢,算是保護費。」

收取黑社會的保護費,這還是一位「有一點底線」的派出所所長的做法,更多的派出所如何做就更可想而知了。

民警:「哥兒們,我這裏弄到好幾個優盤,你要不要?」

幾年前,本地派出所惡警闖入轄區一位法輪功學員家裏,搶劫了電腦和打印機、優盤等許多物品,一惡警看到打印紙,露出非常貪婪的眼神,對法輪功學員說「啊呀,太好了,你怎麼不多買點啊,我們太缺打印紙了。」一邊說著,一邊把家裏的小件物品往自己口袋裏裝(「變成」他個人的東西了),到派出所後,在法輪功學員不遠處,警察給朋友打電話:「哥兒們,我這裏弄到好幾個優盤,你要不要?」

在受害者面前私分財產,稍有頭腦的人都會疑問:「怎麼這麼大膽子?」但這也從一個側面說明,他們已經「搶慣了」,不需要藏著掖著,因為上級一直讓他們「自謀生路」,所以,在他們的概念裏似乎是「上下一條心」,因為這是有中共的制度、政策作為「支撐」的。

中共警察對百姓的搶劫中,對法輪功群體的掠奪是最為典型的。在法輪功團體的網站(明慧網)上,我們搜索「抄走」、「抄家」、搶劫」、「抄了」、「搶走」等關鍵字,會得到十數萬個結果。

由於國保等部門是針對法輪功學員和民主人士的,能壓榨的群眾範圍很單一,所以,這個山頭的「經營」,只有靠剝奪法輪功學員家庭財產為主要財源,再加上中共對法輪功實施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政策,一些不法之徒瘋狂斂財,達到了令人髮指的程度!

中共不法人員對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的搶劫物品包括了從房屋、生產、日常生活、學習、交通工具等方方面面,從大小來說,大到果園、汽車,小到圓珠筆;從價值來說,從巨額現金、金銀首飾到火柴,多大的金額都敢搶,再不起眼的物品都可以放入自己的口袋,就連幾個雞蛋都要拿走:「2009年7月20日,甘肅甘谷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闖到善良婦女張小明家被邪黨人員搶劫,惡警從張小明身上搶去一百一十元錢,連家中的數個雞蛋也搶走了。」

對於中共警察來說,哪管你是活命的糧食,還是甚麼學費、養老錢,哪管你是借來的錢還是甚麼婚禮禮金錢,誰管你家人好話說盡、苦苦哀求。

前不久,本地一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派出所從家裏搶劫了一批個人財物,後來一位有良心的警察從該派出所調走了。一天,途中遇到了這位法輪功學員家屬,警察問家屬:「被搶走的東西,給你了嗎?一定要回來,他們太貪了……像整治(迫害)法輪功的國保,連汽車油錢都沒有了,你必須追著他們要才能要回來。」

過去,土匪有「道亦有道」的「道上規矩」,但中共警察在中共的灌輸下,可謂是喪盡天良!

中共警察內部的「經營鏈條」

在中共公安內部的赤裸裸交易也非常令人瞠目:

十數年前,一位派出所所長曾說,外地公安抓到我們本地人的話,我們要去領人,就得給外地公安錢,具體價格一般按照當時「通行」的規則。

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初,許多法輪功學員以為中共高層不知道法輪功的真善忍理念,是誤會了法輪功才會鎮壓的,所以成千萬計的學員去北京上訪,其實,江澤民只是為了一己之私的妒嫉,做出的個人決定,所以,江澤民對上訪非常害怕,給各地政府施壓,而各地政府為了掩蓋上訪人數,就給北京警察「疏通費」,讓北京警察把本地的上訪人數「降」下來,所以,政府內部人士感慨說,北京警察就此一項就發了大財了。

中共勞教所為了「鼓勵」派出所提供無償勞動力,勞教一個法輪功公民,勞教所就給派出所八百元錢,各地價格不一,隨行就市。

勞教所和地方公司簽訂了生產合同後,如果被勞教的人員少了,影響生產進度,勞教所就會直接打電話給各地的國保大隊,讓他們去綁架法輪功學員。一位在北京順義區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記錄了這樣一段經歷──

二零零九年三月,該學員在北京被非法批勞教二年,然後她被北京調遣處以二千元的價格賣給了河北省女子勞教所。在河北省女子勞教所,她被強制給清潔巾和尿布打包裝,每日幹活至少十小時,每月有一半以上時間每日幹活十三小時以上,有時甚至從早六點幹到半夜十二點以後(吃飯時間除外)。一次,又有十二名法輪功學員被抓入勞教所,獄警們毫不掩飾地說:「又來二十多萬(元)。」就是說,十二名法輪功學員可以為他們賺取二十多萬元的利潤。

一個年僅十三歲的女孩被抓進勞教所,勞教所的負責人用手掐了掐她的小腿和膀子,覺得有肉,就說:「行,能幹活,留下吧!」為了不要本錢的奴工,很多不符合接收條件的人都收,腦萎縮的收,精神不正常的收,有嚴重高血壓的收,有嚴重傳染病的也收。曾經有一個坐輪椅的上訪人,在被勞教時,親眼看到當地警察給了勞教所裏厚厚的一沓百元大鈔,勞教所就把她這個傷殘人留下了。

「現代土匪」,深諳形像工程

現代土匪,比過去山匪高明的是,現代土匪懂得一套企業營銷的「形像工程的運作」。

商界人士都知道,現代營銷離不開「塑造企業形像」這一環節,企業形像一旦損毀,賺錢的路就等於堵死了,中共的「紅十字協會」就是一個實例教材,裏面的貪腐黑幕被曝光後,捐款數量急劇萎縮。

與此類似的是,中共公安也要維護一個表面形像,例如110功能,所謂「24小時開通電話」、「抓有影響的案件」等做法,拿老百姓納稅的錢,才有的可說,才能迷惑一些老百姓。所以,現實中,也確實有不明真相的人說:「他們警察雖然壞,也幹了一點事情啊。」

如果你再細想一下就知道,「紅十字協會」貪腐一分錢也是罪惡,不能因為「紅十字協會」把部份捐款用在了災民手裏,就誇讚「紅十字協會」:「給人民做了大好事,只貪污、搶佔了一半,幹點壞事也可以理解。」

中共警察的「土匪營銷」也是這個道理,他們所謂的形像工程,只不過是為了中共繼續盤剝老百姓,為了中共的法西斯暴政的長治久安。

為甚麼會「沒經費」?

貪慾膨脹

有人會疑問中共警察的經費為甚麼會那麼「緊張」?單就中共迫害法輪功群眾來說,當初打壓法輪功的時候,耗費國民收入的四分之一財力,如今維穩系統(鎮壓民眾)的經費又超過軍費,下面的警察系統怎麼會沒有錢呢?

其實,這個問題也很簡單,一級一級地貪,到了下面底層的警察,就只有到外面搶食、撕咬老百姓的份兒了;而且,一味用經濟刺激、激勵警察的方式鎮壓百姓,讓中共警察變的失去良知善念,也就越來越貪婪,欲壑難填啊。

迫害難以為繼

另外,迫害法輪功的費用已經讓政府口吐鮮血、許多政府內部人士怨聲載道,主導迫害的江氏集團也受到多種制約,「投資迫害」成為了偷偷摸摸的事情。

誰是贏家?

許多人會以為警察或派出所頭頭是這場搶劫大案的贏家,真的如此嗎?

派出所所長為了自己撈錢和為了派出所運營,去打家劫舍,雖然大家都這樣幹,可一旦有仇人告發或政敵揭短,權鬥中失敗的一方就會被殺來「祭旗」,你就成了「公安隊伍中的腐敗份子」,所以,別看許多警察搶劫起來似乎「理直氣壯」,內心卻非常緊張,做賊心虛。看到別人「被雙規」、「被起訴」,自己慶幸沒成為「倒霉蛋」。

從目前的「打老虎蒼蠅」的社會背景下,參與迫害民眾尤其是法輪功團體的政法系統官員,紛紛倒台,數量驚人。這正應了中國人的老話:善惡到頭終有報。

有學者曾言:中共的歷次運動破壞傳統道德之後,司法是社會的最後一道屏障,司法腐敗就是社會徹底崩潰的最後謝幕!而今,中共的司法不僅僅是「腐敗」一詞所能涵蓋的了,可謂是天怒人怨、必遭天懲!

匪警佔山為寇,靠的是中共這座「山」,即中共的流氓體制,但這座看似龐大的山梁卻已經是千瘡百孔、隨時有雪崩之險!目前退出中共的人數已經超過一億七千多萬,就是一個例證。

作為悍匪群體中的一員,每位警察本也是中華兒女,只是為了生存,誤入其中,希望中共警察們趕緊撤離險境──退出中共、保住自己的靈魂不被魔鬼吞噬、不助紂為虐、不殘害百姓,才是保全您美好未來的萬全之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