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強迫簽字、按手印看中共的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一日】提起「強迫按手印」,最容易叫人想起地主黃世仁強迫楊白勞按手印逼租的一幕。當年,中共挖空心思,利用這類胡編虛構的故事欺騙了全國人民,挑起了百姓對地主的仇恨,為消滅地主騙取了一定的民心。

如今,當歷史真相呈現在民眾面前時,人民才如夢方醒,中共再也不敢將這類謊言故事拿到台面上欺騙人民了,但「強迫按手印」的手段卻被中共惡徒們效仿沿用下來,並且不但強迫按手印,還逼迫民眾簽上名字,將此惡行施加在曾經被中共欺騙過的百姓身上,施加在性別年齡不同的民眾身上,施加在善良的人們身上。

強迫耄耋老太按手印「備案」

山東沂南縣雙堠鎮尚店村耄耋老太周光蘭,因為修煉了法輪功,身體很是硬朗,不但不需子女們輪流供養、堅持自己獨自煮飯過日子,還經常外出趕集、上店,她總是步履輕盈的步行去,步行回,同齡老人都特別羨慕。

周光蘭老人因為受益於法輪大法,抽空便向身邊的人講自己受益的故事,有時趕集上店,也給大家發點真相資料,叫大傢伙兒別聽信當局仇視法輪大法的謊言,誣蔑佛法將最終毀掉自己。不料,老人的一片善意,卻招來派出所警察的多次迫害。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七日,逢雙堠集,中午十一點左右,周光蘭在鎮政府駐地西街道張貼真相標語時,突然衝出四、五個警察,說:這回可逮著你了。原來警察早就跟蹤她多時了。隨後,警察們將老人囚禁在雙堠鎮派出所,連番恐嚇審問,老人只是說:我是在做好事,你們可別害好人。警察們根本不聽,開車闖到老人家,撬開大門、房門,屋裏院裏亂翻一遍,把周光蘭的大法書、真相資料、小收音機、錄音帶等全部搶去。最後,警察要老人在「筆錄」上按手印,老人不配合,兩、三個警察強拽著周光蘭的右手在所謂「筆錄」上按手印「備案」。周光蘭說:你們得還給我大法書和資料。警察們哄騙說:以後我們給你送去。下午五點左右,周光蘭才被村官領回家。在以後的時間裏,派出所的協警經常監視、跟蹤著她。先後共三次對她實施「強迫按手印」等惡行。弄得老人家的子女也為她擔心,過不安穩日子,老人因此傷心的流淚。

逼迫民眾在「承諾卡」簽字按手印

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六一零辦公室」為了誤導大陸民眾,在近幾年拋出了所謂的「家庭拒絕邪教承諾卡」(以下簡稱「承諾卡」;法輪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企圖綁架不明真相的民眾隨其陪葬。二零一一年,唐山市各縣、區開始了承諾卡簽名活動。七月份在中共「六一零」密謀策劃下,很快將承諾卡派發到各村,中共做賊心虛,不但矇騙民眾簽字、利用利益誘惑民眾簽字,還威脅逼迫民眾簽字:利用權力強迫簽字,「六一零」通過鄉(鎮)政府和村委會(或居委會)權力機構,行政幹部和中共幹部一齊上,強迫民眾在承諾卡簽名,大陸幾乎所有承諾卡簽名都是這麼搞的;從經濟上卡,脅迫簽名,有的地方退休人員不在承諾卡簽字,就停發養老金;低保人員不在承諾卡簽字,就停發低保金。如四川德陽市東山北巷光華社區,要求拿低保的居民(失業人員)在承諾卡上簽字,否則,就不發低保金;以株連手段威脅簽名,株連是中共惡黨一貫手段,這次在承諾卡簽字也是如此。如二零一零年三月四川廣漢市南興鎮四大隊,叫民眾在承諾卡簽字,隊長說,不簽字,今後家裏的孩子不能參軍、不能上大學;直接脅迫民眾簽字,如四川德陽什邡市方亭白果小區,各樓的樓長拿承諾卡在一樓等住戶下樓簽字,並說你不簽你就是煉法輪功的。大有拘留、勞教之勢,以此脅迫民眾簽字。

強迫受害者親人在「火化書」上簽字

張德珍
張德珍

山東蒙陰縣舊寨中學女教師張德珍(時年三十八歲),遭受中共人員多次迫害,零二年九月二十日左右,她在該縣岱崮鄉又一次不幸被縣國保大隊惡警強行投入看守所。時任縣「六一零」主任的惡徒類延成,密派惡警鮑西同、田列剛等對她拳打腳踢,用橡膠警棍輪番毒打她,並對她十多次野蠻灌食摧殘,想以此逼其放棄信仰,張德珍拒不配合。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最後,在惡徒類延成、看守所長惡警孫克海和中醫院長幫兇郭興寶的密謀下,由看守所獄醫王春曉與縣中醫院的兇手醫生強行多次給張德珍注射了不明毒藥,於二零零三年一月三十一日(古曆二零零二年臘月二十九日),將其摧殘致死。

酷刑演示:打毒針(繪畫)
酷刑演示:打毒針(繪畫)

惡徒們怕罪行暴露,便連夜製造假證和偽證,他們謊報縣委說張係自殺,對張的家人說其死於心臟病,並恐嚇、威脅、暴打了張德珍的哥哥張德文,強制他在火化書上簽字後,匆匆將屍體火化,又派惡徒竄至張德珍的家鄉,抄了其哥哥張德文的家,搶走了張德珍生前部份照片,企圖做死無對證的假相。慘案發生後,張德珍的家人強烈要求蒙陰縣司法機關懲治兇手,至今也沒得到回應和答覆,而兇手們仍逍遙法外。

逼迫受害人家屬在「被自殺報告」上簽字

曹陽,男,時年三十歲,原重慶市南川市東勝火電廠車間主任。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二日早上六時許,南川市公安局惡警以複印法輪功傳單為由將曹陽綁架。南川市法院於二零零一年二月非法將他判刑三年半。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六日曹陽被非法劫持至墊江東部勞改農場嚴管隊,後分到墊江勞改一中隊。六月十七日,曹陽被劫持至嚴管隊「集訓」。兩個月後的「集訓」期間,八月二十六日晚,九時許,曹陽死於嚴管隊洗手間。兩天後,監獄才通知其家屬。曹陽的妻子及時趕往勞改農場,也未能親眼見到解剖遺體。最後僅由法醫向親人宣布曹陽為「自殺」。曹陽家屬拒絕在「死亡報告」上簽字。

幾天之後,勞改農場又派人到南川夥同公安局警察到曹陽家逼迫簽字,要家屬同意曹陽是自殺身亡,否則,家屬和親人全部下崗。在當地惡警和監獄的雙重壓力下,曹陽家屬被迫「簽字同意自殺」。據來自監獄的消息稱,曹陽在監獄中飽受邪惡的折磨和摧殘,在邪惡的所謂揭批會上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監獄惡警對他進行了邪惡的酷刑暴虐摧殘。當種種跡象表明監獄惡警要置他於死地時,曹陽用牙咬破手指在監獄的牆上用鮮血寫下「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強行按手印
強行按手印

中共強迫簽字、按手印這種惡行,何止以上列舉案例,在罪惡的洗腦班、勞教所、戒毒所、監獄等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地方,每個法輪功學員幾乎都遭受和面臨被強迫簽字按手印暴行,如被強迫在「五結(日結、周結、月結、半年結、年終結)」、「三書(保證書、決裂書、揭批書)」上簽字按手印,不配合就遭受更嚴厲的摧殘;家人探視也要強迫簽字說違心話才能得見;就算在農村被監視居住的法輪功學員必須每天打報告簽字按手印才同意放行外出;被株連的單位領導、保人、親朋鄰居也得簽字按手印才過關;被逼迫離婚時要簽字、被無辜開除公職要強迫簽字、被非法拘留誣陷勞教判刑要簽字畫押。

強迫簽字按手印,中共用心險惡

人們都明白,簽字按手印這種事情,非同小可,是人們為了履行雙方的協議約定才去簽字按手印,必須建立在當事人自願認可的基礎上的,一旦簽字認可了就會產生法律效力責任,因此人們對此持嚴肅態度,即使是對犯罪嫌疑人調查取證,也必須尊重疑犯尚有的人權,也不能實施逼供簽字畫押。

中共這種強迫按手印,實際是一種暴力取證和限制自由的非法行為,嚴重侵犯公民意志和權益。許多人也覺得無所謂,不就是那麼違心的簽個字、按一下手印嘛,騙共匪一下,何必小題大做,是的,也許人們不會小題大做,但中共當局可會去做大文章、大事情,它為甚麼那麼注重強迫人們簽字按手印?因為背後有它許多不可告人的險惡用心:

它是想把受害人按手印承認的事實作為「辦案依據」,圖謀進一步加害受害人;執行者會立即向上司邀功請賞升官發財,因為他們已經把受害人轉化,有手印為證;惡黨會以此為要挾,打擊民眾信仰的信心勇氣,因為被逼迫按手印者自覺懊喪不已;它會藉此向受害人親朋單位敲詐勒索,因為受害人全都招供,請看他的簽字手印;它還會以此為難做無罪辯護的律師,因為受害人按手印承認了「作案事實」,讓律師尷尬無比;它還會以受害人家屬的手印保證來推脫事故責任;它還會向國際社會大聲叫板:中共已經征服了那些信仰者,那一頁頁轉化書上的手印就是證明;它更會噴著滿臉酒氣得意的向社會民眾宣稱:那些癡迷修煉者都簽字按手印了,被黨教育轉化了,這次黨又勝利了,黨還是「偉光正」。這很可能使那些對大法充滿希望的人們感到非常頹喪。

中共會以此做出這麼多的卑劣行徑,給社會民眾和人類將帶來更大危害,將那些不明真相的人們推向危險邊緣。看來,即使被強迫簽字按手印也是非常嚴肅嚴重的事情,那麼每一個受害人都應該去制止這種犯罪行為,曝光它、控告它、追查它,叫邪惡滅跡。更重要的是,凡是被中共無理劫持的人,絕對別配合、別妥協、別助紂為虐,從自身根子上杜絕邪惡,中共就無空可鑽。被強迫簽字按手印者也不要因此背上包袱,萎靡不振,應主動揭露邪惡,堅定信仰,同時,抓緊做出鄭重聲明,宣布被強迫簽字按手印等無效,千萬不要以為這個聲明沒有必要,那可是你向天地、神明、眾生發出的真實心聲,而且中共的邪惡目的因此會落空,共匪的險惡用心因此而失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